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泪无痕:一枕春梦邹亦明梁薇小说(完整)

2020-03-24 09:02

泪无痕:一枕春梦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泪无痕:一枕春梦》由著名作者李式微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邹亦明梁薇,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梁薇在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后,独自在陌生的城市工作。 端午节前夕,一个叫竹猗猗的美丽女子来找梁薇。她告诉梁薇,她是梁薇一手塑造的人物,因为她来自梁薇写的小说里…… 你相信小说里的人物,会因为不满自己的命运活过来么?然而这个故事就是这样开始—— 让一场梦,换得一场醒……

《泪无痕:一枕春梦》 第16章:初相聚 免费试读

郭岸行微笑道:“不错……那几年,我在京城住着,而舍妹正在外祖家。外祖父后来亲自将舍妹送到家来,听闻舍妹回来后,到处行走,在归云山遭受意外,好在有诸位搭救。因我一直在京城,此事只是听说,始终没能当面谢过。”

端绮便道:“若能让我等再见山居道长一面,给他老人家好生磕几个头,那便好了。”子靖在一旁微笑着点点头,桑彪亦满口附喝着。

郭湘婷连忙道:“教你们功夫已是便宜了你们,还想再见,门儿都没有!”

郭岸行为妹妹的无礼而面现尴尬,子靖与桑彪心里虽然不痛快,因为郭湘婷是个小姑娘,又是山居道长的外孙女,便也不好说什么。梁薇却再也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周潜光不是已来到暮云城中,想见便见了,你想管也管也不着!”

“呆子,我外公还在河南凤尾城呢!”

“原来你还不知道?江湖上的消息,比亲人之间来得还更快些!”

“姑娘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郭岸行有些警惕地问。

梁薇白他一眼道:“‘五煞’为什么来凤尾城,人人心里都明白的。”

郭岸行本是自京城往家中回,到河南凤尾城时,便去拜见外公,并且住了几天。周潜光说来湖南暮云府也是突然之间,郭岸行自然与外公一同南下。周潜光虽然来了,却并不去女儿家中住着,而是让郭岸行向他母亲传话,希望她能送郭湘婷去京城住一段时间。郭岸行之母周念秋,虽然不懂父亲的意思,却也不敢违背,本来是想今日就起程,可是郭湘婷却一早不见了踪影。郭岸行便带人寻来,所以竟是郭湘婷自己也不知道外祖父已来。

“外公什么时候来的?既然来了,怎么不来家里住着?人在哪里,快带我见他……我要好好跟外公告一下状!我才刚从杭州爷爷家回来,这才呆了几天呀,母亲就要带我去京城!”郭湘婷满怀委屈地道。

郭岸行问:“你是因为不想去,所以本是说好的今天起程,就一大早出去,不见了人影?”末了又责怪道,“要我好找……”

“哼……我不过就是来看看我的救命恩人……”

“原来你还记得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梁薇道,“你这叫来看望我们?你把梅祖芳招了来,给我们惹了一堆的麻烦!你这样讨人嫌,难怪一回来,你娘亲就要把你送走了。”

“才不是呢!我娘亲最疼我了……一定是咱们姑公、姑婆想我了……对不对啊,哥哥?”

郭岸行自然连忙道:“对的,对的,正是呢!你看,我也是刚从京城姑公姑婆家回来,就又带你回去,况且娘亲也去呢。”

“那你们也是要去京城了?”端绮问。

“对的……不过,为什么要说‘也’?”郭岸行那灼灼的目光遇到端绮,总要莫名地变得温柔。

子靖微笑道:“我们也正要去。本来说好的也是今天,同样是舍妹不见了人影,现在才找回来了。今天再收拾一下,只怕又要到明后天了。”

“真是巧,我们正好一路同行!”

梁薇本来想说,“刚回来为什么又要走?”听到说“一路同行”,转口拒绝道:“多谢郭公子好意,不过,不必麻烦了。”

郭岸行怕梁薇还生自己的气,便郑重地朝她望了一眼,微笑着说:“谈何麻烦,正要为几位做些什么,以表寸心。”

梁薇瞥郭湘婷一眼,将嘴角一斜,嗤笑道:“若为谢我们,那就管教好你妹妹。”

“小呆子,你说什么?”郭湘婷眼一瞪道,“哦……你不愿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却偏要和你们一起走!”

“正好,有你们五峰镖局的人,就不怕那个‘五煞’之一,来骚扰我姐姐,也有机会再见山居道长一面。”子靖说着,向端绮望了一眼。端绮想到梅祖芳的事,无奈地一笑,因为子靖当众说了出来,亦不免脸红。

郭湘婷连忙道:“那便说定了!”

