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4 恐怖如斯嘶吼者&尸兄&找到你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察突然扛起卡茜夺路狂奔,往前跑了十几米,突然转向跑向一旁的海鲜摊,在一堆鱼缸中不断穿梭,接着又跑向另一个方向,如此反复不断变向,希望借此扰乱对方那个黑长直观察者的预知画面。

  然而李察的行为,根本没有逃出那位观察者的预知范围。

  “那个大鱼缸!他们会经过那边!”黑长直观察者捂着脑袋,眯起眼睛指着前方的一个大鱼缸,身形略微一晃。

  两个墨镜纹身男顿时快步走过去,双双摘下墨镜,露出两双漆黑无比的瞳孔。

  “喂,放我下来你这个变态!”卡茜使劲拍打李察,一边捂着裙子。

  但现在逃命至上的李察怎么可能放下她?扛着跑才最快啊,拉着卡茜这个小屁孩,只会让两个人都被堵在这里。

  李察可不想试试那几个追来的家伙到底是异能者还是带枪的杀手。

  “逃命呢,咱能不能不拘小节一点?”李察无视卡茜的小拳拳乱锤继续朝前跑,突然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

  下意识地转过头,李察透过两排空着的鱼缸,看到了两双漆黑的竖瞳。

  “啊——”

  可怕的嘶吼声袭来,空气肉眼可见的扭曲,恐怖的音波有若实质地奔腾开去,瞬间震碎了鱼缸。

  那一瞬间,李察血液上涌,脑子一胀,扛着卡茜就扑了出去,接着就双腿一麻,仿佛过电一般。

  【李瑄的音波攻击对你造成32伤害,肌肉铠甲LV1效果触发,你受到的实际伤害为25】

  【李瑄的音波攻击使你麻痹,你被麻痹1秒】

  【李琨的音波攻击对你造成21伤害,肌肉铠甲LV1效果触发,你受到的实际伤害为17】

  【李琨的音波攻击使你麻痹,你被眩晕1秒】

  李察身体顿时无法动弹了,浑身都麻酥酥的感觉,心里一阵懊恼。

  玛德跑来跑去晃敌人没成功,反倒自己侦查之眼看眼花了,还主动跑到了这个什么李瑄李琨的身前,简直蠢到极点!

  不过只是腿被扫到,就直接麻痹了全身?

  嘶吼者的音波攻击,竟霸道如斯!?

  伤害+控制?

  1秒时间看似不长,但实际上也不短,可以做很多事情,对李察而言可谓是度日如年了。但好在李瑄李琨二人没有再发动音波攻击,而是戴上了墨镜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似乎把李察当成了案板上的待宰鱼肉。李察对此双手称赞,并反手取出榴弹手枪开了一枪。

  小小的子弹出膛,看起来真的就是普通的子弹,但它其实是一颗披着子弹皮的榴弹!这样的一颗子弹,就这么落在了李琨的身上,然后以非常不科学的姿态爆炸了。

  李琨被当场炸成血肉模糊的两截,李察也入账了600积分。

  一旁的李瑄也被炸飞,整条胳膊不知所踪,砸碎了一旁的玻璃鱼缸不省人事。

  不远处,李梦歌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从不离身的笔和本子掉在地上都没有反应。

  在她身前,带着墨镜的中年男人猛地摘下了墨镜,一双黑瞳陡然化作了竖瞳。

  “冚家铲!”中年男人无比愤恨地骂了一声广东话,接着就张大了嘴咆哮起来。

  远比李瑄李琨兄弟更可怕的音波攻击猛然爆发。

  空气猛烈扭曲,视线所及就如同隔着好几层带着花纹的玻璃,中年人身前,李察所在的藏身之处,支撑棚子的铁杆瞬间被撕裂,恍若台风过境一般,地上的碎玻璃,棚子里的椅子、一台小电视和底下的桌子全都被音波震飞。

  李察瞳孔皱缩。

  如此恐怖的攻击,绝对比他刚刚承受的攻击还要可怕的多,伤害自然也更恐怖!

  最可怕的是伤害过后带来的麻痹效果也绝对会更强!

  一旦再次被麻痹,这个看起来似乎是刚死了儿子的老爹,绝对能把他生生喊死!

  然而李察微微一愣。

  他没感觉到疼痛!

  睁眼一看,我去身前竟然有一个泛着淡金色光泽的能量罩!

  念气罩!

  惩戒腰带的自带被动技能竟然触发了!

  李察二话不说,猛地朝卡茜跑去。

  罩子只有一秒,只能扛一秒的伤害,此时不跑就跑不了了!

  就在李察再一次扛起卡茜的瞬间,念气罩也消失不见。

  这一刻,李察顿时感受到身后那一股可怕的能量流动,那是疯狂震动带着极大杀伤力的空气!

  脚力增强鞋威力全部爆发,李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出去。

  不过在逃跑之前,李察还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干掉那个观察者女人!

  有她在,自己和卡茜就会被一直追杀,她必须死!

  李察头也不回地连开两枪。

  侦查之眼视角之下,李察的两枪没有打偏的可能,不过他却低估了中年男人的声波破坏力,两发榴弹冲入声波范围的瞬间就被引爆了。

  不过爆炸的冲击波终究对中年男人有所影响,音波顿时下意识地一收,而李察趁此机会不要命地往前跑,顺势发动了落地飞膝,直接飞越了七米的距离。

  落地的瞬间,李察借力窜起,双脚再次落地的那一刻,李察再一次发动了落地飞膝,又窜出去七米。几个起落,李察便消失在中年男人的视线尽头。

  中年男人气得大骂一声,突然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在他身前,正是属于他儿子的两截尸体。

  男人哭着看向断了一臂的另一个儿子,漆黑的瞳孔中杀意满溢而出。

  他一定要杀了那个死扑街!还有那个小杂种!

  李梦歌终于回过神来,脚步踉跄着跑到了尸兄身旁,跪倒在地。

  然而她的眼泪刚落下,中年男人的巴掌就甩了过来。

  “废物!你害死了你哥哥!”

  李梦歌被一巴掌扇倒在地,想要辩解,却又无从辩解,一腔恨意也全都转嫁到了李察和卡茜的身上。

  突然间,李梦歌眼前一个恍惚,她又看到了未来的画面!

  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支笔,笑吟吟地看着他,接着画面就黑了。

  这是什么意思?

  李梦歌有点不解。

  她看过太多的预知画面了,突然一黑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李梦歌疑惑间,突然心有所感,扭头看了过去。就见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支仿佛被鲜血浸泡了的笔,抬头,朝她一笑。

  “找到你了。”

  绿天虾一笑,抓着笔朝着指尖一扎,一滴鲜血顿时冒了出来,但下一刻就被笔完全吸收。紧接着笔陡然悬浮而起,笔尖对准了李梦歌的方向,爆射而出。

  空气中一抹白色的激波闪过,李梦歌姣好的面容上,眉心处顿时多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