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飞絮江墨-柳飞絮江墨是哪个小说

2020-03-25 15:02

柳飞絮江墨是哪个小说,柳飞絮江墨小说叫做《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柳飞絮江墨小说精彩节选:见状江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良好的涵养使得他强忍着没有发火。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推荐指数:★★★★★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在线阅读>>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精选:

眼看着办公室里面的人准备离开,柳飞絮担心被发现,连忙躲到了一旁。

等到脚步声渐行渐远,她这才走出来,堂而皇之的推开了副院长办公室的门。

“你好……”

听到声音,江墨抬头一看,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卡在了半路。

皱了皱眉,他语气明显的不耐:“进别人的地盘,不知道先敲门的吗?”

“我怕我敲了门,江副院长就不会让我进来了。”

柳飞絮走到他面前,顺手拖过来一把椅子,理直气壮的坐了上去。

见状江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良好的涵养使得他强忍着没有发火,只是冷着脸,语气不善:“你有什么事,就直说,要是有病,就去门诊排队,我会视情况,安排时间给你动手术。”

柳飞絮:“……”

你丫的才有病呢!

真是越有文化的人,骂起人来越不漏脏字。

呵呵。

哼了一声,柳飞絮将自己的简历再一次推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的认真与诚恳:“江副院长,我来只有一件事,就是关于刚才面试的事情,我希望你好好的重新再考虑一下,认真的看看我的简历。我不是没有经验,在国外的时候,我也做过两年的护士,甚至还去敬老院当了一年的护工,免费的,在这方面,我不敢说我的经验多么的丰富,但是至少我能够胜任共协医院里面的护士的工作,你确定不再好好的考虑一下了吗?”

江墨放下手中的钢笔,拿起她的简历,看都没看一眼,便丢回到她的面前。

“之前面试的时候,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不合适做我们医院的护士,还请另谋高就。我说过的话,不会轻易的改变主意,你也不用再来这里多费口舌。”

垂下头,重新拿起笔,江墨的语调平板无澜,“慢走,不送。”

见他还是这么的不近人情,柳飞絮也有些生气了。

“江墨,你不愿意录取我,究竟是我的成绩不够好,入不了你的眼,还是……根本就是因为你的私心,因为你对我有误解,所以你故意将我刷了下去,是不是?”

“你在胡说什么。”

江墨重新抬起头看着她,面露不满,“我怎么会做这么小肚鸡肠的事情,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吗,你敢说你没有这个想法?那那天在我家门口,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柳飞絮寸步不让,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脸上是难得一见的严谨到不苟言笑的模样。

如此模样,是江墨这几次与她见面,都未曾见到的模样。

一时之间,竟然还有些愣住了。

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反应了过来,眉头皱的宛如能够夹死一只苍蝇。

“那天说的不过是气话,并不能当真,什么情况说什么话,难道我一年前说的一句玩笑话,一年后刚好有附和的场景,就要信以为真吗?”

“没想到你竟然还挺会狡辩的嘛。”

闻言柳飞絮挑了挑眉,一副惊讶不已的样子。

而江墨听到她竟然还在嘲讽自己,不由得面色一沉。

只是这个时候柳飞絮已经被愤怒支配了大脑,根本就不在意他是不是不高兴。

他不高兴……自己还不高兴呢!

明明就是他徇私刷下了自己,竟然还不敢承认,真是窝囊!

“江墨,现在就算你想要录取我,我要不稀罕了,但是我就想要一个公道!只要你承认,你是真的因为私心,所以才将我刷了下来,那我马上掉头就走,绝对不会再纠缠你,怎么样?”

“我说了我没有,是你自己能力不足……”

“是我能力不足吗!”

柳飞絮突然提高了音量,江墨一时没有防备,被吓得有些发愣。

见状柳飞絮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但是还是保持着淡定,沉着一张脸,面色不善。

“你说我能力不足,那你告诉我,我的简历上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哪里有问题,还是你觉得我的简历作假了,你指出来,我都能拿出证据,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眼睛上下打量他一番,柳飞絮轻哼一声,带着明显的轻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来竞选你们医院的院长,不过是个护士,你竟然还在这里跟我上纲上线,怎么就那么好意思。”

如此轻慢的态度,饶是向来沉稳内敛的江墨也忍不住想要发火:“你既然瞧不起护士,又何必在这里苦苦纠缠!”