梁薇不想她抢话抢得这样快,口中“啧”了一声说:“你是怕我们拒绝,才这样快来个‘落井下石’?小丫头,你这点小伎俩,我可是看得透透的……”

郭湘婷红着脸问:“你说什么呢?什么‘落井下石’,会不会用成语……”

梁薇本来只是信口一说,见她这样急切地反驳,倒偏要证明一下。她眼睛转了转,忽然高声“哦”了一声道:“当初是子靖在山上发现了你,你于是就芳心暗许了?你走后,一心想着再来看一看他,却放不下身段,所以把梅祖芳引过来,找个混账理由么?哈哈,小丫头,子靖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

郭湘婷登时一张脸气得通红,要去骂还她,可是一抬头便见到竹子靖正无奈且哭笑不得地望着梁薇,要说的话全不知该怎么说。她突然之间又很想哭,心里憋得难受,转身便跑走了。郭岸行也不好指责梁薇,道声“再会”连忙就去追妹子,随从也都抱一下拳,道声“告辞”跟了上去。

“终于清净了……”梁薇长长地舒一口气,转而望向端绮。端绮仍然是一双笑意盈盈地眼,久久地凝望着梁薇,看得她不好意思起来,将头转了转,还忍不住理了理头发。末了,她才一笑道:“姐,你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

端绮伸手将她披散的长发理到耳后,柔声道:“看到你这样,我真是又惊又喜!虽然道长也说了,不过终究还是不敢相信,你果然有‘一魂三魄’在另一处,另有一番经历。突然之间又回来了,还这样聪明伶俐……哎,只可惜,咱们的爹娘却看不到了……”

不等梁薇劝说,子靖已抢先道:“姐,你不用太伤心了。英姿妹……不是,薇薇姐说,她那一魂三魄经历了咱们的另一世,那一世咱们家,可是和睦的不得了。这样奇异的经历,姐姐不想听一听吗?彪哥,你也想听吧!”

“当然想了!英姿妹妹你倒是说说看,那一世,有没有一个我?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成一个武林高手?”桑彪说着,还比划了一两个招式。

端绮也微笑着望着梁薇。梁薇被他们众星捧月,不免飘飘然,拿手支着下巴,盯着桑彪看了一会儿道:“那一世也有你……我们是高中同学,你、子靖还有我,我们都是一个班的。那一世,不知有多少人暗恋我姐,因为这个对我和子靖别提有多好了。高一时,我姐高三复读,仍然是校花,你就是那些暗恋者其中之一……”

桑彪既有些失望,又十分惊奇,更有三分羞意,发表着不解:“我怎么不从武,还改从文了……那一世,男女都好去书院,还可以在一处学习?说我……这我……绮姑娘这……”

端绮也微红了脸,嗔怪道:“勿要乱讲……”

“没有乱讲……那一世可没有这一世这样多的规矩!就比如头发,想剪便剪了……桑彪人胖怕热,每到夏天就把头发理的好短,几乎就露着头皮。他还说,要不是学校不准剃光头,他绝对要把头发刮个干净……”

桑彪听梁薇说着,不禁往自己头上摸去,一脸的不敢相信。端绮与子靖他看着他,都在心里想他光头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子靖笑道:“光头,不就成和尚了?我可不要光头!”

梁薇转而望着子靖道:“你又能好到哪里?你也理过好几次难看的发型,一个大男生都羞得不敢出门。”

梁薇将现实中的事一件件讲给他们听。他们将光腿穿裙子,烫发,楼能建得很高的事情,全都当成天大奇趣,听得又惊又笑又羞。梁薇也因此回忆一遍现实的生活。

现实中,她在2010年之前,的确算得上无忧无虑,唯有爷爷的过世,给她留下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她爷爷去得突然,她与子靖还在上课,赶回去,已来不及见爷爷最后一面……她想到这里,便又深深后悔起来,想自己为什么不在写说中,好好写一写自己的爷爷。若是写了,她便好再在爷爷面前尽一尽孝道……可是,这里只是梦境,梦一醒,什么都结束了……

可是……即便是梦境,那也是好的!

那一天,他们聊了许多。梁薇亦从端绮与子靖口中得知,他们竹家的祖籍在湖南,自祖上就在京中为官,到了他们父亲这一辈有兄弟两个,名字分别是竹棠、竹棣。他们大伯竹棠承袭父志,而他们父亲竹棣一向淡漠名利。待自己两位夫人,先后生下子靖与梁薇后,便携眷归乡,隐居山中。

梁薇的娘亲名唤秋玉娘,是竹棠与竹棣的姑表妹妹,就如同林黛玉那般,因为家中无人,自小就在竹家生活,跟他们亲梅竹马一起长大。据子靖与端绮说,梁薇生得很像她娘亲,一般的玲珑娇小,清秀相貌,只是秋玉娘性子十分安静,甚至可以说,很多愁善感,总像是很忧伤。端绮与子靖的长相,就和他们爹爹竹棣更像些,比如他们脸上的酒窝,就是从竹棣那里继承来的。

梁薇不免觉得奇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