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虚虚实实(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郭嘉的眼神,李镇便笑了:“奉孝,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郭嘉笑道:“方才臣在担心,若此时陛下回国,必然将带走大军,到时候若是被楚国察觉,兵出沔**,趁机攻入襄阳郡怎么办?”

  李镇说道:“是呀,朕也担心!”

  “可是陛下,我们为何在沔**,和庄王对峙?”郭嘉询问。

  李镇道:“因为庄王陈兵五十万在此,而且沔**地势狭小,不好攻呀!”

  “既然如此,那庄王出兵,不是正合了我们的心意?”郭嘉微微一笑道:“陛下,可以答应高季兴。荆南国君离开荆南,前来天国认陛下为父,此事楚国必然能获取情报。陛下此时可以领50万天策雄兵离去,埋伏在三十里之外,一旦楚国出关,再杀回来便是!”

  对呀!

  李镇也是恍然大悟。

  之前,他和郭嘉一样都钻牛角尖了。

  一心就担心自己离去,就要带走53万天策雄兵。

  到时候,一旦庄王领兵杀出关来怎么办?

  可是,谁说李镇必须要回去?

  难道高季兴来了,李镇就要马上跑去见他?

  凭什么!

  转念一想,那一切都没问题了。

  李镇,可以佯装撤兵。

  可以只让李镇领兵回去,但是白起、李存孝等人依旧带兵,逼进沔**,留在这里对峙着。

  接下来,就看庄王有没有魄力,杀出关来了!

  所谓兵法之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李镇采取了郭嘉的提议。

  然后,郭嘉获得了一点智力的奖励。

  李镇还是比较满意的。

  【邮件】李镇:可以答应,而且让高季兴速速赶到襄阳城来!

  洛清妍收到邮件,对高东升说道:“我国陛下,可以接见贵国国君的亲自朝拜,并且同意帮助贵国,夺回南郡之地!”

  “谢过天国陛下,谢过大将军!”高东升大喜。

  南郡啊!

  荆南荆南,有了荆州,没有南郡,那还叫荆南吗?

  国家都是不完整的!

  现在好了。

  南郡,终于要回归荆南的怀抱了。

  高东升连忙回荆州复命去了。

  同时,李镇率领大军,悄然离去。

  他故意很隐蔽的调动兵马。

  一个时辰之后,沔**上,负责监视敌军动向的子兴察觉了不对劲。

  “子兴,怎么了?”先锋苏重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浇汤’。

  说是‘浇汤’,其实就是一碗酒。

  “将军!”

  子兴望着关外天国大军的营帐说道:“敌军的营帐,虽然一座不少,但是活动的人数似乎减少了大半……将军请看。”

  苏重看了看,挥手道:“这有什么惊讶的?兴许,他们又分兵去攻打野地,剿灭黄巾了!”

  先锋苏重,紫将,但是等级很高,追随庄王南征北战,现在等级已经达到了一流晋级。

  目前来说,一流境界的将领,哪怕是周力那种蓝将资质的,都很厉害了。

  所以苏重被庄王封为先锋将军。

  不过,苏重这个人,是个典型的莽夫。

  他的性格也是这样,大大咧咧的。

  子兴却是王室的旁支,在游戏里也算是楚国的贵族,从小有人教导君子六艺,会读书,知道观察,他对苏重说道:“将军,今日殿下命你我二人负责监察敌军动向,如今敌人营寨少了许多人,这可是大事,万一敌军不是简单的分兵,而是大军转移攻打左襄阳郡,到时候出了事情,我们怎么向庄王殿下复命?”

  苏重闻言,脸色才凝重了起来。

  手里的‘浇汤’也被丢掉了,然后和子兴一起观察。

  但是看了一个半个时辰,太阳都正挂在头顶上了,都没能看出什么来。

  虽然因为地势的关系,在关隘上能看到地势处于低段的天国营寨士兵动向,但因为视角的原因,苏重他们也就能看到天国差不多一半的营寨。

  苏重道:“害,这能看出什么来?”

  “将军,再看一刻钟时间!”子兴盯着太阳说道:“马上就到开饭的时间了!”

