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生之低调赚钱

2020-05-31 15:04

包厢里面加上许阳,一共有四个男人。

其中一个他认识,是学校的王校长,另外三个看着眼熟,就是完全没任何的印象。

“上菜把。”

沈柠坐在冲大门的位置,这个是主人的位置,许阳却是坐在她右手边,这是贵宾的位置。

看的出来,拧姐今天是这里的主人,许阳暗自心惊,她到底什么身份。

包厢忽然沉默了,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一些诡异,许阳也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这时候,服务员上菜了,中间穿着西装的男子连忙给沈柠倒红酒,笑着说:“沈嫂,喝点酒把。”

沈柠脸色平静如常,没有说话。

“沈嫂,虽然您跟李哥离婚了,但您永远都是我们的嫂子。”

王校长端起酒杯敬酒,沈柠斜了对方一眼,开口说道:“你们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毕竟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李哥让我们向您问好。”

这饭局不简单。

许阳暗自揣测起来,别看屋里面就四五个人,但是这次的饭局一定有诈。

前世的时候他没少参加这样的饭局,都是公司组建的,许阳在公司里面是出了名的能喝,见多了尔虞我诈。

这三个男的,恐怕是打算把拧姐给灌醉了。

“沈嫂,好酒量,再来。”

肥头大耳的男子笑呵呵又给沈柠倒满一杯,这次是啤酒。

看着满满的一杯酒,沈柠忽然觉得有点头晕,她扶着额头,脸涨红,自己现在很不对劲。

“小子,你去外面叫服务员进来。”

肥头大耳的男子看到沈柠开始晕了,立刻给许阳使眼色。

许阳不是傻子,他猜测酒里面有东西,这时候自己要是离开包厢,拧姐一定会出事。

陪我去厕所……沈柠忽然摇晃着站了起来,见状,肥头大耳的胖子连忙过来扶,沈柠一巴掌扇在脸上,怒喝道:“别碰我!”

弟弟,你扶我去厕所……沈柠走不了路,眼前天旋地转的,许阳赶紧用手扶着,去了厕所。

妈的,这小子从哪冒出来的,居然坏老子好事!

男子眼中露出阴狠之色,差一点就得手了。

许阳扶着沈柠到了女厕门口,沈柠一下趴在洗手台上,用手抠喉咙,把刚才喝的酒又给吐出来了。

姐,你没事把,许阳小心翼翼问道。

沈柠呕吐出了很多东西,鼻子跟口腔里面都是红酒跟啤酒的味道,难受极了。

我没事,好多了。沈柠洗了一把脸,顿时精神了很多。

许阳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不该跟拧姐说实情,他知道那三个家伙绝对不安好心。

姐知道你在想什么。

沈柠整理了一下妆容,淡淡说道:“我曾经是他们的嫂子,虽然离婚了,但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把我怎么样。”

许阳立即吸了一口凉气,心跳加快了,紧张的问道:“拧姐,那个王校长我认识,另外两人是谁啊?”

“给我敬酒的是张立成,道上都叫他成哥。”沈柠道。

是他!

许阳猛地瞪大双眼,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原来是土匪张立成!

沈柠很意外的看着许阳,问:你了解成哥?

当然了解了。

许阳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了,有些害怕的说道:“张立成是许镇有名的地痞头头,手底下有七八辆东风卡车,每天都拉上千吨的沙土,来回在华北市跟村里面跑。”

这家伙贼狠,二十岁的时候就杀过人,脾气非常坏,还天天在家里面打老婆。

话说到这,许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立即闭上嘴。

沈柠疑惑看着他:你刚才说他杀过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阳心跳加快,妈蛋,差点说漏嘴了。

他之所以知道张立成杀过人,是因为前世二零一六年的时候,这个张立成因为勾结恶势力,还有雇凶杀人被抓了。

判的时候,许阳无意中看到了直播,那时候才知道村里面原来有张立成这么一个恶棍。

沈柠暗暗点头,自己这个弟弟貌似知道不少内幕啊,张立成杀人的事她都不清楚。

姐,另外一个是谁啊?