“谁说我瞧不上了,我瞧不上的是你做派!”

论吵架,柳飞絮从来没吃过亏,即使是面对着自己的男神。

因为她知道,有的时候,一味的软弱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刚柔并使才有效。

况且这几次的经历告诉她,她的柔,在江墨这里,当真是屁用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么柳飞絮索性就放飞自我了。

反正在江墨的心中,给她加上的罪名也不少了,应该是不差这一个嚣张跋扈,不讲道理了。

“我能力行不行是一回事,可你滥用职权,徇私,就是另一回事,我不服。要不,你就给我一个答复,承认你是徇私了,要不就通过我的面试,不然的话,你信不信我就跟着你了,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寸步不离,你上卫生间我都跟着,一直盯着你。”

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眼前比划着动作,形象又生动。

闻言江墨的脸黑的像是他的名字一般——墨水都不一定有他现在的脸色这么难看。

两相对峙,彼此谁都不想让。

半晌之后,终于还是江墨率先败下阵来。

摆了摆手,他抿了下唇,说道:“好,你说的,只要我承认我是徇私刷下你,你就再也不会纠缠我,是不是?”

“没错。”柳飞絮坦荡荡的点了点头。

而她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正拿着手机,在上面不知在点着什么。

只是江墨所在的位置,什么都看不到。

“那好,我承认,我确实是因为对你本人的不喜欢,不满,所以才刷掉你。”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专业没有问题,完全可以胜任护士的职责的,是不是?”柳飞絮急忙的追问着。

江墨点了点头:“是,没错。”

“很好。”

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话,柳飞絮面露笑意,绽放了满意的笑容,看着分外的明媚。

而江墨险些迷失在这个笑容之中。

咬了咬牙,强逼着自己淡定下来,江墨冷着一张脸,语气没有丝毫的温度:“现在你可以兑现你的承诺,从我的眼前消失了吧,我今后不想再看见你。”

没想到柳飞絮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面露不解:“你在说什么,什么承诺。”

“你,你什么意思?”江墨这个时候突然察觉到不对,眉头紧锁,“刚才你自己说的,只要我……”

“江副院长,你在说什么呀。”

眨了眨水汪汪的杏眼,柳飞絮仍旧是一副无辜的表情,像是天真的小鹿一般,“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你怎么可以胡乱的编造我说的话呢,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过。”

见她竟然无耻的不承认,江墨愤然而起,手指着她刚要斥责,突然见她举起了手机。

“江副院长,不要着急,先给你听个有趣的东西,听完你再发表意见,如何?”

说完柳飞絮含笑按住了播放键。

“我承认,我确实是因为对你本人的不喜欢……”

熟悉的声音从手机中缓缓的播放着,而江墨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越发的阴沉。

放了一段,柳飞絮便将手机收了起来,对着他粲然一笑:“江副院长,现在你想要说什么,请说吧,我不会再打断你了。”

“你是故意的。”

江墨磨了磨牙,恨声说道,“你故意骗我说了那些话,然后录音,用来威胁我,你真卑鄙。”

“客气了,彼此彼此。”

面对着指责,柳飞絮丝毫都不紧张,满脸都写着坦然,“毕竟是你不仁在先,我也不过是想要求一个公道罢了。咱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你怎么对付我,我都没话说。但是一码归一码,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你混为一谈,你又有什么光明的吗?如果你真的满心坦然,无所畏惧,刚才也不会答应我的条件,说出这些话了。”

晃了晃手机,柳飞絮的脸上虽然仍及挂着笑意,但是眼眸中却是一片的寒意,“江墨,之前我一直敬重你,因为你这个人,因为你的专业能力,因为你有着少有的公道心,所以我才喜欢你,崇拜你。但是你今天这样的做法,说实话,我有点失望,真的。”

闻言江墨久久的沉默,一言不发。

两人彼此对视着,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

半晌之后,江墨长舒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缓了缓,沉声问道:“你想要如何?”

听到这话,柳飞絮心里一喜,强装着镇定,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我的要求很简单,按照原本正常的流程,该录取我就录取我,我只想要找一份合适我的工作,无关其他。”

“好,我答应你,面试你通过了,下周一来医院上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