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幽愁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进入禁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而,就在千幽快要走到笛子面前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间,

  “啊!啊!”

  “……”

  千幽突然抱着头大叫倒,模样痛苦且难过,整个山洞充满着千幽痛苦的叫喊声。

  远在禁制外的族老们也都听见千幽大叫声,都纷纷大惊失色,立刻站起来,都想要进去,但是有强大的禁制阻隔着,根本就是有心无力,进不去里面。

  特别是族长千宇与族长夫人舒溪文更是着急,眼眶随着千幽的叫声不断逐渐的变红。

  最后听着听着千幽母亲实在忍不住了,就直接想要往里面冲,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以及该怎么进去。千宇见状,立刻拉着千幽母亲的手,阻止她进去,夹杂着担忧,难过的情绪大声的说道:

  “你进去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

  “我不管,我的女儿现在有危险,我要进去保护她,你没听到刚刚的声音吗?呜呜。我心疼我女儿。”千幽的母亲不停的拍打着千宇的胸口,大声哭到。

  千宇一听到千幽的母亲哭了,心里更加难受了。于是心里下了一个决心。想到了什么就立刻行动,就立刻对着一众族老下命令道:

  “所有人全力施法,打开禁制,我要进去救我女儿。”

  这话音刚一落下,一众人族老都大惊失色,异口同声的阻止道:

  “不行啊!族长,整个天音谷都还需要你主持大局,你可不能有事呀。”

  这个时候大长老也站出来劝说道:

  “是啊!千幽小姐出事,我们也很着急,但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这话刚一落下,众人也都纷纷点头同意道。千宇一听这话,顿时扭头,用饱含杀气的眼神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厉声道:

  “我的命令,你们只管服从,不需要说些其他的,立刻马上,给我打开禁制。”

  被族长饱含杀气的眼神盯着的众人,都纷纷感觉到后脊发凉,直冒冷汗,颤抖的回答道:

  “是,族长。”



  话一说完,众人纷纷都站好自已的位置,不断的对着禁制施法。

  “……”

  禁制内,正在抱着头大叫的千幽,随着叫声的继续,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气息也越来越虚弱,好像随时都会无力回天。

  突然间,石洞正中心的水池上方的笛子突然散发出刺眼的白光,恐怖的威压弥漫着整个后山,同时也从笛子里传出一道道音啸。千幽也因此晕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正在准备打开后山禁地的天音族的族老们,突然感受到漫天的威压与恐怖的音啸,本就体力渐渐不支的他们,突然感受到恐怖的气息后,都纷纷被压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与此同时,散发着刺眼白光的笛子慢慢化成一位身着白衣,拥有着倾城倾国的容貌,身子周围散发着空灵气息的虚影女子,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个身影除了气质方面,其他的与千幽长的一模一样。

  另外,如果有人可以看到这副场景肯定可以猜测到,这个白衣女子正是天下神器之首的九幽笛的器灵,那这个笛子也就是恐怖的九幽笛。

  九幽笛的器灵九幽赤着脚慢慢走向晕倒的千幽,走过的地方都泛起一道道白色的涟漪,美丽且危险至极。

  九幽慢慢的蹲下身来,温柔的看着晕倒的千幽,自言自语的说道:

  “唉!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就快要坚持不住了,你要好好记住并完成你的使命,顺便帮我找到他,好好爱他,照顾他。”

  说完这句话,九幽就慢慢的抬起那双洁白如玉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千幽的额头,随着九幽的抚摸的地方,散发着阵阵白光,千幽紧皱的眉头,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有些记忆还是需要你自己去寻找,未来就看你的呢,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说完九幽瞬间变回了九幽笛,瞬间朝着千幽飞去,进入到千幽的体内,只见山洞立刻恢复到了平静。

  “……”

  好像心有感应似的,远在万里正在赶路的神子君洛眉头紧皱向着天音谷的方向看去。封于修见到君洛这样的表情就急着问道:

  “怎么了,公子?”

  君洛深深地看了一眼天音谷的方向,就回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难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好了,不说这件事了,改变原来的行程安排,先去天音族吧。”

  吩咐完这些话的君洛和封于修重新踏上了历练之行。

  “……”

  一天一天的不停的流逝,此刻在一个房间里,几乎所有长辈都到齐了,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自从千幽晕倒了过去,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千幽的父亲千宇以及各位族老都纷纷清醒了过来。

  千宇清醒的的瞬间,反应了过来,立刻朝着后山禁地里面跑去,跑着跑着才发现禁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待千宇走进山洞,只见千幽躺着地上,不省人事。

  满脸着急,喊了半天都没有醒,就立刻抱起千幽去天音谷里找郎中。

  直到今天为止,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经过不同的郎中检查,愣是没检查出千幽晕倒到底怎么回事。

  此刻在床边的正是天音族医术最好的郎中,只见郎中刚开始检查的时候眉头还是紧皱着的,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他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开来。检查了好一会,最后就移开了手,也不说话,只管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了。

  郎中刚收拾完东西,千宇就迫不及待的向前看着郎中,着急担心的问道:

  “郎中,我的女儿,到底怎么样了。这都三天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丝毫要醒来的任何迹象。”

  此刻的千宇,没有丝毫在自己族人面前的严肃,威严。只有身为一个父亲担心女儿才会有的表情。

  其他人也都露出一样担心的表情,眼神仿佛也是在询问相同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