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想打死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除了第一支箭被他用判官笔砸偏了以外,其他的箭支对他身边的人造成的都是贯穿伤口。

  是的,身体被穿透了。

  虽然是在夜里,可位置离的近,他看的很清楚。

  至少三石以上的强弓,此人的箭术不但可以百步穿杨,还例无虚发,想到这里雷彬的神情变得十分凝重。

  尤为让他不解的是,此人在杀光他带的人后竟然停手了。弓箭适合远距离作战,这对雷彬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

  握着两支判官笔,雷彬走向了陆长风。

  在雷彬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的时候,白展堂站到了陆长风的前面道:

  “少爷,这个人交给我了。”

  陆长风看了一眼白展堂,道:

  “他叫雷彬,是黑石中一等一的杀手,比之前的连绳要强,在江湖上有神针之称,一身的暗器让人防不胜防,你确定自己能行?”

  白展堂立马站在陆长风的身后,厚着脸皮道:

  “少爷,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还是给你压阵的好。”

  陆长风顿时有种想要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可他忍住了。雷彬在离两人五米外的地方停住了,高冷的外表变的有些复杂,眼神中充满了忌惮。

  陆长风叹息道:

  “你不该来,你不来我不会去找你,你来了让我有些为难,我不知道该不该杀了你?”

  雷彬终于知道了刚才陆长风停手的理由,他也知道现在不是他该去思索原因的时候,刚才他走过的地方有大片的血迹。

  “连绳死了?”

  他心中已有预感,陆长风能杀连绳,那么就证明陆长风就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陆长风手里握的弓也在提醒他。

  陆长风很恐怖,对他有致命的威胁。

  “身不由己,我没有选择。”

  “身不由己?”

  陆长风笑了起来,“人人都说自己身不由己,没有选择。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可笑的地方,腿长在你身上,要去哪?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让我说,你来是因为你怕,你怕转轮王,所以,他的话你不敢不听,可你却似乎忘记了这个天下很大,能杀你雷彬的又何止转轮王一人。”

  自古以来,江湖上的高人层出不穷,哪怕是在市井中遇到的抠脚大汉,都有可能是一个惹不起的隐世高人。

  陆竹不死,转轮王在他面前不过尔尔。

  雷彬沉默了很久,陆长风说的很对,他就是怕转轮王,重点是这个人还对自己的信息了解的很透彻。

  对上这样的人,他的胜算更小了。

  雷彬苦笑道:

  “一天是黑石,一辈子是黑石,走了这条路谁都无法回头。”

  “那细雨呢?”

  陆长风问,雷彬语噎了。

  细雨比他有勇气了,她迈出了自己不敢迈出的那一步。细雨敢做的事,他一个五尺多的汉子不敢做。

  这让他没有底气回答陆长风的问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后,雷彬道:

  “看来你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很了解,细雨是第一个活着离开黑石的人,可黑石并没有要放过她,只要她再次出现,依然难逃一死。”

  “这也是你来的原因吧!”

  陆长风接着道:

  “杀她,那你们也要先找到她才行啊!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你带来的那些人,这就他们的一辈子。”

  “在这条道上,你们不是被自己所杀,就是死在其他人手上,既然厌倦这样的生活,为什么不能像细雨一样放手一搏?”

  “雷彬我问你,假如今天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是愿意死在荒郊野外,还是愿意死在自己妻儿身边?”

  雷彬身躯一颤,他心里很清楚,他宁愿死在自己妻儿身边。

  因为他的懦弱,他不敢轻举妄动。

  失神中的雷彬沉默,大地都仿佛在顷刻间静了下来。

  紧张,肃杀的氛围似乎也有了一丝的缓解,陆长风用复杂的眼神了最后望了雷彬一眼,然后转头道:

  “你走吧。”

  雷彬愣了,他脑子里一头雾水。陆长风用冰冷的口吻道: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滚!”

  雷彬不再犹豫,对家的牵绊让他做出了选择。不管以后如何,他都不会再回到黑石当一个冷血的杀手。

  白展堂也迷茫,看着陆长风疑惑的问道:

  “少爷,为什么要放了他?”

  陆长风深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不想让这个世界多一个孤儿寡母罢了。”

  雷彬,

  陆长风既想杀了他,又不想杀了他,他不是一个好人,可他也让陆长风想到了自己的妻儿,放过他损失的不过是几十点的英灵点,挽救的是一个家。

  最终陆长风选择了遵循本性而为,他不愿意被束缚,不愿意为了某些事而变的心狠手辣,他从心里想要活的自在一些。

  “少爷仁慈!”

  白展堂一个马屁拍了过来,陆长风恼火的道:

  “滚蛋,言不由衷。”

  白展堂笑了笑,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地方躺了下来,陆长风的内心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平静下来了。

  有着前世记忆的他无法向白展堂一样洒脱。

  那些珍贵的记忆,对他来说既是动力之源,也是沉重的负担。

  “老白,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有妻儿,你信吗?”

  “怎么可能?”

  白展堂用手撑着脑袋随口道:

  “这些年少爷你一直生活在寺院中,根本没机会接触女人,离开寺院之后认识了曾姑娘,也没多长时间。”

  “何况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别以为我老白看不出来,你现在还是一个处男。我老白的眼光,可毒着呢。”

  “我想打死他!”

  陆长风不但脑门上冒出了一条条的黑线,心里也生出了这个念头。说真话没人信就算了,他竟然敢藐视自己。

  他守身如玉怎么了?

  没招谁,没惹谁,他那叫洁身自好。

  白展堂好似被陆长风打开了话匣子,“少爷,说起来你是应该考虑成家了,世人都说不孝有三,无后无大。”

  “老主子就你一个子嗣,只要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老白一定能给你找出来。”

  陆长风忍住心中的怒火,道:

  “老白,我们来聊聊十万两黄金的事。”

  白展堂闭嘴了,这个话题他很不想聊。

  到目前为止,陆长风依然没有筹齐十万两黄金,三十万两的银票兑换了一部分,加上原来手头上的一共八万多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