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容月魏明玺小说阅读-重生之异能王妃阅读

2020-03-25 12:04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重生之异能王妃》,该小说男女主是傅容月魏明玺。重生之异能王妃小说傅容月魏明玺精彩节选:丁二瞧了她这满不在乎的神态,不知她是胸有成竹,只以为她不懂其中利害。

重生之异能王妃
推荐指数:★★★★★
>>《重生之异能王妃》在线阅读>>

《重生之异能王妃》精选:

傅家要对付她,给她颜色看?傅容月眸中染上阴霾,她傅容月的报复都还没完,傅家就等不及了?

她安抚了丁二,一笑略过:“那我就等着看。”

丁二瞧了她这满不在乎的神态,不知她是胸有成竹,只以为她不懂其中利害,忙忧心忡忡的劝道:“老板,你还是谨慎些,莫着了人家的道啊!”

傅容月拍拍他的肩膀,折身去清点货物去了,只那双眼睛,充斥着夜郎一样幽深的光……

容辉记新添了不少器物,这次的一千件白瓷中又有不少精品,傅容月一一挑选出来,照例将最好的一件用上好的盒子装了,命丁二送去梅府。她细细叮嘱丁二,梅家一旦问起缘由,便说是故人所赠,与其他无关便可。

丁二一一记在心中,小心翼翼的捧着礼盒去了梅家。

怎料刚出门不久,丁二竟哭丧着脸回来了不说,一边脸颊肿得高高的,显然是被人打了一顿。

“怎么回事?”傅容月见他手中的礼盒已有缺口,几乎散架,又一脸惨状,不由沉下了脸来。

当初招募伙计时,她曾多方考察打听。林大山有些武艺,有一班生死兄弟,人又忠厚可靠;丁二机灵敏捷,颇为世故,这才挑了这两人。她心知依照丁二的性子,绝无可能主动得罪人,这情形大约是被人欺负了。

丁二脸颊高肿,还未说话,傅容月身后便传来一声讥诮而嚣张的娇喝:“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傅容月转身,只见容辉记里不知道何时站了两个少女,年纪不高十六七岁,一身丫头打扮,只是布料上佳,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出来的。

一见这两人,丁二所有的委屈就爆发了,语带愤然的说:“老板,你一定要给丁二做主!刚刚我依照你的意思去梅家,刚出门不远,就被这两人撞翻了,手中的礼盒也摔了,那瓶子摔得粉碎。可是……可是她们不但不赔,还非说我冲撞了她们小姐,意图非礼,让家丁把我打了一顿!”

“那梅阑夜曲摔碎了?”傅容月顿时柳眉倒竖:“她们还打了你?”

丁二点了点头,正要说话,那两个丫头已一脸鄙夷的将她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你就是容辉记的老板?”

“真是人丑多作怪,教不出什么好奴才来!”另一个则横眉冷眼,嘲讽的说道。

傅容月弄不清楚这两人来头,本是打算先缓和探底,闻言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了,她气极反笑:“按照你这说法,你家小姐怕是极丑。”

先说话的那个丫头一脸倨傲:“我家小姐花容月貌,哪是你这种丑八怪比得了的?”

丁二肿着一张脸,听了这话,只觉得眼前这两个女孩真是极蠢,忍不住闷笑出声。

两个丫头始知傅容月是在拐着弯子说她们,此时容辉记中已有不少顾客,也都跟着看笑话一样的笑了起来。

丫头年纪不大,面皮比较薄,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讥笑,又羞又怒,面色涨红,理智也被怒火燃烧殆尽,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傅容月气势比她们强盛百倍,她们心中拿不准虚实不敢向她发难,可丁二就是一个伙计,顿时就成了开刀的对象:“狗奴才,你笑什么?”

“狗奴才骂谁?”有傅容月在一边,丁二可不怕她们,嬉皮笑脸的忍着痛反问。

稍大一些的丫头立马上当:“狗奴才骂你!”

周围的顾客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丁二也捂着脸笑了几声,才笑眯眯的说:“不错,正是狗奴才骂我!”

傅容月没笑,她的目光落在外面停着的马车上,双眸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马车装扮颇为华丽,是富贵人家所有,在马车车上上,一个篆书的“傅”字格外显眼。傅家?马车里的小姐会是谁?是傅容芩,还是傅容慧?

知道是傅家人,傅容月也懒得管丁二戏耍这两个丫头了,梁子已经结下,还怕因为两个丫头越结越大不成?

她倒要看看,今日她们想怎么收场!

两个丫头又一次被戏弄,已是气得快要哭了,在傅家,她们可是大小姐的贴身女婢,谁敢不卖她们三分面子,就算出了傅家,旁人见了她们也是痴痴傻傻的瞧,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刚刚只是口不择言,如今已是彻底被激怒,大一些的丫头冲动些,竟当着所有人的面抬起手来,要教训丁二,手往丁二脸上招呼不说,嘴巴里还嚣张的喝道:“我让你嘴里不干不净!”

