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7 斧头帮办事,闲杂人等闪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斧头帮办事,闲杂人等闪开!”李察大喝一声,把仓库里一帮“工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我来找组织麻烦,不想死的现在都给我离开!不然待会死了可别怨我!”李察说完,冲锋枪朝天一阵突突。

  开完枪,李察朝着仓库大门走过去,头顶上,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眼球正注视着四方各处,并将这种奇异的视觉传递给他。

  李察其实很想敞怀露出那根预警胸毛的,但想到待会的一场恶战,少不了要面对子弹,还是穿好防弹衣稳健一点。

  预警什么的,用侦查之眼也是一样。

  不过李察低估了这些组织成员。

  在他鸣枪示警之后,这帮反应过来的组织成员纷纷从工作服里掏枪瞄准了李察。

  李察一叹。

  下一刻,他的身影陡然消失。

  一帮组织成员震惊了。

  “喂,他人呢!?”

  “刚刚还在!”

  无法理解的一幕,让一帮训练有素的组织成员慌了神,毕竟他们受到的训练可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环节啊。

  敌人消失了这特么该怎么搞?

  而隐形了的李察,此刻正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仓库深处跑去。

  隐形只有三秒,他必须争分夺秒。

  不然待会就只有一种可能,那种他最不希望发生的可能——大开杀戒!

  好在有脚力增强鞋外加龙啸手斧提供的效果,李察三秒跑出了三十多米,而一个仓库才多大?

  李察顺利地来到了通往地下基地的电梯处,按下了电梯。

  电梯无声开启,李察悄咪咪地钻进去,运气不错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叮!

  电梯打开,李察扫了一眼,就见前方是一条很长的长廊,唯一的一扇门似乎是防弹玻璃打造的,此刻有两个持枪的雇佣兵模样的男人守着。

  看到李察的瞬间,两人第一时间举枪,但一声尖啸率先响起,下一刻,两人的脑袋各自多出一个窟窿。

  染血的乩笔飞回,自行插入李察的腰带上,李察淡然地朝前走,站在了玻璃门前,握着龙啸手斧的手紧了紧。

  蓄力,砍!

  金灿灿的斧刃将门禁直接砍爆,一阵火花带闪电,警报大作。

  李察使劲拉开门,想了想还是留了一半。走廊里,一帮拿着电棍的警卫冲出来,看到李察便扔了电棍从腰间取出手枪,子弹不要钱地打了过来。

  啪啪啪!

  玻璃上出现一片片细密的白色裂纹,却没有一颗子弹穿透过来。

  李察心道果然是防弹的,随即冲锋枪从门一侧探出去,和警卫们对射起来。

  枪法上他自然是强出一截,警卫们很快就被杀光,李察更换弹匣,小心翼翼地朝着走廊里走过去。

  警卫们似乎就这些的样子,李察往里走了十几米都没有再看到一个,倒是走廊两侧的一个个房间中到处都是床位,上面躺着一个个身影,一帮穿着白大褂的家伙被枪声吓得躲在角落,李察的目光扫过,全都露出畏惧的表情。

  李察一斧子劈开一扇门走了进去,枪口对准了几个白大褂。

  哒哒哒哒!

  枪口冒出橘黄的火焰,点燃了罪恶的生命,将其烧成灰烬。

  李察看都没看那些白大褂,径自走向床位上的男人。

  男人眼睛睁大,瞳孔已经放大,显然已经没了生命。李察帮他合上眼睛,拿起一旁托盘里余下的强化针剂收入了背包。

  接下来李察如法炮制。

  直到第四个房间,走廊两侧房间里陆续有白大褂出来,然而看到一地尸体,这帮家伙反应不一。

  聪明的闪身返回房间里锁上门,愚蠢的抬腿就跑,然后成了李察枪下亡魂。

  李察冷笑一声。

  杀了这么多人,一点罪恶值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但他来这里不是杀人的啊。

  连续三个房间,他没有找到艾米丽的女儿,更没有卡茜的妈妈——这是值得庆幸的,因为这三个房间里的异能者都已经死在了床上,全都是被注射了异能强化针剂的试验品。

  胡克的仇人也不在这里,毕竟一个嗅迹者不可能还是个研究人员吧?

  接下来他只能挨个房间杀过去了。

  李察劈开门,一个长得很养眼、白大褂下穿着黑丝的女人立马高举双手叫起来,“我是被抓来的,不是这个组织的人!我是被逼着做实验的!”

  那女人连珠炮一般喊出来,立马就被身边的同事拆穿。

  “你们的试验品都在哪儿?”李察开枪干掉了黑丝女之外的所有人,“带我找到这两个人,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李察拿出艾米丽女儿和卡茜妈妈的照片。

  “我知道,我知道!”黑丝女人缓缓站起来,“我带你去找他们!”

  李察示意她过来,黑丝女人立刻小跑过来。

  “别耍花样。”李察冷喝一声。

  黑丝女人点点头,走到李察一米开外,她突然冲过来。

  与此同时,她身侧也弹出了一个面板来。

  异能者?

  竟然是异能者?

  怎么才弹出面板?

  就在李察觉得不可思议时,黑丝女人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然后……李察身体一阵剧痛,仿佛骨头都被人扭断了,惨叫一声就跪倒在地。

  【特蕾莎·斯托的攻击对你造成87伤害】

  【特蕾莎·斯托的攻击使你瘫痪,你处于无法移动的状态】

  【特蕾莎·斯托的攻击使你内出血,你陷入了流血状态,生命每秒-5】

  一连串提示出现,李察此刻却没心思去查看,太疼了!

  这特么是什么异能?

  李察身体无法动弹,试图用乩笔干掉这女人,但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腰间的乩笔根本一动不动!

  特蕾莎一脚踹倒李察,高跟鞋踩在他胸膛,淡定地从白大褂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吐了一口烟气,随即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察,目光中哪还有之前的畏缩?

  “能攻进这里,你有点本事啊,不过你来错地方了。”特蕾莎说着,脚下狠劲一踩,锋利的鞋跟扎得李察差点没叫出来,“说,什么人派你来的!”

  特蕾莎眼神凌厉地喝问。

  李察不断试图控制乩笔干死这女人,但一直无法成功,而特蕾莎这一踩一刺激,瞬间的剧痛让他的注意力集中了刹那。

  歘!

  乩笔飞射而出!

  特蕾莎只感觉身下剧痛,眼睛瞪大,死死地盯着李察,然后砸倒在地。

  箱子从她尸身上浮现而出,但李察此刻的负面状态依然存在,没有解除的迹象。

  李察此刻疼得死去活来,恨得牙痒痒,却完全是无能狂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如果能动,哪怕能动一下,他就能用治疗弹补血,不然要不了多久,流血状态就能要了他的命!

  李察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如果是那位约翰大叔,他此刻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