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芙江离全文免费阅读-阮芙江离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24 15:00

阮芙江离是花弄原创古代言情小说《萌医嫡女我家丞相又受伤了》中的主角,本文学为您提供阮芙江离全文免费阅读,阮芙江离小说最新章节。阮芙在穿越到古代后,让算计原主的那些人吃了鳖,还成功的吸引到了丞相江离的注意,从此也是一个有靠山的人。

萌医嫡女我家丞相又受伤了
推荐指数:★★★★★
>>《萌医嫡女我家丞相又受伤了》在线阅读>>

《萌医嫡女我家丞相又受伤了》精选章节

朔日,天气大好,阮芙陪着苏母在院子里晒太阳,正惬意的时候,院子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她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发现是管家送了一个怯生生的小丫头过来,还特意强调了是阮凌阳买回来专门伺候她们母女俩的。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便宜爹竟然会为替他们花这银子,不过同时阮芙也觉得很讽刺,他另外两房妾室院子里下人成群,而今不过是给她们配了一个丫鬟莫不是还指望她们感恩戴德不成。

管家送完人之后就离开了,阮芙看着小心翼翼低着头站在角落的小丫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姐的话,奴婢叫殷儿。声音细弱微蚊。

你很怕我?她又不会吃人,这小丫头站那么远做什么。

奴婢不怕。

说是不怕,脚却再往后退了点。

阮芙走过去抬起她的下巴,真的不怕?

殷儿被强迫的抬起头,本以为会看到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却意外的撞进了一双笑吟吟的眸子,澄澈的出奇。

咦?殷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阮芙松开手。

小姐,原来你长的这么好看啊。殷儿惊奇无比,神色瞬间放松下去,我听说阮府大小姐丑陋粗鄙且脾气古怪,所以没有一个下人愿意伺候,没想到原来都是谣言。

阮芙皱了皱眉,丑陋粗鄙脾气古怪?府里的那几位还真是完全见不得她好啊,各种脏水轮番往她身上泼。

不过她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温和道:谣言都是不可信的。

确实不可信,小姐,方才是奴婢失态了。

无妨,殷儿,你应当看出来我在府中日子不太好过了,你若是想离开现在还来得及。阮芙切入主题正色道。

小姐你千万不要赶我走,我要是被退回伢子楼一定会被打死的。殷儿立马一脸惶恐的抓住了阮芙的衣袖。

我不是要赶你走

小姐,奴婢既然已经被老爷安排给了您,那么奴婢便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您要是不要奴婢奴婢宁愿一头撞死。殷儿打断阮芙的话一脸倔强。

这丫头,刚烈的令人发指。

阮芙扶额,见她如此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成吧,那就留下,你放心,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你。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殷儿千恩万谢,谢完阮芙,又冲着旁边的苏氏拜了下去,奴婢见过夫人。

从殷儿进来开始苏氏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过,此时见殷儿跪下,更是迟疑不已。

阮芙自然知道苏氏是在顾虑什么,笑着安抚道:娘,您是堂堂兵部尚书的正室夫人,他不过是分一个下人过来而已,咱们受的心安理得。

而且她还嫌一个少了呢,明明是正室却过得如此寒酸,正室吃穿用度的各种派头都被妾室抢了去。

怎么说当年苏氏未嫁之前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现在却做饭洗衣全部要自己亲力亲为,生生把自己熬成了风烛残年的模样,真的是悲哀至极。

而赐予她这么悲哀的那个人,就是阮凌阳。

阮芙叹一口气,声音柔下去,更何况您的身体不好,女儿不能时时陪在您身边,有个人在身边使唤着总归是好的。

可是苏氏还是有些犹豫。

殷儿赶紧露出笑脸道:夫人放心,奴婢一定能照顾好夫人的,奴婢女红做饭洗衣洒扫全都会。

苏氏看着殷儿乖巧单纯的样子,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终是不忍心说出口,默了默,也罢,那你就留下吧。

多个人多点人气,让这死气沉沉的院子也热闹一些。

太好了。见苏氏同意下来,殷儿开心的眸子一亮,当即勤快的进屋打扫去了。

阮芙同苏母相视一笑,还真是风风火火的丫头。

这时院外忽然再次响起了敲门声,阮芙打开门,一个丫鬟站在门外道:大小姐,秦将军来访,正在花厅候着您呢。

阮芙勾了勾唇,这就送银针来了吗,来的这么快,看来阮眠雪的枕边风吹的不错。

芙儿,他苏母眼里满是愧疚和心疼,作为娘亲,她又何尝不知道秦安辰并不待见自己女儿这件事,可她在府里没有丝毫话语权,根本就帮不上任何忙。

阮芙笑了笑,没事,娘不必多虑,秦将军这次是来送我东西的。

三言两语将苏母宽慰过去,阮芙便出了门。

来到花厅,阮芙一进去便看到了负手而立的秦安辰,他穿着一身铠甲,似乎是刚刚从操练场上回来,额上系这一条红色的抹额,看起来英武又精神。

见到她进去,秦安辰明显是鄙夷的哼了一声,阮芙,你倒是好心机,竟敢把主意打到本将军头上。

秦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小女子听不懂。阮芙不紧不慢的跨进去,面色从容。

秦安辰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扔过去,嫌恶道:你少装蒜,雪儿已经将你威胁她的事告诉我了,若不是看在雪儿的面子上,我定不会放过你!

如此说来,我还要谢谢二妹妹的面子了。

阮芙说的不咸不淡,顺手接过盒子打开,看见里边整整齐齐的108根银针时,满意的将盒子一盖,眉开眼笑道:谢啦。

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反正她跟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妨人刚走到门口,手腕忽然一痛被人从后边拉住,秦安辰脸色难看道:阮芙,难道你不打算给本将军一个交代吗?

阮芙皱起眉头,看了看自己被扼住手腕,又抬起头看了看秦安辰,猛地沉下脸瞪过去道:放手!

他还当她是以前那个可以任由他拿捏的人吗,她不追究就算了,他还敢贼喊捉贼的让她给一个交代。

在秦安辰眼中,阮芙向来是温顺沉默的,甚至以前都羞涩的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可眼下,她不仅直直的看着他,还这般怒目而视,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望而怯步的气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