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玉儿宋景淮小说名字-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宋景淮

2020-03-25 12:02

梁玉儿宋景淮小说阅读,带您赏读梁景烟原创小说《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宋景淮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梁玉儿宋景淮小说精彩节选:梁玉儿看向菲儿,她似乎也被宋景淮这冰冷的态度刺激到了,脸涨得通红,就要被气哭。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
推荐指数:★★★★★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精选:

梁玉儿看向菲儿,她似乎也被宋景淮这冰冷的态度刺激到了,脸涨得通红,就要被气哭,“妾身跟了王爷这么久,王爷就是这样看妾身的吗?”

她话说的虽是焦急,却没有丝毫无礼的感觉,反倒像是柔柔的控诉。

梁玉儿想,自己若是宋景淮,看着这情景,指不定就要搂住她,一口一个“心肝儿”地叫了。

宋景淮审视菲儿许久,又像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忽然扯了扯嘴角笑了,站起身往菲儿那边走过去,他步子迈得很慢,每一步都轻轻的,踩在梁玉儿的心弦上。

梁玉儿暗骂自己乌鸦嘴,这下宋景淮还真要怜香惜玉了。

宋景淮扶起菲儿,“本王自然是信你的,惯例罢了,回去收拾妥当了,明日一道进宫。”

菲儿立即笑逐颜开,看着宋景淮的眼中似乎有光,随即欠了个身便转身离开。

看着菲儿离开的背影,梁玉儿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妈的,她没给自己行礼就走了!操!

看着宋景淮转头又是面无表情的模样,梁玉儿将视线放回纸上,妈的,他不给她好脸色,她连脸都不想给他!

梁玉儿看着《诗经》,但是菲儿抄的字还搁在桌子上,密密麻麻的,总是时不时地钻进自己的眼睛里面,她看得心烦意乱,泄气地喊,“翠翠——”

翠翠没有回应。

“翠翠——”

翠翠还是没有回应。

“翠翠——翠翠——翠翠——”

梁玉儿撒开嗓子喊,非要把翠翠喊过来才甘心。

翠翠还是没来,宋景淮倒是开口了,“夫人有什么事?”

梁玉儿不打算理他,沉默了许久,又想到宋景淮的变态本质,才泄气地回了一句,“没什么。”

回了之后又恨自己没骨气。

宋景淮也不理她,继续看公文,批奏折。

这下梁玉儿更加郁闷了,将头靠在桌子上,合起眼睛,假寐。

门被推开了,有一阵凉风灌进来,梁玉儿抖了抖肩膀,抬眸,是翠翠,她跟身后的几个小丫鬟端着饭菜进来了。

原来翠翠去拿饭了。

宋景淮停下手里的公务,翠翠为他们理桌子,当看到菲儿抄的一百份家规的时候,翠翠不知道怎么处理了,疑惑抬眼看向宋景淮。

宋景淮语气淡淡地归置它的去处,“烧了吧。”

操?!宋景淮这算不算是拔吊无情?!

不过...反正是别人的东西,她瞎操什么心。

于是梁玉儿乐乐呵呵地吃起了饭。

饭上,宋景淮说道,“夫人明天穿紫色裙衫。”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梁玉儿皱眉抬头,“为何?”

但是宋景淮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说话了,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给她。

梁玉儿撇撇嘴角,继续吃碗里的糖醋排骨,一边暗骂,果然跟宋景淮说话就是浪费心情。

第二日早晨的时候,梁玉儿想了想,还是穿了那件淡紫色的裙衫,按着宋景淮的性子,她要是不穿,恐怕一天都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反正穿哪件都一样,还不如顺着宋景淮的性子来,这样自己也安稳一些。

宋景淮下朝时候照例给她买了一盒酸枣糕回来,梁玉儿今日没有去门口等宋景淮,因为她起得太晚了,几乎就是刚穿戴完毕,宋景淮后脚便踏进了她的院子。

宋景淮今日没有在门口瞧见她,脸拉得老长地走进她的院子。

翠翠候在门口,看见宋景淮的脸色,连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景淮捏着一盒酸枣糕,走路带风地进了主屋。

梁玉儿还在照着铜镜,对自己这一身衣裳颇为满意,正在自恋地欣赏自己的美貌,门“咚——”的一声被推开,梁玉儿转头看见宋景淮,她心情正好,直接忽视宋景淮的臭脸,笑着转了个圈,问:“王爷,好看不?”

顿时,宋景淮身上所有的不悦统统消失,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好看。”

这下梁玉儿高兴了,忽然看到宋景淮手里捏着的酸枣糕,梁玉儿更高兴了,自顾自地接过去,道,“正巧妾身还没有吃过早饭呐!可以用它来垫垫饥。”

宋景淮偏头,“夫人还没有吃过早饭?”

“刚起呢。”梁玉儿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心神不宁的,到了很晚才睡着,睡得又不安稳,饶是她起的这么晚,还是有一种头昏脑涨的感觉。

宋景淮沉吟片刻,“翠翠,请王太医。”

梁玉儿摇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晚上没睡好。”

宋景淮坚持:“去请。”

翠翠当然也是觉得找太医来看看更加稳妥,于是马上吩咐小厮出府去请。

梁玉儿胃口其实也不太好,以前可以一次性吃完的酸枣糕,今日只吃了半份就再也吃不进了。

王太医把完脉摇头晃脑慢吞吞地冲宋景淮跟梁玉儿作揖,“回王爷,王妃腹中胎儿无碍,恐怕是昨夜吃得太多,导致胃中积食,才会有难眠、食欲不振的现象。”说到此处,王太医还颇有难言之隐的模样朝梁玉儿那边瞧了一眼,梁玉儿心中疙瘩一下。

“回王爷。”王太医不看梁玉儿,只看向宋景淮,“王妃腹中怀着孩子,行事实在需要更为稳妥,要时时刻刻都关照住孩子,切不可马虎大意,孕期是容易有饥饿之感,但实在不宜暴饮暴食,万事还是需要适度为好。”

梁玉儿脸涨得通红,想要辩解什么,却发现这老太医讲的颇为有理,只好装傻充愣地低下头,避开宋景淮半分嗔怪,半分好笑的眼神。

“多谢王太医。”

这是梁玉儿头一次听见宋景淮向一个人道谢,有些诧异。

宋景淮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总是劳烦王太医奔波,也实在不是长久之计,现如今既然太后准了王太医不必进宫,王太医不如搬进王府里来,如此也方便一些。”

梁玉儿抬头,忙不迭点头,应和宋景淮,“是啊是啊,王太医就住下吧。”

王太医半推半就的,最后还是应下了。

反正太后让他不用进宫,就是为了方便随时能来王府看诊,现在住在王府里,也确实方便许多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