  正好,这个角度能看到天国大军用饭的中间三座大营。

  因为此时狭长,所以天国大军将吃饭的三座大营集中在中间,这三座大营还很好分辨,因为要供70万大军用饭,每一座营寨都修建得特别大。

  十五分钟过去了。

  到了时间,于是天国的军营和往常一样开饭。

  士兵们陆续进入,子兴连忙仔细观看,一边在脑子里将出现在营帐的天国军队暗暗在脑中计算……当然子兴不可能是在算人,几十万人一个个的去算,除非他的神仙。

  子兴也有办法,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关隘上观察天国的营寨了。

  往常吃饭的时候,天国营寨的大军一共是分成九批人分别进入三座营寨的。

  而其中,身穿黑甲的天策雄兵,数量最多。

  子兴也不知道那是天策雄兵,可是通过盔甲、衣服的不同就能分辨出来,还有先登死士、火箭雄兵,穿的衣服颜色和身上的盔甲都不一样。

  “你看出来了什么?”苏重在还询问。

  子兴摆摆手,示意苏重不要打扰。

  又过了四十五分钟,子兴皱起了眉头说道:“一批人用饭是十五分钟,今日依旧是三批人,可是……为何感觉黑甲军的人数,比平时少了许多?”

  “子兴,你在说什么?”苏重凝眉。

  子兴就指着用饭的营寨,远远看去,似乎每一座营寨的露天桌椅上都坐满了人,但是实际上呢?

  “将军请看!”子兴沉声道:“敌军三座大营,看似吃饭的人都坐满了,可是往日还有不少士兵席地而坐,甚至还进入营帐之中用餐的。但是今天,我至今还没有看到有士兵进入营帐之中,而且也没有士兵席地而坐,就地解决用餐了。”

  “还真是如此!”苏重也反应了过来。

  “三座大营,一共进入九批人。”子兴皱眉道:“可是,黑甲军往日的数量是其他兵种的两倍。但是这一次,黑甲却似乎不足其他的士兵一半了!”

  苏重又看了看,心里大约地默算了一下,然后重重点头,这一次提高了音量说道:“确实如此!”

  “敌军的绝对主力不见了!”子兴说着,和苏重对视了一眼。

  “我去禀告大王!”苏重连忙下了城楼。

  直奔中军营帐,苏重一路小跑。

  到了营帐外,苏重喝道:“让开,都让开!大王,敌军异动,有异动!”

  “何事大呼小叫?”帅营中,庄王坐镇中间,两边分别是养由基、孙叔敖,另外则还有一个布衣中年男子。见到苏重一路跑来,楚庄王喝止了他继续叫喊,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苏重道:“大王,末将奉命监察关外敌军,却发现敌军黑甲军士不见了,只留下四五万左右。”

  “看来,情报是真的了!”庄王看向孙叔敖。

  让苏重奇怪的是,庄王似乎一点都不慌张!

  孙叔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被庄王招募的时候,他就已经四十八岁,这个年龄在游戏里绝对算是偏高龄的‘老人’!

  “殿下!”孙叔敖说道:“天国应该只是天子亲军暂时退回都城,而且正好这个时候,熊间从荆南带来了高季兴离开荆南国,前往天国认李镇为父的消息……综合来看,应该不假!”

  “太好了!”

  庄王大喜,但脸上却是怒色:“孤领兵南征北战,几乎没有敌手。可是,如今却被李镇一个黄口小儿压制在沔**之内,兵不敢出,马不敢鸣,战船不敢起帆,号角不敢吹起,战鼓也不敢擂响!孤,早就受够了。如今,天国的绝对主力,50万天策雄兵撤退,孤这就要领兵杀出关去,剿灭天国残军,席卷襄阳,收服宜城,攻破他们的都城!”

  “慢!”孙叔敖沉吟道:“殿下,小心有诈!”

  “不是先生你说,天国要和荆南进行国君会面,确实已经撤退了主力么?”庄王不解地看了过来。

  孙叔敖只说了四个字:“兵不厌诈!”

  庄王一屁股坐了回去。

  感情是白激动了!

  “那依先生之见……”庄王一脸痛惜的说道:“难道我们浪费了这一次的机会?”

  其实孙叔敖的心里,也惊疑不定。

  这究竟是天国的计谋,还是真的撤兵了?

