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小伙伴惊呆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果然是你,你终于承认了,江阿生的脑子里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江阿生愕然。

  陆长风知道是自己答应的太快,他了解江阿生,江阿生并不了解他,两人之间似乎连有交情都谈不上。

  愣了半晌,江阿生笑了。

  “你不怕我利用你?”

  摇了摇头,陆长风坦然的言道:

  “无妨,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你想要复仇,我想要灭了这个没多少人会喜欢势力,联手也不过是相互利用。”

  即使是刀架在脖子上缔结的同盟,也是双方的相互利用,前世今生,活了几十年,陆长风不是连这点都看不透。

  江阿生则是感觉,陆长风这个人不能以常理度之,话虽是如此,可没必要摆在明面上,显得双方都不是好东西。

  做人不能这么坦诚。

  要不,你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另类。

  陆长风也不在意江阿生对他的看法,他还是喜欢直白一点。不过,江阿生的感觉还不错,起码不用担心陆长风在他的背后搞鬼。

  “对了,你为什么要对付黑石?”

  江阿生像是个好奇的孩子,在陆长风的面前,有问不完的问题,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能更好的去了解陆长风。

  “其实没什么,我和黑石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我有想要的东西,转轮王不会拱手相让,我又不想放弃,那么我们之间自然要分出个你死我活。”

  “罗摩遗体?”

  陆长风点点头,

  “是的。”

  “这么说肥油陈是你杀的?”

  “嗯。”

  “昨天死在官道上的崆峒派的紫青双剑也是你杀的?”

  “没错。”

  江阿生愣了一会,他看到了陆长风的诚意,这样事他没必要告诉自己,但自己问了,陆长风也没有隐瞒。

  “我一直以为你不善武艺,在你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虽然不一定比黑石的势力大,可隐藏的更好。”

  陆长风笑着道:

  “我习武只是想更好的活着。”

  在陆长风的背后确实有一个势力,只是还没有成型,陆长风一个人,做不了那么多的事,他也没必要把全部的家底在江阿生面前抖出来。

  习武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也是为了自己能够达成心中所愿,剩余的话他不想说,说出来也不会被人理解。

  陆长风不是话痨,也不是怨妇,习惯在人前喋喋不休,陈述自己的悲惨过往,面前的这个要比他惨。

  他也不需要被别人同情,那会显得自己一文不值。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有点武力是能活的更好,江阿生认同这一点。

  “你有什么计划吗?”

  这是江阿生来此的第二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已经达成,而且,收获的内容要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丰富很多。

  “没有。”

  陆长风摇摇头,接着道:

  “我喜欢走一步看一步,太远了我看不清,不过,既然是盟友,我下次要什么的时候动手会通知你一下。”

  “就这样?”江阿生一脸诧异。

  陆长风斜眼望着江阿生沉声道。

  “对,我都说了会通知你,你还想怎么样?”

  江阿生懵了。

  我想怎么样?

  我什么都不知道能怎么样?

  貌似联手了和没联手没多少不一样,只要陆长风没有通知自己,自己还是每天帮人家跑跑腿,掩饰自己真实的目的。

  午后,起风了,是要下雨的前兆。

  街上的行人很匆忙,如果不快点,就可能要被雨淋。天气闷热,淋点雨也不会让人觉得冷,但会让人很狼狈。

  咔嚓!

  闷雷在天空中炸响,不知道惊吓到了多少人。

  豆子大的雨滴开始从云层里降落,没过多久,大雨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这阵雨下的很猛,猛的可以把道路打的烟尘滚滚。

  这阵雨很密,密的可以让人一出门就被淋成落汤鸡。在这雨下的时候,大地都仿佛披上一层白茫茫的纱衣。

  街道上行人慌乱的把手举过了头顶,试图来挡雨,脚下的步伐更快了。蔡大娘手脚依旧利落,有条不紊的拿着一块遮雨布,将自己的摊位盖了上,又撑起了伞。

  曾静的动作就慢了许多,可蔡大娘却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只是撑着伞四处张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蔡大娘嘴角上扬,轻笑了起来。

  江阿生在雨中跑来,停在了曾静的摊位前。

  “下雨了,我来帮你。”

  “多谢了。”

  曾静笑着点头。

  陆长风拿着雨伞站在茶馆门口,看着两人收拾完后,开口叫道:

  “忙完了就别站在雨里了,赶紧进来吧。”

  两人看了看陆长风,又相互看了看,跑进了茶馆,陆长风接着道:

  “房间里有干净的毛巾,你们不用客气,随意就好,在我回来之前,你们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曾静嘴唇一动疑惑问道:

  “陆掌柜,你要出去?”

  陆长风笑着回道:

  “是啊,我去外面看看还有没有像曾姑娘一样漂亮的女子,来不及收摊,又没有带伞,顺便捡回来一个。”

  被调侃的两人脸色微微一红,陆长风笑着撑伞出了茶馆。雨中,大街上突然在很短的时间里变的冷冷清清。

  陆长风没有去离茶馆很远的地方,他就是找了一个酒楼,进去点了几个菜一壶酒,一个人慢慢的吃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雨停。

  夏天的雨就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个时辰后,陆长风在桌子上放了一块碎银,离开了酒楼。

  茶馆里,曾静已经离去,江阿生在帮忙看店,白展堂一个下午没看到人影,好在江阿生有一些了解。

  主不像主,仆不像仆,更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聊的怎么样?”

  陆长风先开了口,江阿生沉默了许久,道:

  “她变的让我有点不敢相信。”

  “可以理解。”

  陆长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了,因为曾静无论怎么变都和他无关,那是江阿生该面对的问题。

  “我把茶馆送给你,你认为怎么样?”

  江阿生目瞪口呆的看着陆长风,他感觉自己没听错,陆长风说的是要把茶馆送给他,可一言不合就送产业,这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