傅容月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她扬起的手掌。她自小长在山野,力气岂是两个娇丫头可比的,一拉一扯一推,已将那丫头推了一个趔趄,一屁股仰天摔在容辉记的大门口,好不狼狈的倒在台阶上。

她慢走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那丫头,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想放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当我容辉记无人吗?”

此时的傅容月面容冷峭,更显得左脸的胎记格外可怖,那另一个丫头已被她这一身气势吓得傻了,哪里还敢造次,哆嗦着扶起自己的同伴,嘴唇发白的往自家马车那边退去。

想走?

哪有那么便宜!

傅容月嘴角的笑容格外凛冽,又一次出声:“站住!”

两个丫头一抖,晃悠悠的转身,哪里还有刚刚来时的嚣张傲慢,小心翼翼的样子更像随时会跪倒一般。

她们怕被傅容月打,可哪里想到傅容月说出来的话,比打她们还更吓人。

只见傅容月从丁二手中接过被摔坏的礼盒,略微晃动,便听见里面传来清脆的响声,那价值不菲的梅阑夜曲已成了一堆碎片,她的语气更冷、面容更寒了三分不止:“这盒子里的白瓷叫梅阑夜曲,价格说贵不贵,说便宜不便宜,既是被你们打碎的,你们便须给我赔偿我的损失,我不要你们多少,区区六千两银子就可以了。”

“你……你这是讹诈!”丫头一听这数目,魂都几乎吓飞了,强撑着酸软的手脚辩护:“不就一件瓷器,大不了赔你一件一模一样的就是了!”

“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但凡名品,从无二货,这只白瓷在它诞生之前没有,在它碎掉之后,也再不可能有一样的了。”容辉记里,一个老头儿捋着胡须看了看盒子里的碎片,可惜得直摇头:“胎薄色匀,莹润生温,难得的是这些梅花烧制得如此逼真,宛若梅花开在瓶口,暗香浮动……可惜啊可惜,这只梅阑夜曲已经碎了,否则,别说六千两,就是一万两千两银子,它也是卖得出去的。”

“胡说,瓷器哪有那么贵的?”丫头整个人都傻了。

六千两,就是卖了她全家她也赔不起啊,她一个月的月银才二两银子呢!

“啊,她们是傅家的人!”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傅家的车驾,指着那马车叫出了声来。

傅容月的笑容意味深长:“瓷器有没有那么贵的,你去问问你家小姐就知道了。你赔不起,你们傅家家大业大,赔我一只瓷瓶,不就跟哈口气那么简单吗?”

她说话间故意看向马车,那薄薄的纱窗是透明的,方便车里的人看见车外的情形。她站在这面显眼的地方,车里的人自然能一览无余,将她傅容月的容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就不信,到了这一步,那车里的人还坐得住!

果然,一只素手挑起车帘,车里的人下来了。

再瞧见她,傅容月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苏绾临终前说的话,想起苏绾病逝后的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想起前世的种种……她握紧了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傅家倒了,不怕她傅容芩不倒,现在当务之急是除去傅家!

傅容芩盈盈款款的下了马车,两个丫头忙走到她身后低声唤了一声:“小姐。”她瞪了两人一眼,压低了声音喝道:“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留你们何用!”

让她们来探听一下容辉记的虚实,竟闹得这样大,真是一群废物!

她教训了两个丫头,这才扭头看向容辉记大门前的人,柔媚的面容顿时就染上了一丝阴狠。

前些天她无意间听说京城开了家白瓷店,老板是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小丫头,还长了一张带胎记的脸,十分丑陋。当时她心中一动,再加上听说那丫头名字还带了一个月字,就觉得许是傅容月那J女人。

只是自从上次出了那事后,虽然傅家和她一力否认,可人们对她不贞的事情还是半信半疑,爹便不许她独自出门,好不容易等到爹气消了,她才能悄悄出来求证自己的猜想。

她已经来过两次容辉记,可都没见着这个月老板本人,只能想了这么个法子。她本意只是教训一下容辉记的伙计,逼得所谓月老板出来寻她要个说法而已,哪料到竟被傅容月反咬一口,逼着她赔偿六千两银子?

这下好了,回去傅家,爹不把她的腿打断了才怪!

她眼珠一转,思来想去,为今之计,若是能将傅容月回归傅家,那就等于间接将容辉记收了,回到家里爹不但不会怪罪她,反而还会夸奖她,更能解决她的被催婚燃眉之急啊……

想到这里,傅容芩再不迟疑,轻咬下唇,双眸已是泪光点点。她走到傅容月跟前,用极尽委屈、柔弱的哀求说:“容月,你说要赔,姐姐就赔给你好啦,只要你高兴,赔多少都可以。只是你别再任性了,为了跟家里人斗气了一个人跑出来,你知不知道大家很担心你?容月,跟姐姐回家好不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