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赠你漫天星光_佚名

2020-06-01 12:01

qq1234为大家带来《赠你漫天星光》,《赠你漫天星光》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爽文小说。小说描述了:她呵呵大笑起来,原来这就是沈司深娶她的理由啊?嗯,确实挺嘲讽的。“看见了吧?池暮,你以为沈司深是真的喜欢你吗?像你这样的丑八怪,根本没人会喜欢,他只是想恶心大家罢了。”说着,赵琳雅便嘲讽的大笑出声。“说到恶心人,还是你和池梦舒最厉害吧?”

在线阅读地址

《赠你漫天星光》精选章节

他就站在离她一尺之遥的地方,黑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她呵呵一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俊脸,皱眉道:“哟,你长得好像薄容衍啊。”

手腕却被大力的拽了下来,下一秒,她便被男人拦腰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还要喝酒呢。”池暮拍打着他的胸膛,挣扎道。

“老实点。”他不悦的吼了她一句,“你喝醉了,该回家了。”

她愣了一下,盯着他那张轮廓分明的侧脸,眼泪忽然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看见突然哭得那么伤心的她,薄容衍有些慌了,连忙开口道:“池暮,你怎么了?”

“薄容衍……你凶我……你居然凶我……”她捏着他的衣角擦着脸上的泪,奔溃的大哭道,“你明明答应过我,你会宠着我一辈子,永远不会凶我的……”

一瞬间,薄容衍身躯一震,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喝醉酒的池暮,和十年前喜欢在他怀里撒娇使坏的小女孩,一模一样。

他记得她十八岁成人礼那天,为了庆祝自己成年,一个人偷偷跑到酒吧里,喝了大半瓶威士忌,他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醉倒了。

他又担心又着急,连忙抱着她出了酒吧,在她身边,守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她酒醒了,他就忍不住朝她发脾气了。

她委屈巴巴的靠在他的怀里,眼泪巴拉巴拉的往下掉。

他心疼极了,怒气顿时没了。

他记得那天,他温言细语的哄了她一整天,给她买了一大堆冰淇淋,还答应她以后再也不凶她了。

可惜,他终究还是食言了。

薄容衍压住心底的苦涩,将池暮丢进了黑色的豪车里。

她却拽着他不肯松手。

他好看的眉头微皱起来,“池暮,放开我。”

“不要,我想吃烤红薯。”她却瞥了路边的烤红薯一眼,咽了咽口水。

“……”薄容衍的俊脸不由的沉了沉。

他一个总裁,让他去买烤红薯?

“不许吃,滚回去。”他满脸烦躁道。

“我不管,我就要吃,薄容衍,我求求你了,你给我买烤红薯吧……”她拉着他的衣角,委屈巴巴的撒娇起来。

曾经的她,也最喜欢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缠着他撒娇,老让他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但每次,他都会默默的妥协。

可笑的是,十年过去了,不管他们发生过多少事,不管他怎么恨他,薄容衍还是拒绝不了爱撒娇的池暮。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认命的转身走到那个小摊前,给她买了烤红薯。

池暮捧着热腾腾的红薯,坐在副驾驶上,开心得像个孩子。

再后来的事情,池暮就记不清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她躺在一个很干净的宾馆里。

旁边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不是床边还放着冷却了的烤红薯,她甚至以为,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她盯着吃了一半的烤红薯看了半晌,忽然冲上前,将那个烤红薯,狠狠踩碎,丢进了垃圾桶里。

她恨薄容衍!但她更恨总是会想到她和薄容衍的曾经的自己!

但这次,她绝对不会再心软,绝对不会再傻兮兮的任由他欺负了!

……

十二月二十三日这天,是池闵镇五十岁的生日。

池家大摆宴席,邀请了仝城的很多权贵名媛。

池暮早早便出门,去商场给池闵镇买了鲜花和礼物,然后打车,来到了池家别墅。

她知道,这里没一个人欢迎她,甚至巴不得她死在外面,但她亲生父亲的生日宴,她怎么能不来呢?

她微笑着,轻轻推开了池家别墅的门。

别墅里聚集了很多人,池梦舒和赵琳雅围坐在池闵镇身边,将池闵镇逗得很开心。

池暮一步步走到池闵镇面前,将那束花递给他,冷笑道:“爸,生日快乐。”

一瞬间,现场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池梦舒满脸震惊的看着她,惊恐道:“池暮……你居然还活着?”

“没错,我还活着。”池暮挑眉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池梦舒,你那晚就该下手狠一点,我不死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池梦舒脸色很难看,却还是虚伪的笑道,“既然来了,就好好陪爸爸过个生日吧。”

“滚出去!”池闵镇却气呼呼的冲着她大吼道,“池暮,你要是真心想祝我生日快乐,就不该买邹菊,我还没死呢!”

听到他的话,池暮低眸看了看手里的邹菊,呵呵一笑道:“哦,对啊,我差点忘了,邹菊是来祭奠死人的,既然这样,那这束花,就送给我妈吧,反正我妈,也死了没几个月,尸骨还未寒呢。”

说着,她便将那束花正正的摆在餐桌最中央,仿佛在提醒着池闵镇什么。

“你这个不孝女!”池闵镇气得浑身发抖,捡起那束花狠狠砸在了她的身上,咬牙切齿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们池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不许再踏进池家半步!”

“如果不是因为我妈,我一步都不会来这里。”池暮冷笑一声,直接走进仓库,将白素婷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路过池闵镇和赵琳雅身边时,她停住脚步,一字一顿道:“池闵镇,我今天过来,就是特意毁了你的生日宴的,你们不让我和我妈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另外。”说着,她凑到了赵琳雅耳边,冷笑道,“赵琳雅,我妈的仇,我会一点点的,找你报回来!”

话音落,她转身就要离开。

“池暮。”赵琳雅却忽然喊住了她,笑眯眯的开口道,“你不会以为,白素婷真的是被我弄死的吧?”

“不然呢?”她反问道,“除了你,还有谁想要她死?”

“呵呵。”赵琳雅却大笑出声,许久之后,她压低嗓音道,“池暮,你错了,杀死白素婷的人不是我,而是薄容衍。”

“什么?”池暮瞳孔骤然收紧,视线狠狠震了一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