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婚外贪欢:前夫请签字 黎一笙景邵琛在线

2020-03-23 09:06

婚外贪欢:前夫请签字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婚外贪欢:前夫请签字》是来自扶桑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黎一笙景邵琛,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婚礼上,她被最爱之人亲手送进局子,朝夕之间家破人亡,由掌上明珠沦为落魄千金。她恨!既然做不成某人的妻子,那就当他的舅妈!可是黎一笙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如天神般降临在她生命中的男人,竟然心怀不轨如此难缠!说好的各取所需扳倒仇人两不相欠呢?景少戏谑一笑:“当了这么久的景夫人,现在才想跑?晚了!”

《婚外贪欢:前夫请签字》 第九章我是故意坑他的 免费试读

高大的男人长腿一跨,便走上了秀台,顾言驻足在黎一笙的面前,静静的望着他日思夜想了整整四年的女子。

四年前,黎一笙斩钉截铁的告诉他,这一辈,她非景云滕不嫁,于是,他黯然退出,回到意大利专注于发展自己的珠宝品牌,只是他的每一件设计,都仅仅为着这个女子。她想要追逐幸福,那么他便远远的守护着她守候着她。

所以,当黎一笙被景云滕抛弃、黎氏一夜之间易主、黎一笙的父亲阖然长逝的消息一传到意大利,顾言便什么也顾不上了,当即便飞回了国内,并且连同夏媤媤一起,策划出这样一场惊喜,他只想要黎一笙开心。

黎一笙确实很惊喜,她和顾言认识也有很多年了,她也知道对方心中一直有她。只是四年前,是她深深的伤害了这个深爱她的男人,逼得他情伤出国。

“顾言,你回来了。”

顾言心疼的望着黎一笙,她消瘦了太多,就连曾经脸上还有的那一点婴儿肥,也全然看不到了。

“一笙,这项链,你喜欢吗?”

从离开江城市的第一天开始,顾言就在设计这款项链了,反复的修改反复的斟酌,才最终定稿,交付打磨锻造。

挚爱一生,挚爱一笙。

这项链确实很漂亮,只要是个女人都会为之疯狂,黎一笙当然也不例外,然而,她却伸手将那项链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顾言,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台下顿时一批那哗然,尤其是那些眼红的女人,现在更是妒火中烧。特别是姜语珊,她那么饥渴的想要得到这项链,没有实现不说,还连带着景云滕出了个大丑。没想到这项链本就是为黎一笙设计的,而现在,人家要送给黎一笙,黎一笙竟然还不要!

“呸,真恶心,装什么清高!”姜语珊的声音不大,但是正好够周围的人听见。

顾言自然也听见了这句话,好看的眉毛顿时皱成了一团,他一双寒眸射向姜语珊,随即冷冷的吩咐自己的助理:“把这个女人,拉进AG的黑名单,全线封杀。”

一听到AG,姜语珊顿时傻眼了,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珠宝供应商啊!全球顶尖的珠宝品牌的一手货源几乎全是来自AG,若是AG封杀了她,那不就意味着她以后跟高档的首饰奢侈品绝缘了吗!

不仅如此,AG的婚纱更是迷人,能够在婚礼上穿上一身AG的婚纱,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她还等着自己结婚的那天惊艳所有人呢,现在,台上那个男人竟然说要将她拉进AG的黑名单?!

“你是什么人,你说封杀我就封杀我,你以为你是谁!”

顾言没有说话,倒是他身后的助理开了口:“这位是AG的执行总裁,顾言先生,也是AG百分之三十股份的持有人。”

姜语珊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执行总裁?她怎么不知道黎一笙还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就在这时,那位助理接了个电话,随即向顾言汇报道:“顾总,Alice说那个女人前两天订购了一件AG的婚纱……”

“烧了。”顾言冷冷的吩咐,“我不想AG,跟这个女人有一丝一毫的瓜葛,免得她玷辱了这个牌子。”

姜语珊几乎要当众尖叫了,那可是她精心挑选了好久好久才定下来的婚纱,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就要结婚了,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让她怎么再去找出另外一件完美的婚纱!

急火攻心之下,姜语珊两眼一黑,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一笙,走吧,我还有一个惊喜要给你。”在面对黎一笙的时候,顾言又恢复到了一贯的温柔。

大厦外,一台无比拉风的法拉利跑车已经停在了那里,顾言从车子中的取出一个纸袋,递到黎一笙的面前,“换上吧。”

黎一笙打开一看,是一双平底鞋。她穿了这么久的超高跟,脚确实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谢谢。”

顾言撇撇嘴,“一笙,跟我还说谢谢,你可真是太见外了。”

见顾言这个样子,黎一笙也忍不住笑了,好像又回到了年少青春的时期。

霸道的轰鸣声响彻夜晚的公路,很快,法拉利便停在了他们以前最常去的一家酒吧门前。

刚进门,黎一笙就看到了吧台前坐着的一个熟悉的曼妙身影。

“媤媤!”

夏媤媤盈着满脸的笑意,和黎一笙热烈的拥抱了一下,随即很是不满的冲着顾言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这么慢才过来,我还以为你要带着我家一笙私奔了呢!你们要是再晚一点过来,我就要被那些免费的酒灌醉了!”

夏媤媤手一指,黎一笙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看到她做的位置面前,林林总总的摆着不下十杯酒,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这酒吧里倾慕夏媤媤的美色的男人们殷勤奉上的。

“媤媤大美人,这么多选择,你就没一个挑中的?”顾言随手拈起一杯,酌了口,忍不住打趣。

夏媤媤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真不知道这些男人一个个哪里来的自信,长得一副歪瓜裂枣的模样,还以为自己是天神下凡拯救我这样的失足少女,他们难道意识不到他们其实就是顶着一张大脸砸落人间的天蓬元帅吗?”

这话说的,顾言和黎一笙两个人都笑了。

他们三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了,黎一笙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两个人是早就串通好了的,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他们已经回了国。

“一笙,我暂时不会再出国了,留在这里陪着你。”

黎一笙很是惊喜,“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你可要收留我啊!”夏媤媤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完全不像是一个高贵冷艳的世界超模,不过,也只有在黎一笙和顾言这两个挚友面前,她才会显露这样的一面。

视线落到黎一笙脖子上的项链上,夏媤媤不由得砸了两下嘴,“啧啧,顾言这小子眼光和设计果然是一流的,估计这世界上除了你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配得上它了。”

夏媤媤的话提醒了黎一笙,“顾言,这项链,真的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没想到顾言却突然笑了,“没关系,反正钱也不是我出的。”

见黎一笙一副不解的模样,顾言又补充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让这条项链成为拍卖品,只是正好看到那对狗男女想要出风头,我就顺水推舟,坑他们一把啦!我早就知道景云滕现在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所以故意抬高价格,让景云滕最后不仅什么也得不到,还要赔上一大笔违约金。”

黎一笙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顾言事先设计好的。

“你就不担心,万一他中途退出了竞拍呢?”

顾言微微一笑,“景云滕如今风头正盛,什么都志在必得,更何况他已经在这么多人面前夸下海口要替那个女人拍下这项链,自然是打碎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他怎么可能退出竞拍。”

黎一笙和夏媤媤互相看了一眼,三个人顿时笑作一团,积压在黎一笙心头的阴云,也因为挚友的回归,而消散了不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