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忘之汪已桉-何忘之汪已桉小说阅读

2020-03-26 09:04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讲述了主角何忘之汪已桉之间的爱恨纠缠精彩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心中藏之何日忘之小说精彩节选:焦倩倩人如其名,声音娇俏,倩丽地宛若水中芙蓉。她母亲是省重点一中的校长,父亲是X航航空公司的副总经理。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
推荐指数:★★★★★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在线阅读>>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精选:

焦倩倩人如其名,声音娇俏,倩丽地宛若水中芙蓉。她母亲是省重点一中的校长,父亲是X航航空公司的副总经理。

焦倩倩本来要追随汪已桉的步伐出国读书,但是因缘巧合,在高考那天,她作为考生被主流媒体采访到,因此被一知名导演看中,让她做女一号,从此焦倩倩便进入了电影圈。

大小姐,我错了还不行,一会儿你想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戴鸿鹏热切而热络地说。

面对戴鸿鹏的热情,焦倩倩只笑不说话,她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汪已桉,见后者不说话,主动走到他旁边,道:大冰山,你就没什么表示吗?

你和戴鸿鹏约的时间,找他说去。汪已桉应付地说,眼底却有笑意。

在包括何忘之的众人眼里,汪已桉和焦倩倩十分般配,郎才女貌,智力相当。

汪已桉脾气大,性子冷,但是对焦倩倩总是诸多忍让,而清高的焦倩倩也只会在汪已桉面前撒娇卖乖。

哎!焦倩倩作势要戳汪已桉的腰,后者敏捷地反应到,半路拦下她的手,焦倩倩立刻打蛇随棍上,握住他的手。汪已桉立刻挣开,但是也控制好了力道,一点都没弄疼焦倩倩。

何忘之摸了摸自己青红的手腕,心脏麻木。

一行人进入了会所,何忘之跟在最后,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点缀。

包厢门打开,热闹的气氛迎面而来。大家看到汪已桉和焦倩倩,都在起哄,汪已桉没说话,只是和熟悉的哥们简单交谈,焦倩倩则跟在他的旁边,如同一朵温婉的解语花。

不知道谁眼尖,看见了何忘之,便像在自家门口见到了外星人一样,啊啊大叫着,我的苍天啊!副班长!你还活着呢?

有人立刻打他的头,笑道:副班长,你别介意,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想说的是,你还没结婚啊?

对,你那个乡下未婚夫,总给你写信的那个,你们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喝喜酒,可别忘了叫上我们!

叫上你干嘛!她家那边连高速公路都没开通,你要腿着进矿山啊!

男声,女声,奚落,挖苦,一起袭来。何忘之深吸了一口气,像往常一样用沉默抵挡刀枪棍棒。

喂!差不多就行了。有人替何忘之解围,却是被女生调笑为癞蛤蟆的赵坤,赵坤有个有实力的母亲,但是父亲却是入赘到岳家的,身份尴尬,就像赵坤在班级里一样,有点实力,却不被大家尊重。

班长总是替副班长说话。有人怪笑道。

在他们班里,班长和副班长的推举也是民心所向最讨厌的对象,班长和副班长。同学们选他们俩就是捉弄他们,看他们的笑话。

忘之,坐我身边。赵坤说着,便拉着何忘之坐下了。他的手苍白而潮湿,就像他的人一样,虽然打牌穿在身上,眼神里却总是透露出猥琐和阴暗。

大家奚落完何忘之,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反应,便也失去了兴致,转头去跟熟悉的朋友聊起天来,没有人再理她,除了赵坤,他对何忘之极其热情,他也不管何忘之不说话,自顾自地说自己的跑车和股票以及创业计划。

何忘之完全没心情听他的吹嘘,赵坤却以为自己的炫耀起了效果,悄悄地递给何忘之一张房卡,何忘之轻轻一挡,房卡便掉在地上,趁着赵坤捡卡的时候,她转身走开,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赵坤面色不善地追了上来,眼神里有不掩饰的恼怒和狠厉,他狠狠地扣住何忘之的肩膀,何忘之疼的蹙眉,忽然,赵坤松开了手,原来汪已桉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何忘之小心地用余光看着汪已桉,希望他能短暂地停下来,然后她趁此机会,鼓足勇气和他要手机,随后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这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的同学聚会,但是汪已桉却只是面无表情地越过他们,走出了包厢。

赵坤见状,重新扣住何忘之的手腕,暗暗用力,将何忘之拉到自己的座位旁落座。

同学会的气氛非常热烈,汪已桉和焦倩倩仍是主角。

相比于焦倩倩的风趣健谈,汪已桉则沉默的多,他很少吃东西,大部分时间都在喝酒,只要他的酒杯快空了,焦倩倩就立刻帮他倒上。

葱白的手指,猩红的酒,好一朵知情趣的解语花,在座的男生都羡慕不已。但汪已桉却没有丝毫的得意,他姿态落拓又自我,在酒精中保持清醒像是他此刻唯一要做的事情。

借着众人的掩护,何忘之得以偷瞥几眼汪已桉。他话不多,偶尔很认真地听别人说话,大多数时间都神游或沉默,但他的沉默不是局促,而是自己的世界过于庞大,以至于不愿意倾听别人的声音。

众人都说,汪已桉不是天赋异禀,就是罗斯国的酒文化熏陶了他,以至于他不仅海量,酒品还好。

但何忘之却不觉得他酒品好,她觉得他喝完了酒总是更加的喜怒无常,更加的任性。

记得有一次他喝醉酒,他半夜跑到自己房间来,非要逼着自己说以前的事。何忘之睡眼惺忪,搜肠刮肚地挑着有趣的讲了几件,比如冬天和李霖哥(她的邻家哥哥,现在在德城海德堡大学读医学,他就是被同学说是她乡下未婚夫的人)用自制的冰鞋去滑冰,结果自己技术不精,掉进了冰窟窿里,夏天和李霖哥去水库钓鱼,把大鱼当成水鬼等趣事,她越说汪已桉脸越黑,最后呵斥她闭嘴。

虽然觉得汪已桉酒品不好,但何忘之不得不承认,他喝完酒更好看,一向冰冷的眼睛添了些莹润的水光,棱角分明的侧脸有种若隐若现的温柔。

何忘之看着他的侧脸,脑子一抽,忽然想起昨晚上他热烈的碰触,她的脸不禁红了。

就在这时,她置于手边的红酒杯被人碰了下,何忘之偏过头,正对上赵坤不怀好意的眼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