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黑。

  夜空里星罗满布,一览无垠。

  星空啊,有着无穷的魔力。

  陆长风知道,天上的星星,远于千山万水,遥不可及,但人类对星空的梦想却从未停歇。无论高山白顶,草莽雪原,还是黄沙大漠,碧海银滩,只要星光可及之处,就有人在仰望星空。

  星空的魅力在于。无论是谁,以何种心境,只要置身其中,就能让他忘掉一切忧愁烦恼与功名利益,而为之神往。

  星星之火,却无法与日月争辉。

  最终点亮了这座城的是万家的灯火,黑夜笼罩下的这座城没有白日里的喧哗,刚入夜时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在大街上。

  随着缕缕的炊烟消散在夜空中,整个城安静了下来。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万家的灯火一盏又一盏的熄灭。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陆长风离开的茶馆,他的轻功不算拙劣,毕竟残缺的九阴真经也是上层的心法,但也无法和白禅堂相比。

  陈记油行,油光肥面的肥油陈坐在案台前,一手拿着账簿,一手握着毛笔,嘴里念念叨叨道:

  “杭州知府,银十五万两。”

  “河北太守,银十五万两。”

  “廊州知县,银一万两。”

  ......

  类似的工作,每个月他都要统计一次,然后上交。天下官员的任命都要经过黑石的同意,绝非妄言。

  灯火摇曳,明灭不定,没过多久他停下了手里的活,用手中的毛笔挑了挑案台上的烛火,然后又敲了敲旁边的鸟笼。

  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急,因为这个夜对他来说还很长。张开嘴笑了笑,他又投入到了未完成的工作上。

  “苏州知府,银十五万两。”

  “通州守备,银两万两。”

  ......

  突然,房间的帘子被掀开了,一缕清风吹到了烛火上,火光剧烈的摇摆了起来,肥油陈猛然站了起来,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是你!”

  肥油陈惊愕的道。

  来人的脸上挂着天使般的笑容,淡淡的道:

  “没错,是我。看到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大明律,私闯民宅是重罪。”

  “我知道。”

  “你夜班三更私闯民宅,就不怕官府定罪?”

  肥油陈冷冷的质问陆长风,双眼死死的盯着陆长风一刻也不敢放松,他在陆长风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压迫力。

  这种压迫力他在转轮王的身上同样感受过,此时,他才发现白天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纨绔子弟,竟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高手。

  陆长风收敛了笑容。

  “黑石中人,什么时候看过官府的脸色?”

  肥油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他对陆长风一无所知,但对方却已经摸清了他所有的依仗。

  肥油陈很清楚,这意味着他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来想干什么?”

  陆长风漫不经心的扫了肥油陈一眼,眼神中有着不加掩饰的蔑视之意,平静的道: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在你之前也有人问我是什么人,可惜我没说。第二个问题,月黑风高你们黑石最喜欢干什么我就是来干什么的。”

  “狂妄。”

  肥油陈一把抓起了的桌面上的剑,他不会坐以待毙,兔子急了尚能跳出来咬人,何况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油行老板。

  在黑石中他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江湖中人都明白,黑石中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尤其是在黑石卖命几十年还活着的人。

  骤然间陆长风的气质变了,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杀意凛然。

  手一晃,一把奇异的刀出现在了手中,黝黑的刀背似乎让整个房间里的光都变的有些黯淡,刀刃却磨得雪亮。

  陆长风的手一挥一道亮光闪过,如同月色一般的清冷。

  当啷!

  被斩断的半截长剑掉落在地上,余音轻鸣。肥油陈的双眉之间出现了一道血线,狰狞而又可怕。

  手中握着半截长剑,横在身前。

  他想挡,却没有想到一把奇异的刀会这般的锋利,削铁如泥,切金断玉。

  目瞪口呆的肥油陈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道:

  “这是什么刀?”

  陆长风冷冷的回道:

  “杀猪刀。”

  除了陆长风没有人会把一把神兵利器,和屠夫所用的刀联想到一起。陨铁所铸,却被锻造成杀猪刀简直是暴殄天物。

  可杀猪刀能够杀猪,也能杀人。

  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的肥油陈死在他之前坐在的那把椅子上,手里紧握着一把残剑。

  “恭喜宿主获得英灵点15点。”

  陆长风收起了杀猪刀,漠然的看着肥油陈的尸体道:

  “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叫陆长风是来杀你的人,你以为我花一百两银子是要买你的鸟,实际上我是要买你的命。不过,即使给了你银子你也没命花。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人死了,钱没花完。”

  拿走了油行里黑石的账簿和银票,陆长风离开了油行,肥油陈死了,瞒不了几天,就算不会惊动官府,转轮王也坐不住了。

  回到茶馆,陆长风盘点了一下从肥油陈所得的财物。

  银票三十万两,等同于三万两的黄金,但要去兑换的话恐怕不是很容易。陆长风又杀了一个人,这一次他没有那么狼狈。

  因为他死的人很多,但亲自动手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鬼孙,一个是肥油陈。

  不杀他们,他们会杀了自己。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这就是江湖。

  到了今天,陆长风才真正的融入了江湖的泥潭中。

  把账簿和银票扔到空间戒子中,戒子里,还放在白展堂半年来的收获,三万两的黄金。陆长风打了一盆冷水,淋到了自己身上,他滴血未沾,可还是感觉自己能闻到血腥味。

  这是心理作怪,被冷水一冲,陆长风顿时感觉到更加的精神,冰冷的井水不但提神似乎也冲掉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回到房间,陆长风盘坐在床榻上开始运行起了内功心法,真气在经脉中涌动,以大周天循环不息。

  每完成一个周天,他体内的真气的增益都十分的明显。陆长风感觉的到,他距离一流后期的境界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