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龙门战婿薛正杜瑾全文阅读(完整版)

2020-03-26 15:03

龙门战婿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薛正杜瑾的小说叫做《龙门战婿》,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战神归来,力破天穹!

《龙门战婿》 第26章 出事了! 免费试读

秦家完了。

第二天,秦家股票低开,横盘不到半小时,继续暴跌……

第三天,连横盘都省了,飞流直下三千尺……

一星期后,秦家官宣破产。

无数的投资方、债主,打上门来,但是,却没有找到正主。

据说,秦家父子,连夜被人带往省城,那里,有他们的世家亲戚。

而在这一个星期当中,

杜纯也忙得焦头烂额。

与楚氏合作的项目,与程龙大哥的签约细则,新产品的研发,再加上各种琐事、应酬……

不过,这一切,都有薛正陪伴在身边,

这让杜纯,十分安心。

此时,总裁办公室内,薛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

而杜纯则张牙舞爪,一副癫狂兴奋的样子,描述着自己的宏伟蓝图……

“……就是说,你要开发一款保健品,把它卖给年轻人?”

薛正翻看着手中的市场调研书,貌似漫不经心地道。

“是的,”杜纯兴高采烈,“现在的年轻人,疲劳作业,用脑过度,下了班也不好好休息,熬夜泡吧酗酒打游戏,没有时间锻炼身体,都处于亚健康状态。我们这款产品,就是致力于补充年轻人精力,减缓疲劳衰老,帮助他们恢复强健体质。这是一项重要的市场空白,而且史无前例……”

薛正微笑,心中不以为然。

他随手翻看着杜纯找人做的市场调研,做得十分草率,

一看就知道,是下面人为了投其所好,故意这么写的。

自从杜纯签下了楚氏合作项目,她的威望得到空前提升,下面已经有不少死党跟随。

可是,保健品卖给年轻人……

一听就很扯淡……

很多有钱人创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手里有太多的钱,想要快速变现,从成本转化成利润,其结果往往就是,过分专注各种浮夸的数据,没有脚踏实地地关注利润来源……

就像杜纯现在这样,与楚氏合作的项目,投入了四千万,集团还有接近三千万的流动资金。

杜纯迫切想要把这三千万花出去,变成产品,卖给受众,

因为太迫切,所以变得有些盲目。

当然这些道理,薛正是不会讲给杜纯听的。

她现在正在兴头上,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知道,杜纯的这个项目,注定要赔钱,

但是,

如果薛正选在这个时候否定她,肯定会打击到她的积极性,甚至有可能发生争吵。

他有的是钱,何必为了这种小事,跟她发生争执呢?

他有花不完的钱,心情,永远比钱重要。

既然她想折腾,就让她使劲折腾。

他知道,其实她现在心里很着急。

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她急于取得成绩。

仅仅与楚氏的合作,那是不够的。

她要研发新的产品,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她想向员工证明,即便没有楚总的人脉,她自己也是很有能力的。

这款新研发的保健品,会作为一个里程碑,承载着她的心血和付出。

薛正理解她,所以只是微笑着,听她描述自己的“宏图霸业”。

就算将来失败了,他也会在这里,成为她最有力的依靠,和最温暖的港湾……

“不好了,”小兰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小杜总,您快去看看吧,药厂出事了!”

……

一辆集团公车,承载着小兰、杜纯、薛正,开往郊区药厂。

药厂内,空无一人。

小兰带着杜纯、薛正,风风火火地闯进厂长办公室。

厂长张春邦,坐在办公桌后面,十分认真地,玩着《英雄联盟》。

“张厂长,”小兰怒道,“员工都去哪了?请你解释一下。”

“都回家了。”

张春邦满不在乎道。

张春邦四十出头,身材高大威武,很有领导魅力。

一看样貌,就知道,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帅哥。

“回家了?”小兰一怔,旋即怒吼,“为什么让他们回家?你不知道我们接了楚氏的项目,现在急需生产吗?”

“别急啊,兰秘书,”张春邦眼神邪邪地看了一眼小兰饱满的部位,笑嘻嘻道,“最近员工的安全意识都太差了,穿戴不整齐,上班喝酒大声喧哗,还有把烟头扔在易燃物品上的,这还了得?万一要是引起火灾,引来消防队,那就不是停工这么简单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道:“所以啊,我就让他们回去,认真背诵《安全守则》,加强安全意识,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啊。”

说话的时候,还敲打着桌上一本《安全守则》,说得有理有据,小兰竟然无从反驳。

她怔了一下,强压怒火,问道:“那你打算,让他们背诵多久?”

“哎呀,这个可就难说啦,”张春邦一副较真的模样,“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个月,回来之后,我要组织人,进行标准考核。凡是不达标的,还要继续回炉,重新修炼。”

“一个星期?一个月?”小兰怒道,“张厂长,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很需要生产?你这个时候让他们停工,生产任务怎么办?”

“那我就没辙了,”张春邦两手一摊,“总不能为了生产,不顾员工死活吧?”

“张厂长,”小兰只好妥协道,“咱们厂里有严格的安全措施和标准化系统,绝对能够第一时间消除所有威胁因素,实在不行的话,我再临时增设一个保卫科室,来回巡视,您看这样可不可以?请您赶紧把工人召回来吧。”

“那不行,”张春邦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主要是这里的意识,必须要跟上。兰秘书你们的眼光,也要放长远些嘛,总不能只顾着眼前利益,也要学会帮助员工成长嘛。”

小兰还在商讨规劝,可是这个张春邦,就是油盐不进。

薛正和杜纯都在倾听,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就在这时,杜纯的电话响起。

“小杜总,跟程龙大哥拍摄广告的摄制组已经联系好了,有几个文件,需要您过来签一下字。”

“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杜纯又对小兰道,“行了,兰秘书,情况我大体已经知道了,咱们先走吧。”

小兰恨恨瞪了张春邦一眼,三人离去。

张春邦得意地掏出手机:“二小姐,轻松搞定,劳资就是一个字——拖,拖垮他们,看她杜纯能怎样。”

“知道了,谢谢春哥~”电话那边,杜瑾甜甜地道。

……

公车内,

小兰义愤填膺地道:“细抠《安全守则》字眼,谁能保证严格执行啊?我看这个张春邦,就是故意找事,就算把这个事摆平了,他还能生出别的幺蛾子来,不开除了他,根本没法正常工作。”

杜纯也是秀眉紧蹙。

厂长一级的职务,除非他主动提出辞职,否则要想罢免,就必须要通过董事会决议。

而这个张春邦,是杜建的死党,杜建一派肯定会力保。

这个时候,杜城交出集团股份的弊端,就显现了出来。

杜城的股份,与别人的股份不同,

他享有同股不同权的待遇。

董事会上,别人每股只有一票的权利,而杜城每股都有十票的权利。

杜城在位的时候,很多决策,杜城都有权直接拍板。

这才逼得杜建没有办法,甚至不惜制造集团危机,来逼迫杜城下野。

如今,

杜城交出了股份,而杜纯又一点股份都没有,她在董事会中,发言权就变得很小。

更何况,张春邦是按照集团规定办事,也根本没有开除的理由。

他在药厂厂长任上,已经干了快十年,老油条一个,深谙集团各种规则套路。

杜纯深知,这次碰上硬茬了。

她觉得头疼……

“交给我好了。”一个声音,淡淡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