  如果是计谋,那自然不可出关。

  但,如果这真是一个机会呢?

  眼下的楚国,其实一直对峙下去,十分不利。

  因为在南边,已经频频有不好的消息传来了。

  蜀汉大军,简直势不可挡!

  名将关羽、张飞两兄弟,好像在巴蜀之地憋坏了,现在攻出来就像是掏出了囚笼的猛虎一样!

  成王刚刚到达苍梧,人家就夺取了整个交趾郡!

  另外,关羽亲自领兵和成王鏖战,大战打到一半,可是却传来永昌这个州府被张飞领兵突袭的消息……现在成王正在派遣大将子玉前往救援。

  可是,目前的形势,估计永昌该丢的还是要丢。

  一个郡加上一个州。

  楚国的形势已经十分被动。

  更何况,现在高季兴前往天国,拜李镇为父,目的肯定就是图谋南郡。

  一旦南郡丢失,孙武大军还能进攻江陵郡……到时候,就能兵锋直指郢都!

  眼下的战事,何去何从?

  孙叔敖也举棋不定了。

  进,有危险。

  继续对峙,对楚国不利!

  “殿下!”孙叔敖看向了养由基,眼睛一闭,说道:“我们可以派兵,在入夜之后试一试……荆州府前往襄阳城大约是四个小时的路程,但高季兴是君主,出行都有礼仪,应该在六个小时左右就能达到。现在应该已经走了三个小时左右,我们等到四个小时的时候出击,是最稳的!”

  “好!”庄王大喜。

  这或许还真是他破局的一个机会!

  要不然,或许这一战,他都要被李镇给拖住,只能死死镇守沔**了!

  那样的话,就真是十分被动!

  现在有了主动出击的机会,不能放过!

  可是,孙叔敖依旧谨慎,只是让庄王试一试。

  结果到了晚上,庄王点兵的时候,直接将养由基调过来,认命他为大将,然后苏重、子兴、子盛、熊间等十多位紫将全部召集分派了兵马。

  五十万大军,全部封了出去。

  然后,庄王点火为誓,对众人说道:“养由基为大将,居中调度。苏重为左先锋,子兴、子盛协助。孤亲率大军押后,出发!”

  他居然,将五十万大军全部派了出去。

  因为身体不好,在帅营休息的孙叔敖听了大吃一惊,不顾生病跑了出去,却看见大军已经开拔了,孙叔敖连忙追赶,可是他根本跑不快,本来年纪就大了,而且身体还不好,怎么可能追得上?

  沔**的关隘大门,终于被打开!

  此时,关外一片寂静。

  天国的兵马,似乎一点差距都没有。

  此时沙盘战场。

  沔**战役,已经没有多人在关注了。

  因为这一场战役,居然对峙了两天。

  李镇不动,楚庄王也不动。

  玩家们都失去了兴趣。

  “撤了。”

  “我也撤了。”

  “没意思,打又不打。”

  “这一战肯定打不起来,我说的!你们面看,竞猜都没什么人押注吗?”

  “溜了,要是有兄弟继续看,打起来以后麻烦世界频道吼一声!”

  到了晚上,本来坚持看下来的玩家就不多,这时候又因为失望走了一批。

  可是,突然之间风云色变。

  “我去,这是动了?”

  “沔**隘上为什么有个开门的标志?”

  “城墙耐久也不见了,真开门了?”

  “看楚国兵团,动了!”

  “楚国攻了出去?为什么呀!”

  “对峙了两天,终于被逼疯了?”

  “不会是以为天国撤兵了吧?你们看,这五十万重骑兵,从中午开始就一直躲在三十里之外去了。”

  “开始了?”

  “来了来了!”

  “多谢世界频道吼一声的老哥,看到了……呃,什么情况,这是楚国主攻,双方攻守易位了?”

  玩家们突然也兴奋了起来。

  这个沔**,差点都让他们彻底失望了。

  本来还以为,永远都打不起来的!

  不过现在就算是打起来了,他们也不能再押注。

  但是,因为已经对峙了两天,所以哪怕不能押注,许多玩家依旧进来观看这一战!

  毕竟,这可是灭国之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