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赵一笑林缘小说免费阅读

2020-03-25 12:04
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 截图1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 截图2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 截图3

赵一笑林缘《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小说免费阅读由看呗文学为您带来,这是作者三河年少客原创的一本重生言情小说,主要讲述:重活一世,她决定寻找对的人。那个未来的总裁大人,就是你了!本以为是养成萌系小白兔,可为什么会变成大灰狼啊?!而且这只大灰狼还总是对她百般纠缠,她可不可以退货。

精彩节选:

可如今,看到他被人踢打,她竟然没有那种见到仇人落魄时的开心之感。

林缘并未发现赵一笑此刻就站在树上看着他,他垂着头,背脊却挺得很直,沉默地沿着小路往外面走去,一步一步,走得很艰辛。

赵一笑想了一下,终于知道为何能在此处见到林缘了。

此地是林家府的东南方向。

听闻,林缘的母亲高柔桑是江南人,为了再现江南风光,林德延专门在林家老宅东南面建了影璧园。

小桥流水,小园香径,建筑精致古典,很有江南的味道。

因每当月圆之夜,从上空往下看,如玉璧里的一块明月,所以取名影壁园。

由此可见,当初,高柔桑如何受宠!

可惜,美人香消玉殒之后,此地就破败了,再无当年的风光,成了一座荒园。

赵一笑沿着树干,爬到墙上,在慢慢滑下去,悄悄跟在林缘的后面,跟着他走过长长的回廊,回到湖上的影璧园里。

已是到了午后,他的桌上放着几个包子,和一碗清水。

这包子,赵一笑远远就看到上面的霉菌。

这样的食物,都能拿来给他吃,这里的佣人,也是看准了他无人可申诉,便懒得去巴结他。

可林缘宛如没看到一般,伸手把包子拿在手里,准备往嘴里塞。

“都馊了,别吃。”

赵一笑本不想开口,也不想出现在他面前的,可看他毫不在意拿起馊了的面包起来吃,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这个孩子,怎么就那么……让人操心呢。

林缘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等他听出声音是谁的时候,猛地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赵一笑。

“笑……笑”

漂亮的眼眸里,尽是惊喜和难以置信,可随后这道光芒就暗下去了。

他想,他果然又出现幻觉了。

回来的这些天,他一直都恍恍惚惚的,既恨赵一笑言而无信却有格外想她,那般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他的心头。

可是他没有任何的依靠,没有任何的势力,他只要活着。

而活着,就必须忍受非人的一切。

他垂下眼睑,重新拿起包子,准备咬下去。

赵一笑简直就被他气死了,都跟他说包子坏了,还吃?而且他这是什么表情?虽说小孩子的记忆力有限,可二人毕竟才分离几天,如今再次见面连大个招呼都不会?

亏她之前还觉得他是个顶好的孩子,又乖巧又听话呢。

她见林缘又张嘴要吃包子,情急之下跑上前,把他手里的包子给打掉,

“都说包子不能吃了!”

这下,林缘就傻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活灵活现的小人儿,呆呆地不知所措,

“笑…..笑,真的是你?”

他艰难地开口道,口气似乎难以相信。

“不是我是谁?谁会管你?”

这小屁孩。

赵一笑撇撇嘴,十分不满他这呆头呆脑的样子。

“笑笑……我不是在做梦么?”

林缘说话还不是很利索,不过也难怪,这里根本就没有他开口说话的机会。

他的眼睛本就生得格外好看,眼珠子黑亮黑亮的,惊喜又让他的眼睛越发光彩多人。

赵一笑想,再过几年,不知道这双眼睛,得迷惑了多少少女呢?

不,她是知道的。

上一世的林缘,一只眼睛虽然被划伤,但另一只则是漂亮得犹如惑人心的美玉。

林缘骤然咧开嘴笑了,本来因为上次的分离而郁郁沉沉的他,在见到赵一笑的那一瞬间,胸口处的郁结竟然一下子就消散了。

赵一笑睨了一眼在旁边傻笑的林缘,想着这孩子,不会是被她给吓傻了吧?

“我口渴了。”

赵一笑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打量着这个地方。

“我….去倒水。”

相比刚才的震惊,此刻的林缘显然已经平静下来。只不过他还不是很习惯和人用语言交流,说话磕磕巴巴的。

赵一笑想,只要多和他说说话,应该就能把它纠正过来。

毕竟上一世的林缘,虽很沉静,却没有口吃的毛病。

“笑笑,喝…..水。”

很快,一个洗得干净盛着清水的杯子递到她的面前。

赵一笑拿过来,抬头看了他一眼,

此时的林缘抿着嘴唇,嘴角和脸颊还有淤青,他静静地站着,很是可怜巴巴。

赵一笑心里一软,

“过来。”

语气有些生硬。

虽然他此刻看着毫无攻击力,但这孩子可是上一世把她逼死的恶魔,想起她在精神病院里的那段日子,她甚至感觉到一股不由自主的森寒涌上身。

所以,她不可能给他好脸色。

林缘耷拉着脑袋,走到赵一笑的前面,

“笑……笑”

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带着小心翼翼。

赵一笑一噎,胸口处堵着的一口气怎么也发泄不出来,以至于眼神有些凶狠。

吓得林缘抖了抖肩,此刻的他看起来更加萧瑟可怜了。

赵一笑不耐烦地抓住他的手,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发现并没有伤到内在,正准备放开他的时候,眼神不经意落在林缘右手手背上的伤口。

那伤口结的疤已经脱落,没有留下多少痕迹,若没有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赵一笑胸口又一噎,她发现自己至今只明明确确改变了一件事,那就是林缘手背的伤痕没有上一世盘踞着明显伤疤那般严重。

“你可是林家的小少爷,”

虽然是私生的。

“你就不怕他们把你打死?”

她上一世没有关注过林缘,所以并不清楚他童年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想起他上辈子那变态黑暗扭曲的性格,想必与童年很不如意的生活有关。

林缘摇摇头,

“如果抵抗,只会被打得更惨。”

说这句话时,林缘小朋友的脸上十分平静,想来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他都已经麻木了。

赵一笑的心像是被什么撞到一般,她再次打量这个瘦弱的孩子,无母没有人会替他谋划,有父亲却相当无。

“你几岁了?”

她以为自己要说什么的,但张嘴脱口而出问的却是这种问题。

“九岁。”

九岁,不过比她大两岁.

还是个孩子。

孩子!

赵一笑脑子里一直萦绕着这个念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