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宋景淮-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小说

2020-03-25 09:03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宋景淮剧情严谨,有看点。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梁玉儿宋景淮小说精彩节选:王太医匆匆赶来之后熟门熟路地搭上梁玉儿的脉,然后像以往一样,语重心长地说着一模一样的话。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
推荐指数:★★★★★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抢了女主光环》精选:

王太医匆匆赶来之后熟门熟路地搭上梁玉儿的脉,然后像以往一样,语重心长地说着一模一样的话,“禀告王爷,王妃这是扭到了,腹中孩儿没有影响,请王爷安心,只是,王妃孕间务必要小心再三,万万不可再粗心大意,这次侥幸没有大碍,下次可说不准,万事小心为上,王妃行为动作务必轻缓......”

“...太医言重了...”梁玉儿看着宋景淮愈发黑的脸色,讪讪笑了笑。

王太医捋着胡子摇头,宋景淮吩咐,“翠翠,送王太医。”

“是,王爷。”

其他小厮丫鬟也都出去了,屋内只剩梁玉儿跟宋景淮两人,宋景淮冷着声音,“夫人若是再有此番事故,便是府里的秋游,也不必再想了。”

梁玉儿眼珠左右转转,不敢说话。

——————

不过好在,这次府里的秋游还是办出来了......

梁玉儿兴致勃勃地走着,扭头看看宋景淮,叽叽喳喳个不停:“王爷,有多少人啊,热不热闹啊,有没有很多的点心,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有没有什么活动呢,像放风筝啊猜谜语什么的......”

宋景淮不说话,仍旧气定神闲地走在梁玉儿身边。

“......”

算了,老子也不去贴你的冷屁股了,梁玉儿凉凉想着,一心只惦记她的秋游...

“...咦,王爷...不太对劲吧...怎么没有声音啊...”

梁玉儿皱眉,不是应该很热闹才对吗?

宋景淮举手干咳一声,带着梁玉儿拐了一个弯。

梁玉儿惊呆了,她的秋游...面前的那是啥玩意儿...

翠翠跟几个小厮丫鬟在亭子上布了些水果点心茶,候在那边,其余什么都没有。

梁玉儿侧首望向宋景淮,“王爷这...”这不是秋游吧?!

“王妃要的秋游。”

卧槽,看着宋景淮面不改色地吐出“秋游”两个字,梁玉儿简直要疯了,这算什么秋游?!

梁玉儿打算跟宋景淮讲道理,“王爷,这不算秋游!”

宋景淮打算跟梁玉儿耍无赖,“夫人,这怎么不算?”

操,难道要她把秋游的定义背给他听吗?!

梁玉儿肚子里咽着气,上不去下不来,脚步一动都不肯往前动。

僵持良久,宋景淮才算松了口气,温声道:“待夫人产子后,再大肆举办一场秋游。”

梁玉儿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得到台阶也就下了,关键是,她也不敢不下。

谁知道宋变态又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于是,梁玉儿跟宋景淮便坐在亭子里吃瓜果,唠唠嗑。

原本唠嗑也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情,还在现代的时候,梁玉儿就总是茶前饭后地跟她的小姐妹们聊八卦。

但是...跟宋景淮有什么好说的呢...

总不能说哪本小说很好看,哪个歌怜嗓子好,哪个戏子很标致吧......

她要真这么说,保管被宋景淮骂死......

但是,要聊些阳春白雪,自己又保准不自在。

那么,聊聊他们的父母?

“王爷,咱们爹娘怎么认识的呀?”

“不知。”

“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

“祁王在朝中的职务是什么呀?”

“不知。”

“......”

算了,她再也不想跟宋景淮说话了。梁玉儿丢了一个刚剥好的核桃仁进嘴巴里,嚼了嚼,觉得索然无味。

凉风吹过来,甚冷。

梁玉儿借机想溜,“王爷,妾身回屋添件衣裳。”

宋景淮也觉着无聊,顺着话便讲,“本王陪夫人回去。”

于是两人在这亭子里待了一个时辰都不到,就回去了。

回到自己院里,梁玉儿闷闷的不说话,眼睛毫无焦距地盯着书,一手抚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惆怅,日子淡的跟水一样,她过不下去了......

刚这样想着,便有小厮前来禀告,“王爷夫人,菲儿姑娘抄完了家规,正在门口侯着。”

梁玉儿抬眸,眼中带些迷茫,她这么快就抄好了?

宋景淮批着手里的奏折,头也不抬,“让她进来吧。”

许久不见菲儿,梁玉儿几乎都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一个炮灰女配。这些日子以来跟宋景淮的相安无事,她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见到菲儿的那一刻,梁玉儿心中生出了危机感。

她的炮灰生涯,好像又回到了正途......

“参见王爷,姐姐。”抄了几个月的书,菲儿似乎更加楚楚可怜,安静乖巧了。

梁玉儿瞧着她那双盈盈带水的眼眸,嘴角微扯,虽然看得她都有些心动,但是毕竟是“情敌”,还是有我没她,有她没我的那种,所以还是不要怜惜她了。

梁玉儿故意端起架子,缓缓开口:“家规都抄好了?”

菲儿眼皮微颤,启唇答道:“回姐姐,都抄好了。”

菲儿身后的小侍女呈上厚厚一叠纸,每张纸上都写得密密麻麻的,看的梁玉儿头昏眼花,心里暗怕,还好不是让她抄,否则她得抄上一年。

梁玉儿看向宋景淮,他的小情人,他说了算。

谁想到宋景淮自始至终都没有将头抬起来过,一直在看手里的奏折,眉头微蹙。

梁玉儿以为他是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于是开口问他,“王爷,出什么事儿了吗?”

宋景淮将眼神移到梁玉儿的脸上,清晰吐字,“明晚进宫赴宴。”

梁玉儿瞪大眼睛,不是还有一个月的吗,怎么就成了明天了,“百花会不是在下月吗?”

“不是百花会,是给皇上选妃。”宋景淮淡淡解释。

梁玉儿挑眉,她上次听她爹说过,宋景淮是皇上的表哥。

不过按理来说,皇上娶妻不是应该很早的吗,毕竟要绵延龙嗣啥的......

宋景淮都成亲半年了,皇上才选妃,还真是有点奇怪......

梁玉儿敲敲脑袋,也许是这个皇上比较任性,又也许...这是个恐婚主义的皇帝......

算了,关她屁事。

她只要明天安安分分地跟着宋景淮进宫,然后一边吃美食,一边看美女就行了。

梁玉儿忽然看到还候在一旁的菲儿,挤了挤宋景淮的胳膊,轻声道:“王爷,菲儿姑娘已经抄完了一百遍家规。”

宋景淮的视线落在菲儿的身上,用不咸不淡的语气问她:“都是自己抄的吗?”

这话问的.....梁玉儿听着心里头都觉得别扭,你看看字迹不就都知道了吗,还这么问出来,也太没礼貌了吧......

算了,反正不是对她说的,她膈应个屁。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