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神级少年在都市 穆少年欧阳文静小说

2020-03-24 06:03

神级少年在都市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穆少年欧阳文静的名称为《神级少年在都市》,是作者青山先生创作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刀疤脸的男孩和古怪的老人,救下了艺校校花欧阳文静,看似天机,又似偶然,然并非偶然,也并非天机,这里隐藏的是一个阴谋。为了眼睛,为了查清自己是谁,穆少年踏上那条他终归要走的路,少年与校花是否有未来,老头子到底给少年留下了什么样的道路。一场血雨腥风路,一段荡气回肠的英雄路……

《神级少年在都市》 第18章 别叫我刁民 免费试读

少年一路奔波,从西北的小山村到了最大的都市,这一路上他一直在担心着自己到都市如何的生活,他想的最差的便是去帮人家打架,做个打手,因为少年最拿手的目前就只有打架。

这个结果是少年没有想到的,少年救了欧阳文静,但并没想到她报答自己,少年找欧阳文静,报的希望也不是很大,可他没想到欧阳文静不但给他钱,还给他饭吃,五十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少年不敢像,一个穷光蛋变成了有钱人。

他感激地望着欧阳文静,摸着身上那张金卡,默默地对自己说:“少年,加油,你会有钱的,你会站在这个城市里面的。”

少年相信自己,因为少年没有回头路,也不想回头,就像爷爷说的,男子汉大丈夫,不干出一翻事业,对不起自己身上带的巴。

“唉,穆少年,我们还真是有缘份啊!又见面了。”王艳笑着说,王艳的声音很脆。

“是啊,真是缘份,那天的事,对不起啊,我……”少年尴尬地笑着,挠着头仔细打量着王艳。

王艳跟王晓雯长的有几分相似,比王晓雯显得要更小一些,像个高中生,一头长发,小巧玲珑,一双灵动的眼睛,小巧的嘴巴,算不上多漂亮,但也绝对与丑扯不上一点关系。

“走了,去收拾你住的地方,那,我们说好了,我住大房间,你住小房间,我睡觉的时候你不能吵,我看书的时候你不能吵……”王艳一边走一边说着要跟她一起住的规矩。

少年没心思听,他观赏着小区的落地灯,还有绿化带里下棋的人。

他观看了花都艺校的美景,也看了繁华的街道,还去了高档的像是梦里一样的餐厅和电视里才有的咖啡店,但那些不是可以天天去的,这将是少年落下脚,开始自己都市生活的地方。

他不是一个花都人,也没想过成为一个花都人,但他都在这里做以番事,让爷爷值得骄傲的事。

小区的路扭来拐去的,少年不得不认真的记住路,这几天的生活太过精彩,他这一刻才放松了一些。

“唉,穆少年,你到底有没有听啊,跟你说话呢,不许带女人到屋子里,不许……”

“我倒是想带个女人到屋子里,可谁乐意啊,放心吧,你说的这些个话,我一样不会犯的。”少年打断了王艳的话说。

王艳很不客气地哼了一声,虽然穆少年给了她一种憨厚的感觉,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她也明白,她有这样的想法是受了网络小说的影响,什么英俊的帅哥,那都是假的,她在这方面和王晓雯很是相似,她的心里,安全和安心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是两个姐姐带来的人,王艳相信是一定是好人。

“行了,以后的规矩再说吧,慢慢定。”王艳说。

“看小说看多了吧,我也看,我们村里的高中生看的书,什么合租男女,别学那些东西,我们实在点,你有什么忙,尽管说,我会的我帮,我不会的我想办法,还有啊,要是谁欺负你,你尽管找我,打架我最拿手,别说一挑十,两三个是不成问题。”

少年自信的说,他也只有这点自信了。

“刁民。”王艳瞪了少年一眼,笑了起来,在王艳的影响中,那些民工都是呆板的,没有幽默感,总是喜欢报怨东报怨西的,看人的眼神也怪怪的,呆滞无神。

少年说话幽默,也没有刚出农村的孩子的那种呆板和木纳,这让王艳对少年之前在公车上的那种厌恶感,还有害怕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那种下公交车时的安全感似乎又一次出现了,平时走过那段通往楼下的石板路时,他都会莫名其妙地有些害怕,这天却没了那种感觉。

“刁民,别给我起名号,你表姐叫我癞蛤蟆,你又叫我刁民,这样不好,我叫少年,少年的少,少年的年。

我跟你住,我也有一个条件,我洗澡的时候,你不许偷看。”少年说的一本正经,一点都不像是个玩笑,墨镜刀疤脸,看不清楚具体的神情。

王艳扑哧一下,笑着弯下了腰,这时候,那个老人的声音又出现了,他说:

“二十分钟后,那伙子人就来了,你小心点。”

手年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能解释这声音的来历,只能当鬼的声音了,老人说的那伙人,让少年警惕了起来,观察起了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不正常,这才安心地跟着王艳上了楼。

王艳住在五楼,她告诉少年,她父母跟着王晓雯的父母在外边开工厂去了,因此把她一个留在了家里,屋子空荡荡的,她一个人住的怕,所以就让她的表姐找一个人租出去。

三室一厅的房子,什么都齐备,客厅的沙发上放着被子和褥子,还有生活用具,是王晓雯让王艳给少年买的,除此之外,还有好几大包零食放在茶机上,进屋后,王艳让少年换上了拖鞋,指了指靠南边的一间屋子,对少年说:“以后,那房子就是你住了,别弄的太乱。”

“嗯,我会收拾好的。”少年说着进了屋子,收拾了起来。

屋子二十来个平方,一张大书桌,一张大床,还有一个书架和衣框。屋子收拾的本就干净,少年很快就铺好了床,正准备睡一会的时,当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听声音就知道来人绝非什么善类。

少年想起了今天古怪的老人声音,急忙穿上了拖鞋,出了屋子,对正在骂骂咧咧准备开门的王艳说:“回到屋子里去,我来开。”

“也不知道谁,大半夜的,吵死了,干什么呀?”王艳没有听少年的话,一把拉开了门。

带头的理着寸发,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冷冷地问身后的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道:“是这个家伙吧,没弄错。”

“是,就是这张刀疤脸。”年轻人回答。

三个男人进了屋子,少年把王艳护在了自己的身后,问道:“几位大哥,这是干什么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