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藏之何日忘之汪已桉阅读-心中藏之何日忘之何忘之小说

2020-03-26 12:00

小说何忘之汪已桉《心中藏之何日忘之》是由作者闹耳原创的一本言情小说,这里提供何忘之汪已桉心中藏之何日忘之小说阅读,心中藏之何日忘之讲述了:赵坤的话音刚落,坐在他旁边的男生便也起哄道:我也要和副班长喝一个。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
推荐指数:★★★★★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在线阅读>>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精选:

忘之,给个面子,碰一个吧!

赵坤的话音刚落,坐在他旁边的男生便也起哄道:我也要和副班长喝一个!

我也来我也来!在座的男生纷纷摩拳擦掌。

转瞬间,好多男生便排队一般,站在了赵坤的身后,他们手里都拿着红酒杯,有人手里还拎着红酒瓶。

男生们不怀好意的坏笑,女生看热闹的笑。

这些笑就像一根鞭子,沉重地抽在何忘之的心上,疼得她想起以前被捉弄的场景。

有个女生起哄道:啊啊啊,大场面啊!我要录个视频哈哈!标题就叫班花醉酒!

她是班花?你开玩笑吧!

我说的ban花,是搬东西的搬,又不是班级的班。

哈哈哈哈哈真有你的!

在喧闹中,何忘之透过人群看了汪已桉一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他。

汪已桉正侧着头,认真地倾听焦倩倩的话,表情温和。

焦倩倩注意到这边的热闹,她推了推汪已桉的胳膊,汪已桉向这边瞥了一眼,无表情地忽略掉何忘之的注视,继续和焦倩倩说话。

何忘之猛地站起来,端起手中的酒杯,颤抖着声音对众人道,我还有点事儿,要先走一步,祝你们玩的开心。何忘之没喝过酒,耳朵出了问题后,酒更是不能碰的东西。

何忘之灌了一口,立刻被酒精的辛辣味呛到了,她一边咳,一边屏息将剩余的红酒咽药似的咽下去。

但她的狼狈没有换来同学们的体贴,反而更激发了他们恶作剧的心理。

哎!何忘之!你这也太敷衍了吧!我们这么多人,真心实意的敬你酒,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赵坤不满道,他的手用力地按在何忘之的肩膀上,迫使她重新坐下来。

你们这么多人,我挨个喝下去,就得进医院了。何忘之忍住心中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说。

怕什么?出了事儿我给你打救护车!再说了,咱喝的是红酒,又不是毒药。有人胡搅蛮缠。

酒喝得太急,有点上头,何忘之强撑着笑了笑,还是要走。但赵坤却将他自己的酒杯硬塞到何忘之的嘴边,竟是亲手给何忘之灌酒,何忘之挣扎,赵坤则扣住何忘之的肩膀,红酒撒的何忘之满脸满身都是。没人阻拦,还有人叫好。

赵坤的动作太野蛮,何忘之呛到了,酒呛进气管,何忘之咳的像是把把肺呕出来,猛烈的咳嗽导致了严重的耳鸣,何忘之一时竟站不稳,赵坤趁机将她搂紧怀里。

忽然,一声大喝惊到了众人,发春啊你们!是戴鸿鹏,他站起来,气势汹汹,吓坏了刚刚和他调笑的美女。他指着赵坤,冷冰冰地盯着赵坤,一贯笑眯眯的脸上此刻冰寒无比,嘴里骂道:再他妈起哄,我弄死你!

突然的变故浇灭了众人恶作剧的热情,包厢里有短暂的沉默,赵坤尴尬地松开了钳制何忘之的手,被戴鸿鹏指着鼻子骂,让他有点挂不住脸,但是他甚至连不满的情绪都不敢表露出来,更别提骂回去了。

赵坤心里直打鼓,以往都是戴鸿鹏领着大家折腾何忘之,但今天他怎么转性了?他猛地想到,何忘之是和戴鸿鹏和汪已桉一起坐车来的,会不会何忘之爬上了戴鸿鹏的床?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时间,他的脸色变了又变。

忽然,焦倩倩打破沉默,喂!你们是在拍电影啊!来来来都杀青了,赶紧回座位,吃吃喝喝。

大家有了台阶,嘻嘻哈哈、插科打诨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片刻后,喧闹再起。

赵坤坐回座位上,他压低声音对着何忘之骂道:行啊,有了靠山了啊!他说着,阴冷地看了何忘之一眼,又道:够贱的啊!以前他那么折腾你,你都忘了吗?

何忘之冷冰冰地看着赵坤,眼里闪过凌厉的光。

赵坤觉得这眼神似曾相识,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威慑力极强,就像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他第一反应是害怕,第二反应就是暴怒,什么时候这个任人宰割的何忘之竟然敢跟自己瞪眼,不想活了是吧!

聚会才开始,就被整了一波,等他们喝多了,自己就成了现成的乐子。

说好的不敢恨,不敢报复,但是这一刻,何忘之还是有点恨戴鸿鹏和汪已桉,她现在的平静生活是用双耳的听力换来的,但他们非强迫她来参加聚会,他们不能换个乐子吗?自己就这么低贱吗?

酒精的劲儿在何忘之的身体里乱窜,窜动她的怒气和怨气到大脑,耳鸣更严重了,何忘之疼的一抖,她决定不要手机了,直接去医院,她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能长时间单耳佩戴助听器,必须双耳佩戴,否则耳鸣的状况就会加重。

何忘之站起来,酒精上头,步子也不稳,她晃晃悠悠地往外走,赵坤忌惮戴鸿鹏,也不敢生拉硬拽。

但当何忘之的手搭在包厢门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是焦倩倩。

忘之,既然来了,就多玩一会儿,大家都是同学,别制造不愉快。再就是你可能不清楚,我们同学会的规矩是,谁要是先走,是要买全部的单的,你确定你要先走?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何忘之真的想负气走掉,买单就买单,大不了再过上负债还钱的日子,但是慕尚会所,不是她有钱就可以消费的地方,这里有严格的会员审核评估和审核制度,消费直接划会员卡,而她根本就没有会员卡,包括在座的同学们,有会员卡的也屈指可数,更何况,她还没有钱。

但是何忘之也不是傻子,她扭头道:我去下洗手间。

焦倩倩也起身,道:正好我也想去洗手间,我们一起。说着,她走了过来,挎着何忘之的胳膊,一起走出了包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