4 出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闭关修炼,其实并没有达到青莲的期待。虽然速度快了不少,但是,依旧缓慢无比,前进艰难。

  虽然,如今的体质已经能够修炼到金仙,但是,若是能够快一点,为什么不能更快些?

  于是,青莲想出去了。出去寻找着机缘,或者找点灵药,炼些丹药。想来,嗑药修炼,能比普普通通的修炼快点。

  想到就去做,青莲径直出了自己房间,往天麻的房间走去。

  “什么?你要出去?不行。”

  青莲把事情一说,天麻就跳了起来。上一次偷跑出去,差点死在了外面。九死一生,侥幸跳脱一劫,不想着苟住,还想出去浪?天麻道长瞬间就把青莲的想法否决了。

  青莲的脸瞬间就黑了,前身做的孽,为什么要让他来承担。想了想,青莲开口说到“师傅,最近一段时间,我修为进度缓慢,想来,是因为憋在家里,气闷所致,我就在咱们洞府周围转转,透透气,很快就回来。”

  天麻斜着眼看着青莲,那双眼眸里分明写满了不信。缓慢?一百多年就天仙了,你还嫌慢?

  其实,青莲上辈子的时候,修炼的速度也跟现在差不多。只是,忽然从呼风唤雨,翻手为云的大高手变成如今“孱弱”的天仙,有些难受罢了。总觉的有些虚弱。

  想了想,青莲调整自己的心情,朝着天麻躬了躬身,退出了天麻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青莲沉下心,缓缓的闭上了眼,运转功法,开始了这辈子第一次苦修。

  天麻点了点头,满意的闭上了眼,摇头晃脑的沉浸在大道中。

  另一边,红莲睁开眼,歪过头,隔着重重墙壁,看向青莲的方向,满眼疑惑。她总觉的,师兄好像变了。

  搁在以前,还请示?早就自己跑出去了。难道?上次真的吓到了?想破头,她都不会想到,师兄竟然会被梦里的自己夺了舍。

  想了很久,红莲都没有想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吐出胸中的浊气,红莲默默的闭上了眼,开始修炼。

  时间一下子开始变得不值钱了。很快,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青莲缓缓的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心情大好。十年的时间,终于将天仙修为压实了。

  巩固好修为,青莲起身,笑嘻嘻的跑到外面,开始酿酒,烹茶。悠哉悠哉的过日子。

  修仙,切不可急切,越急,修为反而越难有进步,若是放松心情,无忧无虑,也许,反而会进境非凡。

  三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以前悠哉悠哉的日子。

  欢乐的日子一下子消磨了三个人的意志,很快,师徒三人便有些乐不思蜀了。

  只是,青莲的心境毕竟比较好,回过神来的时候,掐指一算,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三年。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法力混元如意,轻松调动,天仙修为,竟然还进步不少。

  青莲微微一笑,长出了一口气,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洞府之外。这是上辈子他自己进出道场的手段,如今,被他化为一式步法,专破各式各样的阵法。当然,平日里用来赶路,也很好用。

  洞府里,天麻眉头一跳,叹了口气,并没有去把青莲追回来。红莲却眉飞色舞的点了点头,自己霸气的师兄又回来了。这才对嘛,请示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若是天麻道长知道了红莲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掐死她。

  离开洞府,青莲观看天地,定位日月星辰,再对照自家洞府,记下坐标。这才缩地成寸,离开了洞府。

  如今的世道,巫妖大战已经过去了近十万年。而青莲的依据也很简单,天麻道长便是三清分家之后,才离开昆仑山,到外面自己修炼的。

  而三清分家,自是在巫妖大战之后。

  这十万年,人族的三皇五帝已经大致都有了位置,六个圣人,为了这八个位子,抢破了头。

  如今,正是伏羲归位后不久。青莲仔细回忆着“剧情”。脚下却并不停歇,专门往深山老林钻。见到灵药,灵草。他便会停下脚步,仔细收好。

  一路向东,青莲只是默默的寻找灵药,遇到人类或者修士,他都会远远躲开,绝不沾染一丁点的因果。至于跟洪荒的因果?没办法,每一次呼吸,每一缕灵气,都是因果,随他去吧。

  青莲这次出来,想去找找武夷山,那里有先天灵根,大红袍,跟先天灵宝,落宝金钱。

  万一找不到怎么办?那只能说青莲跟它们没有缘分。

  时走时停,青莲渐渐收满了纳戒。这才收拾心情,找了一个没人要的山头,布下阵法,躲进大阵,准备先炼制一些丹药。

  随手开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府,青莲这才坐好,反手拿出一方虚幻的乾坤鼎,看着眼前的乾坤鼎,青莲默默的叹了口气。一挥手,纳戒里开始飞出灵药,被青莲分门别类的放好。

  双手做决,一缕红色的火线在他的掌心浮现。

  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青莲将手心里的火焰丢在乾坤鼎下。开始温鼎。

  等鼎的温度上来的时候,青莲一挥手,无数的灵药飞入鼎内。苍白的脸上一滴滴汗水滑落。青莲的双眼里闪烁着精芒。

  转眼,一年过去了。青莲收起练出来的丹药。长出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闭上眼睛,心神沉下。法力开始流转。

  重复的流程,青莲走了三遍。当他将所有的灵药变成丹药的时候。时间再次消失了十年。

  离开暂住洞府,青莲再次往东前进。

  武夷山,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