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开我!”

  “嫂子,你身子这么虚弱,站都站不稳,就让我送你回屋去吧。”

  “不,不不,不用了!”

  如此温润如玉的男人,怎地给她一种鬼怪狰狞的错觉?

  婧儿越是不要命的拍打,越能感受到身后男人无时无刻的恶意,在啃食着她这个弱女子。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打湿了她惶恐不已的心。

  离了这个家,她还能去哪儿?

  她家里就是孩子太多,贱养着长大,等着值俩钱卖出去。

  她的大姐和二姐因生长发育不如她好,就被爹娘蒙眼卖到离家更远的小村庄去,断了归家的希望。

  如果,如果她被人传出不守妇道,那她岂不是会被浸猪笼?

  婧儿慌到手心生汗,心律失常,两眼一翻,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怎了?”

  “哦,我走到这儿就看见嫂子说不舒服,说完就晕了。哥,你抱嫂子回屋去躺躺,睡会儿可能就没事了。”

  “你抱你嫂子回屋,我来把这里弄好,免得妈见了又要说。”

  涂雷看婧儿确实失去意识,没有起疑,又不想麻烦自己的亲弟弟做自己女人没干完的活,更不想招来母亲的数落。

  他端起水盆,轻车熟路的将水盆里的脏水往厨房边上的一洼菜地泼,均匀又细密。

  转身,他看弟弟还杵在原地,摆手催道:“呆了?”

  “哥,一看你就是浇菜好手,厉害!”

  “这算什么?论插秧种地的活,你个白白净净的书生,当然没有我熟练。”

  得了亲弟的夸奖,涂雷的心里比喝了蜜还甜,动手推着弟弟快走。

  这要让母亲看见婧儿晕了没干完活,又要念叨了。

  涂电如愿以偿的抱起婧儿,仿佛过了明路一般的肆意享受着怀里的柔软。

  同是兄弟,凭什么大哥就能先他有女人?

  他这半吊子到学堂去读书,又能管什么多大用?

  “谁?”婧儿揉着胀疼的脑袋,支棱起来。

  涂电没预料到婧儿会醒得这么快,抬起的手来回揉搓,真现放着个胡作非为的机会,他又没胆下这个决心。

  就在他红了眼,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一只小手抓住了他,说:相公,我想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这么直白的话,婧儿还是头一次说,说罢,她人害羞得松开了男人的手,背过身去。

  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很多时候都会表现得比女人露骨直接。

  “我……?”

  “涂电?你出去,再不出去,我喊人了!”

  “嫂子你听我说,要想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只有我能圆你的要求。我哥那人生得太黑,妈又没钱给我娶媳妇儿,你……你现在就是我们家唯一能传宗接代的女人!”

  “呸,给我滚,滚!”

  话似乎说得很动听,但事关一个女人的贞洁,她宁死不从!

  婧儿甩手就给想作死的小叔子两大嘴巴子,这也是生性懦弱的她为自己的命运,做出的最勇猛的抗争。

  这两巴掌打得响亮,终于让她抑郁在胸口多日的不快,一扫而空。

  再敢逼她,她就一死了之,不活了!

  “嫂子,你何必呢?村子里王姓大族,也有人穷得几兄弟共妻,也没听说那女人像你这样刚烈,誓死不从。”

  “呸,无耻混蛋!我个没读过书的人都懂纲常礼法,三从四德。你呢?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呵,我堂堂正正男子汉,偏要叫你们这帮子蠢女人去跟一群小娃娃念书,书念不念的,没有丝毫意义!”

  “难道……?”

  从婧儿嫁到涂家来的第一天,她就听胡氏说起小叔子到学堂读书的缘由,说是听夫子说太平盛世,如今都是读书人的天下。

  读书,既能明智,又能参加科考,一朝上榜,光宗耀祖。

  于是,胡氏硬生生的把自己这些年攒下来给涂电噗媳妇儿的银子,砸在读书正途上。

  两年的功夫,这笔银子已经花得所剩无几。

  今听小叔子说漏嘴,婧儿才恍然大悟,立刻联想到他很有可能背着家里人,将读书的银子都昧下。

  涂电也没否认,嘚瑟道:“傻女人,你越傻越讨男人喜欢,没事不要自作聪明,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算着时间,大哥也该忙完了。

  好玩有意思的事情,急不来,他不介意做个伺机而动的猎人!

  他瞄准时机,趁婧儿没反应过来,快速的摸了摸她脸颊。

  “呸,下作东西!”

  婧儿也不会骂别的,骂来骂去都是“呸”得最凶,在涂电这听来却是最惹人疼爱的挑逗。

  到了自己屋,涂电怎么想都不太放心,抄起本书就走到厨房。

  满屋的火光,映着人脸通红,缭绕的烟熏得人眼泪鼻涕直冒。

  “咳咳,咳!”

  涂电还没踏进厨房半步,就被这钻眼的烟火味,逼得掉头就走。

  算了。

  他就不信大哥会信一个女人的一面之词,也不信亲弟弟的为人。

  婧儿抱着被子,缩在床角,紧盯着屋门口的丝丝缕缕的微弱月光,期盼着下一个踏进这屋里的男人是自己的夫君。

  受惊如小兔子的她,再困再累也不愿意合上眼,唯恐自己又要落入狼口。

  就在婧儿快要撑不下去,眼皮子打架之时,男人浓重的气息笼罩着她,不留一丝缝隙。

  “啊……你,是你……呜呜!”

  “你一惊一乍的干啥?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我得跟你说件事,说了你别不要我,嫌弃我……?”

  婧儿感受着来自自己男人的温暖,实在又有安全感。

  再好的男人,都不如自己的男人最真实。

  不管是什么事,她都想要和他一起承担并勇敢的面对,走下去。

  涂雷无声的叹气一声,摩擦着婧儿圆润的耳朵。

  “放心,你是因为陪我才忘记烧水的,作为你的男人,我自然要帮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妈。放心,凡事有我在。”

  一连三个“放心”,没来由的让婧儿心头沉甸甸的甜蜜,心满意足。

  小叔子是夫君信任的亲人,血脉相连的家人。

  她不想为了自己这点儿事情,毁了一个家,伤夫君的心。

  “还好,有你在。”

  “傻瓜,我一直都在。”

  还是,傻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