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6 有本事别用机枪突突,跟老子肉搏啊!(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宝连珠炮一般的话语让李察心头一动,但想到自己被制裁无法交易,顿时冷笑一声。

  虽然不懂签契约是几个意思,但就算真的签了,就能突破他被制裁的限制?

  李察觉得不可能。

  于是更加用心控制乩笔,顺着撕开的铠甲裂缝一顿进进出出。

  突然间,三天宝身子一动,随即面色狂喜,接着就狰狞起来。

  身上绿光一闪,LV7的缓慢愈合发动,生命值还没等开始恢复,三天宝身前就射出一把透明的手术刀,一眨眼钻进了李察的身体中。

  李察顿时身体剧震,握着加特林的手都差点松开,身体都弓了起来。

  这什么攻击!?

  竟然无视防御直接钻进身体中?

  李察本能地就要激活龙纹,发动天龙降临。然而三天宝没给他这个机会,猛地抡起了一旁造型别致的图腾柱。

  图腾柱材质看着轻飘飘的,但抡起来时自有一股沉重如山的威势,就见这巨大的家伙从下至上抡起,带起了一股可怕的劲风,将李察直接打上半空。

  空斩打!

  三天宝狞笑着双手抱住图腾柱,做出了个打棒球的姿势,随即狠狠一抡。

  呜!

  破风声起,图腾柱准确地砸中了坠落的李察,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三天宝松开一只手,猛地冲刺出去,速度奇快,在李察坠地前将他脖子抓住,朝前快速狂奔起来,接着狠狠地一扔。

  空斩打冷却刚过,三天宝就再次抡动图腾柱,自下而上地轰击出去,将李察再次打上天。

  三天宝随即跃向半空,双臂搂着那图腾柱,蘑菇那头朝向李察狠狠地砸下来。

  落凤锤!

  轰!

  图腾柱连人带柱砸落,李察直接被顶在地面上,肚子差点没被砸烂,一口血狂喷出来。地面这时才爆发一股冲击波扩散开去,李察顿时又受到了冲击波伤害,再喷一口血。

  三天宝抱起图腾柱,高举着就要砸下,李察口中猛地一道金光飚射而出,将三天宝炸飞出去,大威天龙加特林交给八臂修罗,李察赶紧给自己施展急救止血,这才把内出血止住,不断往下掉的生命开始徐徐回升。

  李察接着拿出小当家,撕开袋子就大嚼特嚼起来,目光恶狠狠地落在三天宝身上,三把加特林再一次集火而去。

  不过这一次三天宝不是死靶子了,只见他将图腾柱在身前旋转起来,速度之快简直就像是螺旋桨,图腾柱都出现残影了。

  弹链打在上面,顿时被弹射开去,就算是破甲效果的子弹也是同样的被弹飞。

  不是破甲没效果了,而是破甲并非穿透,面对抡起来的图腾柱,那些子弹完全没有施展破甲效果的机会,自然也就成了普通子弹,被弹飞理所当然。

  三天宝且抡且退,撞破一个商店窗户躲了进去。

  但李察一边嚼干脆面一边走过去,背后加特林继续疯狂射击。

  李察顺手一拍,先把大威天龙加特林补上了10耐久,然后让它熄火休息休息,另外两个普通加特林则没这个待遇,继续被他压榨,不断地射射射。

  三天宝缩在商店架子后面,一边补血一边骂:“草泥马你就会机枪突突吗?敢不敢和老子正面肉搏!”

  李察冷笑,加特林对准架子狂扫过去,瞬间就把架子打得粉碎,三天宝不得不跑。

  李察也不进去,远远地扫射,打得三天宝不断地躲避,然后能当掩体的东西不断被打碎,逼得三天宝一柱子砸碎了墙壁冲出了商店。

  李察继续追。

  “有本事别他妈用装备啊,赤手空拳单挑啊!”

  三天宝骂着,一边等待着能量恢复。除了恶魔之手冷却足有1小时,其余的技能都已经冷却完毕,就差能量了。

  “一旦能量恢复,就是你死期!”三天宝心里恶狠狠道。

  李察每隔十秒就给加特林补一下耐久,一边警惕着三天宝的反击。

  这家伙显然是个近战高手,技能也挺恐怖,之前打得他差点濒死,再来之前那一套连的话,李察觉得自己未必就能那么幸运活下来。

  最可怕的恶魔之手,那禁锢时间实在太久了,不过这个技能效果太强了,如果没有长冷却时间,就绝对有巨大的施展代价,所以应该不会再出现。自己就在后面远远地缀着吧,早晚能耗死他!

  实在不行就放青龙!

  两人都抱着拖时间的想法,谁输谁赢还得打过才知道了,此刻黑暗精灵球中,同样在进行着一场战斗。

  说是战斗也不太恰当,因为田村忠太此刻在被丰谷酒吊打。

  不稀奇,因为丰谷酒是LV8的武道家!

  更是个已经通关数十次副本的资深玩家!

  无论属性、技能数和技能等级,全都吊打田村忠太!

  一招铁山靠,田村忠太直接被撞得飞出去,胸口整个塌陷,如同撞在了一辆疾驰的货车上。

  田村忠太砸在黑暗精灵球的内壁上,顿时一口血涌出来。

  田村忠太抹了把嘴,看向远处那个醉醺醺的家伙,呸了一声。“好强的家伙!不过我可是老大的部下,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

  “混蛋,再来!”

  田村忠太大吼着,身体忍不住一晃,胸口一阵不适传来。

  疼自然是不疼的,但身子就是软趴趴的他也没办法。

  丧尸之体的自愈能力在一进来这里就被压制了,他也是被打了好多下才发现的,不过也仅仅是压制,没有彻底剥离,再加上李察给的防具在,他现在看着虽然挺惨,但还不至于死掉。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能认输,不能给老大丢人。

  这个敌人,他必须要打败!

  拖也得拖死!

  田村忠太晃晃悠悠地朝着丰谷酒走过去,握着拳头凶狠地一砸,用出了LV1的重拳。

  然而丰谷酒一个摇晃,如同醉酒了一般晃了过去。

  “混蛋,明明醉醺醺的却总是能躲过去!你在装醉吗!”田村忠太气得不行,这已经是丰谷酒第9次这样轻飘飘地避过他的攻击了!

  任谁一直被人打却打不到人,此刻怕是都得气得吐血吧。

  “这……这叫醉拳懂么?”丰谷酒打了个酒隔,仿佛要栽倒一般往田村忠太后背一靠,巨力爆发,顿时将田村忠太撞飞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丰谷酒跟着又是要栽倒的样子,身体前倾至少四十五度,双腿捯饬得飞快,追上田村忠太猛地砸倒,侧身一肘重重地砸在了田村忠太的背上,骨头折断的声音随之响起。

  田村忠太本能地闷哼一声,一脸狰狞地试图起身,但马上就听一声嘎嘣响动,接着下半身就不听使唤了。

  丰谷酒红着脸,仰头喝了口酒,一个灵巧地翻身骑在了田村忠太背后,双拳左右开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