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中了毒苏酒司晏-爱似中了毒小说

2020-03-24 21:01

《爱似中了毒》苏酒司晏剧情严谨,有看点。爱似中了毒苏酒司晏小说精彩节选:姜河感觉自己送徐静的一阵功夫,苏酒半条命都要没了。

爱似中了毒
推荐指数:★★★★★
>>《爱似中了毒》在线阅读>>

《爱似中了毒》精选:

姜河感觉自己送徐静的一阵功夫,苏酒半条命都要没了。

得知她已经给宋婕输了1500CC的血,他是又气又心疼。

“无所谓了。”她扯了扯唇角,泛起一丝苍凉的笑意。

“你真是!”他气上心头,最后还是不忍心责怪她,“算了,不说了!”

苏酒动了动躺的微僵的身子,询问,“宋婕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

苏酒咬着牙爬了起来,“我去看看。”

还没跨出半步,她腿就软的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幸好姜河在旁边把她接住了,才没摔地上。

“你都这样了还看什么看!”

“那也要去。”她固执道。

“就算司晏看到你这样,他也不会心疼的,你别作践自己了!”

她脸色一阵发白,紧咬着唇直至发疼,“我没有要博同情,我只想确认宋婕没事。”

“她死不了,医生说没有伤到要害,除了缺血,什么也不缺!”

纵使苏酒迫切想要求证的心很焦灼,但是也抵不过身体的机能耗尽,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苏酒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姜河告诉她,宋婕的命算是保住了,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

从死神手里转了一圈回来的宋婕,此时正紧紧的靠在司晏胸口处,“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以后别再这么做了!”

宋婕哭的让人好生心疼,“可我没办法看到受伤的人是你。”

“……”司晏眼中的愧疚不言而喻。

“伤我的人,是苏酒的妈妈吗?”宋婕小心翼翼问道。

“嗯。”

“那你,打算怎么做?”

司晏的神色变了变,最终有些无可奈何的说,“她有精神病史。”

宋婕眼底掠过了一抹狠戾,但是很快转瞬即逝,“所以我就算死了,她也会平安无事,对吗?”

“可你现在没事了。”司晏用力的抱紧她,“别说假设性的话。”

“你不动她,不是因为她是苏酒的妈妈,对吧?”她一双清澈的眼眸让司晏有些心中内疚更深。

“当然……”

“那就好。”

病房里一阵寂静,倏然,宋婕幽幽开口,“阿晏,我们结婚吧。”

司晏满眼心疼的抚着她的脸颊,“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

宋婕眼睛酸的厉害,“我真的很不安,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自从回了荔城碰到苏酒,你再也不和以前一样了,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会失去你。”

“……”

“阿晏,我们结婚是迟早的事情,你在犹豫什么?”

“我爸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已经过来了。”宋婕紧紧握上了他的手,“他什么性格你知道的,哪怕苏酒的妈妈是个神经病,他也会有办法不让我白受这份伤。”

“只要我们结婚,我就当没看到袭击我的人是谁。”

不知是宋婕略带威胁性的话语起了作用,还是对于她的愧疚心,让司晏最后答了一声,“好。”

司晏跟宋婕要结婚的消息几乎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荔城的大街小巷。

姜河将这个消息告诉苏酒时,她脸上一片平和,仿佛这件事情无法掀起她心中的一丝波澜。

“姜河,我想去看看我妈。”

苏酒轻轻推开徐静病房的门,徐静是清醒的,看到她进来不仅惋惜,“真可惜,那刀没捅到司晏的身上。”

“妈,你有没有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苏酒感觉眼眶的温热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抬了下头硬把眼泪给塞了回去,“你现在就像是一头疯狗,只会紧紧的咬着过去不放,司晏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该恨他!”

“谁让他是那个女人生的!母债子偿,天经地义!”

“瞧瞧你现在的模样有多么的丑陋。”苏酒存心在徐静心上捅刀,“怪不得苏城会跟别的女人跑了,他这是有先见之明啊!”

“你闭嘴!”徐静恨不得从床上起来将她撕碎,可四肢被束缚的根本无法动弹。

她瞪圆了双眼,狠狠的咬牙道,“都是那个贱女人勾引的苏城,她不让我好过,我就要她儿子偿还!”

“她已经不要司晏了,就跟苏城不要我们了一样,哪怕我们的尸体烂在臭水沟里,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可惜怜悯,妈,你这么多年,你该清醒了!”

苏酒深深吸了口气,冷眼看她,“我不会让你再动司晏的,我们过的已经够糟了,别再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了。”

“你可真是个贱骨头啊!你这么护着他,他知道吗?”

“……”

“我现在不想死了,我要好好的活着,你去给我请个律师,告诉他我是神经病,免得被司晏告了,我要好好的看着你跟司晏的下场,看着你们爱而不能,恨之深切!”

“那你可以如愿了,因为司晏要结婚了,我这辈子都会爱而不得,而因为你的作所作为,足以让他将我恨透了。”

“不,远远不够!”

“如果你执意冥顽不灵,那我只能把你送进精神病院了,那里也许会让你没有闲暇的心情念着过往。”

“你敢!你要是这么对我,你会遭天谴!”

精神病院那是什么地方,那就不是人能够待的。

“我话就说这么多,该怎么做交给你抉择。”苏酒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并不理会她在身后不断的发出歇斯底里的抗议声。

前一天的大量输血,让苏酒站在病房里跟徐静说的那番话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心力。

医院门口正好一辆出租车经过,她下意识的招手喊停。

“师傅,我要去……”不等她开口说出目的地,司机眼神骤变,大手捂上了她的口鼻,一阵浓郁的药水味涌进鼻腔,紧接着就没有了意识。

司机给苏酒扣好了安全带,迅速踩下油门离开了医院。

所有的举动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苏酒是被一盆冷水浇醒的,地板坚硬又冰冷,加上湿透的身子,让她紧贴着地面的半个身子几乎冻的麻木。

“呦,醒了啊!”

苏酒微睁开眼,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令人憎恶的脸。

她眼底一片骇然,惊道,“是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