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离幽愁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章:魔主苏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此时的学堂内部,听夫子讲课的众多学子在听到天圣琴的琴声是,都捂着耳朵大叫着。

  学堂中的众多人,也就只有千幽和夫子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以及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千幽此刻内心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另外,千幽总感觉这些琴音都不敢靠近她,好像害怕她似的,搞得千幽心里很是奇怪。

  正在讲课的夫子听到琴声后立刻施展法术展开一个护罩,笼罩整个学堂,众人听不到天圣琴的琴声才渐渐反应过来,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只不过人人都是衣服凌乱,场面一片狼藉,浑身直冒冷汗。

  反观只有千幽站在原地跟没事人一样。夫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千幽,也没多做停留,就扭头吩咐众人道: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就在这里呆着不要乱走。如果乱走,受伤了你们就要自己负责,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说完这句话,夫子整个人都消失不见,瞬间来到了天音谷的神器阁,

  此时的神器阁门口正站着四个人,分别是族长千宇与族长夫人舒溪文以及大长老和二长老,见到夫子来了,都纷纷扭头问候到:

  “夫子,你来了。”夫子也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族长千宇此时扭头对着这几位族中长辈凝重的说道:

  “开始吧!”

  话音一落,众人抬起双手施法结印,顿时天空凭空出现几道光芒朝着神器阁顶部飞去,准备去镇压天圣琴的躁动,

  然而天圣琴却并没有平息,反而越来越躁动。就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只见施法的族长他们的脸色都越来越苍白,气息也越来越弱,所有人额头都直冒冷汗,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一样。

  “……”

  与此同时,在神族,海族,药族都相继出现类似的情况。就在所有人将要支撑不住的时候,

  天地间突然传出一道优雅的笛声,弥漫着恐怖的气息,威压整个天下,比之前出现过的气息更加恐怖。

  没过多久,笛声散去,天地间的黑云也全部都散去了,恢复到了往日的风晴日丽。在笛声散去的时候,所有神器都瑟瑟发抖,发出悲鸣的声音。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衣服都被汗湿,额头直冒冷汗,整个人就好像经历过了一场大战。

  在天音谷内,族长与所有的族老互相凝重对视一眼,就起身向着议事阁飞去。

  在议事阁内,所有族老都坐上了属于自已的位置,表情严肃。过了一会,族长千宇对着下面一众人人问道:

  “你们谁来说说,为什么我族镇族神器今天会突然变得躁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长老才一脸凝重的站起来说道:

  “在我看来,神器出现躁动的原因无非有两个。一个是:我们天音谷遭受到攻击,神器自动护主,可是今天情况完全不是。那就只能是另一方面:那就是示警,毕竟神器是从天地诞生的,神器可以感受到天地的变化。然而今天的躁动却如此严重,这也就说明这个天下即将大变,同时魔族也将会借助这次天地大变再次出世,为祸世间。”

  这句话一落下,各位族老都大惊失色,全都气息不稳,纷纷向周围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毕竟如今这个天下已经太平太久,难道又要经历千年前的浩劫吗?

  看着下面一众族老的反应,千宇没有任何意外,毕竟千年前的神魔大战实在是太惨烈了,于是就说道:

  “好了,都安静一下,还有另一件奇怪的事,就是在我们快要支撑不住时候,天地间突然响起的那道笛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二长老站起来一脸憧憬的说着:“能够通过一首曲子来镇压整个天地以及能够瞬间让天圣琴发出悲鸣的声音,除了天下神器之首的九幽笛,还能是什么呢?”

  众人听完二长老说完,所有族老也是一脸向往着,毕竟每个人都想要拥有那神器之首的九幽笛。

  此时的族长夫人也就是千幽的母亲打断了众人的想法,深深地说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九幽笛出现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很熟悉?”

  一众族老听完族长夫人说的话,都纷纷皱着眉头,深深思考着。

  “对了,我想起来了!”

  突然传出来一道声音打断各位族老的思考。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投到夫子身上。

  夫子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顿时感到十分尴尬,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太过激动了。

  也不管众人的看法就直接说道:“今天出现的气息和后山禁地所散发的气息很是相似,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听完夫子说完的这句话的族长千宇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法靠近后山禁地,又如何去查看那禁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族长,族长夫人,我知道有一个人选应该可以进入后山禁地,并且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不知道你们是否舍得让她去。”夫子听完族长千宇询问后直接开口到。

  “是谁?”

  族长开口问道,族长夫人也是盯着夫子。

  “你们的女儿,千幽。”夫子一脸凝重的说道。

  “不行!”夫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族长与族长夫人直接厉声打断。大长老听着族长与族长夫人直接打断夫子的话,立刻站起来劝说道:

  “族长,族长夫人你们先听夫子把话说完,然后再做决断。我们是在商量事情,又不是在下决定。”

  “哼!”

  族长千幽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紧接着大长老用眼神示意夫子继续说下去。

  夫子这才讪讪一笑,尴尬的开口道:“就在今天学堂里,天圣琴的琴声响的时候我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天圣琴的威力我想你们是该很清楚的,就算是我们抵抗起来都有些困难。

  但是奇怪的是今天千幽在天圣琴琴声的响声下,什么影响都没有,并且我还发现天圣琴所发出的琴声根本就靠近不了千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