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庶不奉陪:楚爷,夫人又跑了小说 沐书瑶楚煜辰

2020-03-26 09:03

庶不奉陪:楚爷,夫人又跑了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庶不奉陪:楚爷,夫人又跑了》是来自知秋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沐书瑶楚煜辰,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沐书瑶重生在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村姑身上。 名字没有?自己取。平时还能学这学那,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突然有一天,她被接进尚书府,成了爹不疼,奶嫌弃的庶女。 继母伪善,撕掉你的面具;姐妹姨娘排挤暗害,送你们个恶果尝尝! 谁的生活里不会遇到几个跳梁小丑! 只是那见鬼的婚约又是怎么回事?那不是嫡女的婚约吗? 那个谁?你!对!说你呢!看清楚,本姑娘是庶女,庶女,庶女! “我知道!可本将要娶的就是你这个庶女!”

《庶不奉陪:楚爷,夫人又跑了》 第12章 老马才识途 免费试读

因着挑丫鬟的事,一行人又在石蚌村耽搁了半天,最终村长找来金牧,让把自己的娘亲和妹妹领回家,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沐书瑶也选了二丫和张小芳一起进京。

对于自家女儿离开自己身边,张王氏还是有点不舍的,可是一来她家孩子太多,如果碰到个不景气的时候,留在家里只能让她饿肚子;二来张有庆不知是怎么劝自家娘亲的,竟是让她同意了。

而另一边的二丫,她的婶婶虽然不情不愿,但看到送到她眼前的银子时,她那点不情愿也烟消云散了。

于是二丫改回原来她爹给她取的名花蕊与张小芳一起进京。

周嬷嬷其实不太在意最后倒底是谁跟着沐书瑶进京,反正都是未经训练的乡下泥腿子,能好到哪里去,只是这两丫头好像比那个什么叫金花的沉稳一点。

晃晃荡荡的马车里,从用过晌午饭到现在马不停蹄的折腾,让沐书瑶有些疲惫地靠在窗边闭目养神。

“瑶瑶姐,渴吗?我给你倒杯水吧。”张小芳畏畏缩缩地看了沐书瑶一眼,伸手就要去拿座位前面的茶壶。

“错了。”此时,坐在旁边的周嬷嬷却忽然出声。方铁柱负责赶车,他媳妇也一起在外面陪他。

此时车里只有周嬷嬷和沐书瑶三人。

张小芳吓了一跳,怎么就错了?手都僵在了半空中。

周嬷嬷挑着小三角眼,不屑地说:“你们现在已是二小姐的丫鬟,所以这称呼上就错了,在路上我就不与你偿计较,要是到了府里还改不过来的话……”后话的话她没有说下去,一双小眼睛里却射出阴毒的光。

沐书瑶见张小芳吓得一脸惨白,不由得勾了勾辰,这周嬷嬷是借着教训小芳她们,验自己吓马威呢!

不由得勾了勾唇,看来这个周嬷嬷是来者不善啊,看出小芳比较胆小,专挑着软柿子捏,而且她这话说一半藏一半算什么意思?是要看着小芳她们到府里出丑犯错?

随即递了个眼神给花蕊,只见她微点了下头,拉着小芳轻声地说了几句,说得她连连点头。

周嬷嬷一时弄不清这两个小丫头在搞什么鬼,直觉得是沐书瑶示意的,可是当她往那边瞧去时,发现沐书瑶仍然闭着眼睛,像是一点也没听进去她们这里的对话一样。

从西北到京城极远,快马加鞭日夜赶路,最少也要二十天。

马车从石蚌村先往北绕出石蚌山之后往西走一段,经过平喜镇,然后折向南就上了官道。

沐书瑶不熟悉天璃国的地貌,但东南西北还是分得清的。

马车行了近五天左右的样子她就觉出不对劲,往京城是一路向北,可为何在出了合景府后突然就转了南?

“周嬷嬷,我们这要多久才能到京城啊?”沐书瑶伸了个懒腰,状似无意地问。

周嬷嬷心中一紧,但看到沐书瑶一副毫无形象的样子,打量着她大概是随口问的,一个从来没进过京的乡下小姑娘,怎么可能认识路?

于是脸上堆起笑道:“二小姐,您不知道,这石蚌村离京城实在太远了,您身子金贵,奴婢们一路上又不好快马加鞭,怎么着也得个把月吧。”

“哦!”沐书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且回答的尾音又长又耐人寻味,笑道:“这么说来,嬷嬷还真是为我着想,只是不知道这外面赶车的马是不是老马?”

周嬷嬷满脸疑惑地看着沐书瑶,怎么也没想到她的思维会这么跳跃,一时问有些答不上来了。

“怎么,嬷嬷也不知道?”沐书瑶脸上依旧挂着笑,一副无辜无害的表情道:“那麻烦嬷嬷去问一声,若不是老马,咱们还是问问路的好,毕竟只有老马才认识回家的路,嬷嬷您说是吧?”

周嬷嬷闻言,只觉手心冒汗,这丫头怎么会知道?

可是看着沐书瑶无辜的眼神,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丫头怎么可能认识路,一定是炸自己呢!一定是的!忙碌稳住心神笑道:“小姐说笑了,这条路虽不是回京最近的路,却是最平坦最宽敞的官道,来时老爷特地吩咐了,一定要保证小姐的安全。”

“哦!原来是父亲吩咐的啊,他还真疼宠我,将来我回府了,一定要好好孝敬他和祖母!”沐书瑶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周嬷嬷听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野丫头,看来她还是有点小心思的。

只是她没注意到,她的神态变化落入了一旁花蕊的眼中,只见她眼底浮现出一抹讥笑:跟瑶瑶玩心机,哪怕你是深谙后宅斗争的高手,也只能甘拜下风。只不过现在这个老奴才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这一路走走停停,虽说绕了点远路,可自那天沐书瑶开口之后,周嬷嬷找机会跟方铁柱嘀咕了几名,马车竟真的往京城方向去了。

沐书瑶对多走一点路没什么意见,反正这一路上周嬷嬷就算是为了做样子,也不会太亏待她,她就全当是多欣赏一点风景了。

不过她对沐永年让人接自己回去这件事倒是不解的很,照理说,沐永年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女儿,他怎么会突然想想起自己这个没娘的孩子,当初可是差点掐死刚出生的沐姐儿,现在想念了?哼!骗谁呢!

还有那个沐老夫人,虽说她当初保了原主一命,却也没让她好过,直接打发出府了,可见也不是个心善的,她会吃斋念佛的祈求佛祖保佑自己回府,一家团聚?不要搞笑了好不好?

那么急着让自己回京就是另有原因了,是什么呢?难道是真的想算计自己的婚姻?毕竟当天在石蚌村,周嬷嬷可是提到,虽然路上无论自己怎么旁敲侧击也没让她再提到这个茬,但自己身上可以算计的也只有这一点了。

“小姐,今晚我们就歇在安阳城,明日一早出发,后日早上就可以进京城了。”周嬷嬷看了一眼毫无形像地靠在车壁上的沐书瑶,看似恭敬地说。

“嗯好,你去安排吧。”沐书瑶半眯着眼睛懒懒地说,却丝变毫没有漏掉周嬷嬷冷底的不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