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你可能不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长风等到了,而且,选的路也对。

  两人走的是官道,因为官道最近,也最好走。

  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古代的路况和几百年后的差距有多大。即使是官道,也仅仅是比其他的道路要好上一些。

  一到下雨天,同样是泥泞不堪。

  车马难行!

  陆长风面前的官道看上去还要好一些,一丈宽,青石板路,可以保证两匹马相向而行,通行无阻。

  这条官道通向的是大明的京城,所以才会好一些。

  官道,顾名思义就是官方的道路。

  可供官府人员行走与运送金钱物资,官道修建的主要原因也是为了方便外地的官员路途顺利,更好的工作。

  而普通道路与官道相比就没有这么大的意义和地位了,纯粹是为了方便普通百姓的出行。

  虽然官道是打着为官员服务的幌子修建的,但除了官府人员,普通百姓也是可以走官道的,但当路上出现官员紧急出行或者运送粮钞的时候。

  普通百姓都应该避让,否则会受到惩罚。

  被陆长风拦住,两人拉住了胯下的马匹,与陆长风遥遥相望,极其的不悦。脸上冷若冰霜,大眼瞪着陆长风。

  崆峒派紫青双剑算不上是好人,尤其是崆峒紫剑。

  他的剑下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血,有江湖人的,也有普通人的。

  即使是普通人被莫名其妙的拦路,也开心不起来,何况是他们二人,有身份,有地位,剑法高明。

  男子望着陆长风,一脸怒容,冷喝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拦我二人的去处。”

  陆长风淡然的看着两人,从男子的口气中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介意送自己一剑。

  “在下陆长风。”

  把横在身前的刀放了下来,陆长风开口道:

  “听闻崆峒派的紫青双剑,剑法出众,特来请教。”

  两人相互看了看,脸色变的更加的难堪,无他,陆长风这个名字,二人不曾在江湖上听说过。

  江湖人之间的比试是家常便饭,可双方的地位要对等。随便来一个无名之辈,指名道姓的挑战自己,谁都开心不起来。

  “哼!!”

  男子冷声质问道:

  “既然你知道我二人,你认为自己有资格与我们较量吗?小子,今天我们二人不和你计较,滚吧!”

  这一个滚字,激怒了陆长风。

  这人的狂妄,无知,已经超过了陆长风见过的任何一个人,实力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脾气倒是不小。

  还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说滚,他们觉得是陆长风没资格和他们动武,可事实上,没资格的反而是他们。

  陆长风的望着两人,脸上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情绪,可明亮的双眸中尽是鄙夷,甚至,他就是在用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两人。

  “崆峒派紫青双剑,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陆长风指着崆峒紫剑接着道:

  “尤其是你,你连身边包藏祸心都不知道,真是可怜。哪怕让你拿到了罗摩遗体,你也难逃死在自己人手上的命运。”

  听到陆长风的话,崆峒青剑娇躯一颤,连忙叫道:

  “师兄,这个人居心叵测,想要离间我们,师兄,你不能听信他的片面之言,自乱阵脚。”

  陆长风笑了起来。

  “我又没说是你,你干嘛这么急跳出来辩解。你这么蠢,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陆长风停顿了一下,接着道:

  “也对,如果不是你蠢,当初他在杀你全家的时候,就不会把你留在身边了。”

  崆峒派的紫剑和青剑两人也是江湖上的一段传奇,在崆峒青剑年幼时,崆峒紫剑杀了青剑的全家,不知道什么原因,紫剑反而没有杀了青剑,而是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两人成为师徒,后来又从师徒变成了夫妻,让世人大跌眼球。

  可惜,青剑没有忘记是紫剑杀了他的全家。

  两人始终同床异梦。

  本来对青剑没有任何怀疑的紫剑,听完了陆长风的话,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青剑,被紫剑盯着青剑心里顿时惶恐了起来。

  她看陆长风的眼神,带着难以遏制的仇视。

  “师兄,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他来历不明,你不能相信他。我们相伴这么多年,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

  青剑的话最终还是让紫剑看她时,眼神温润了下来。人的情感很复杂,明知道身边的人身怀异心,可总是难以决断。

  可能,他真的对青剑产生了感情。

  “师妹,你不要再说了。”

  崆峒紫剑抬手打断了青剑的辩解,用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看着陆长风,狠狠的道:

  “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必须死。”

  陆长风轻轻的摇了摇头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天,你必须死。而且,你只能死在我手中。”

  双方已经势同水火,唯有用手中的武器来分生死,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较量,双方都知道,你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你。

  没有是非。

  没有恩怨。

  这就是江湖!

  江湖人之间的你死我活,朝廷都不会插手。

  所以,双方也没有顾虑。

  崆峒紫剑猛然间从马上跃了起来,落地后随即拔出了自己的佩剑,然后朝着陆长风刺了过来,速度飞快,陆长风平静的看着冲过来的崆峒紫剑。

  眼前银光一闪,陆长风的刀出鞘了。

  脚在地上一踩,陆长风宛如离了弦的羽箭,他的速度比崆峒紫剑还要快上三分,眨眼间两人跨越了十米的间隔。

  铛!

  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刀剑对撞火星四射,只是一击,崆峒紫剑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陆长风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是个高手!

  他的剑砍在陆长风的刀上,仿佛是砍在了一块钢铁上,巨大的反震力让他的整条手臂都在轻颤,发毛。

  看着近在咫尺的崆峒紫剑,陆长风又是一刀快如闪电的劈了出去,崆峒紫剑心下凌然,知道如果他挡不住陆长风的刀,他逃不过被斩杀的命运。

  咬了咬牙,心一横,提着剑迎了上去。

  试探性的一招,陆长风判断出了崆峒紫剑大致的实力,勉强一流,难怪他能接住自己没有全力爆发下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