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男人有病,得早点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贼就是贼,没有什么好贼与坏贼之分。随便偷点东西抢点东西送人,就叫侠义了吗?就拿这件事儿来说吧,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物件,可破坏了社会风气。

  偷的人未必高兴,被偷的人必然不喜。

  所谓的盗亦有道,在陆长风看来,就是胡说八道。

  陆长风回到房间不久,屋外淅淅沥沥的又下起了小雨。

  九月份的天,十月份的雨。

  孤单。

  寂寞。

  冷。

  陆长风就是这种感觉,身处在一个不属于他的时代,没有会真的懂他,他始终有一种难言的孤寂感。

  细雨滴落在屋檐的青色瓦片上,洗去了瓦片上的尘埃,倘若人的心也能时常被细雨洗过,那该有多好!

  倘若杀人能解决世间所有的问题,那也不错。

  可惜,这都是不可能的事。

  屋外,一个身影来来回回的徘徊着,不时的唉声叹气。白展堂不知道陆长风到底什么意思,可十万两黄金,太多了,多到他不敢想。

  站在陆长风的房门外,他迟迟不敢敲门。陆长风等了一会,白展堂还是没进来,摇摇头,陆长风道:

  “进来吧。”

  白展堂苦着脸推开了房门。

  “少爷,还没休息呢?”

  陆长风坐到了房间的里椅子上,干脆的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事滚回你的房间,想想我要的黄金你打算怎么拿到手。”

  白展堂愕然的看着陆长风,愣了半晌,回神后脸上露出了讨好的表情,道:

  “少爷,茶馆里离不开人,我若是走了,茶馆里连个招呼客人的小厮都没有,少爷身边也没有个人来端茶倒水。”

  “你看我的任务可不可以不做?”

  陆长风点点头,白展堂顿时喜上心头,可陆长风接下来的话,让他的那颗少男玻璃心又跌入了谷底。

  “你倒是提醒了我,这样吧,白天你在店里看生意,晚上去偷黄金。晚上我们没什么生意,而且也方便你行动。”

  合情合理的安排。

  贼嘛,都是大晚上的活跃。

  白展堂的脸垮了下来,不来还好,来了又多了一项工作。

  “少爷,老白我办不到啊?”

  “一定行!只要你肯努力,再肯用脑子,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我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的。”

  “如果有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做,就跟你说做不到,你相信吗?反正我不信。”

  陆长风说的特别认真,又给了白展堂一个鼓励的眼神,堵死了白展堂的退路,已经退无可退了,那么只有硬着头皮上。

  “少爷,我。。。”

  陆长风抬手打断了白展堂接下来的话,他知道白展堂要说什么,坚定的道:

  “除了时间我给你放宽到一年,另外不限制张大鲸府邸,其他不会做任何更改,一年以后我要看到十万两的黄金。”

  白展堂通过陆长风的语气判断出,这是陆长风最大程度上的宽限了,做贼的都不会太笨,所以,他很聪明。

  知道什么时候适可而止,京城里最不缺是官,也不缺大户人家,只要不在一只羊上使劲的薅羊毛。

  那事情就简单多了,老在一只羊上薅羊毛,老实人也能被逼的跳起来,何况有一年的时间来凑十万两黄金。

  第二天,丁坚和李元芳离去了。

  不久之后,陆长风陆陆续续的收到系统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获得英灵点1点。”

  “恭喜宿主获得英灵点1点。”

  。。。。。。

  “恭喜宿主获得英灵点15点。”

  陆长风好奇,他现在是一流中期的境界,普通江湖人不会有再获得任何奖励,为了搞清楚,陆长风再次询问系统。

  “怎么还会有1点的英灵点奖励?”

  系统道:

  “安慰奖。”

  “什么意思?”

  陆长风问道。

  “宿主的实力弱爆了,为了尽快让宿主成长起来,系统特别给予的安慰奖。”

  整明白了,陆长风被系统鄙视了。

  “有种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系统进入待机状态,说是安慰奖,不如说是可怜奖更贴切。可有比没有要好的多,蚊子再小也是一块肉。

  平日里陆长风和白展堂在白天经营着茶馆,招待寥寥无几的客人,深夜,白展堂光顾一下京城里豪门大户的府邸。

  没过多久,不但京城里豪门大户护院的人数增加了几倍,就连看家护院的狗价格都涨了不少。

  陆长风不免有些担心了,白展堂会不会在盗窃的时候被狗咬?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逝,转眼间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

  陆长风每个月回府一次,在他用真气来替他的大哥来疏通经脉活血的时候,偶然发现长春功竟然有奇效。

  不但可以让人延年益寿,还可以强化人的气血。陆长风把长春功留在李府,让他的大哥用此来调理身体。

  太阳越过山头,新的一天到来,温热的光洒落大地,净心茶馆的街道上又热闹了起来。午后陆长风走出茶馆后,在对面的一个摊位上停了下来。

  “大娘,今天的生意怎么样?”

  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婆抬头看到是陆长风,笑着道:

  “是长风啊,大娘的生意每天都是那个样,客人不多,勉强糊口。今天茶馆里又没生意吗?”

  陆长风走到摊位后在随意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指着趴在桌子上睡的死沉死沉的白展堂淡淡的道:

  “你看我的伙计就知道了。”

  蔡大娘看了看熟睡中的白展堂,笑的合不拢嘴,指着一下陆长风道:

  “你也不管管,谁家的伙计在做生意的时候睡的这么香?也就是你心善,小白的人品也不错,长的也俊,不是出身不好,大娘倒是想给他介绍一门亲。”

  “我看小白最近瘦了不少,是不是身体上出了毛病?男人有病,那得早点治。”

  陆长风的嘴角在轻轻抖动,他只能理解为这是蔡大娘的一份好意,绝对不是老白在乱面出卖色相非法谋利。

  白展堂是瘦了不少,不瘦才怪。

  白天休息不好,晚上不是别人追,就是被狗追。

  整个京城里一到晚上风声鹤唳,稍微有点动静到处都是犬吠,不止是他瘦了,就连京城里的捕快都被他拖的瘦了一圈。

  不过,白展堂的轻功精进了很多,内功的修为也达到了二流的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