许阳问。

他的司机,也是小舅子。

许阳点点头,这个司机自己就没什么印象了,前世判的时候好像没见过,估计是跑了。

姐,要不我们就走把,有张立成在,我怕那家伙会乱来。

许阳担忧的问道,他担心拧姐的安慰,也害怕自己会遭到报复。

那家伙毕竟是个狠人,还杀过人,前世判的时候,当着全国人的面都没有表现出丝毫悔恨的样子,那恶毒的双眼,现在想想都内心发憷。

恩,我们回去。

沈柠自己也知道张立成不是善茬,她已经离婚了,对方要是不拿她当嫂子,那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随后,沈柠打算招呼也不打,就这么直接走,谁想到两人刚路过包厢门口,张立成忽然推门出来了。

嫂子,你怎么走啊,在喝几杯啊。

沈柠淡淡说道:“我明天还有事,不用你送了,我弟弟会开车。”

等一下。

张立成皮笑肉不笑的,指了指许阳:我跟这个小兄弟说两句。

沈柠挑眉,问:你要说什么。

嫂子,你不相信我啊,难道我还会把小兄弟怎么样?

张立成含笑说道。

沈柠想了想,就往楼下走,她没有下去,而是在这立住,要是许阳有事,也好第一时间回去。

“小子,我叫张立成。”

张立成自报家门,拿出一千块塞到许阳手里面,阴森森的威胁道:“拿着钱离沈柠远点,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许阳两耳发烫,腿也不听使唤,心砰砰的剧烈跳动,马上都要炸了。

不行,冷静,许阳**冷静!

许阳内心深处在吼叫,自己一定要像个男人才行,绝对不能害怕。

我不要你的钱。

许阳把钱仍在地上,神情平静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你自以为自己很厉害,但是我知晓你所有的底细。”

“我跟拧姐是什么关系也不用跟你解释。”说完后,许阳不安的心跳的更快了,妈蛋,自己居然威胁了张立成。

好他妈害怕啊,这可是一个杀人犯啊,会不会一怒之下捅死自己。

行,小子你有种。

张立成拍拍许阳肩膀,眼神中流露出狠意。

紧张与恐惧仍然占据着身体,但许阳表面丝毫不胆怯,淡淡说道:“拧姐是我朋友,谁都别想动她。”

“张立成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对拧姐怎么样,我许阳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到这里后,许阳心里突然出现一股巨大的勇气,他忽然想通了,既然自己知道张立成杀过人,那就等于是有对方犯罪的证据。

那还怕个毛啊,这张立成现在还没有成气候,要是敢做出什么不好的事,直接报警就好了。

想到这些后,许阳心中不再害怕了,反而还底气十足的挺起胸膛,鼻腔一哼,掏出兜里两百块:今天我买单了。

许阳知道两百不够,管他妈够不够,先装了再说,随后,他紧张的转身下楼。

去**,一个十几岁小孩还敢威胁老子,明天就弄死你。

张立成在许阳走了后,破口大骂,然后拿出小灵通手机,打给李哥。

喂,李哥真是对不起,被一个小子破坏好事了……

许阳下了楼,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他看到拧姐坐在了副驾驶上,没有多想,他拉开门,继续开车。

拧姐上下打量许阳一眼,看到人没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忽然,一股眩晕的感觉涌上头,那酒劲又上来了,头晕晕乎乎的。

姐,你前夫叫什么名字啊。

许阳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心里好奇的要死。

说了你可能也不知道,他叫李志明。

**,你说谁,李志明?

许阳一脚踩下刹车,头嘭的顶在方向盘上,他听到这个名字后吓得差点跳起来。

“谁,李志明?”

许阳满脸震惊道。

沈柠点点头。

我靠,我靠,怎么会是他,居然是李志明。

许阳心砰砰的跳起来,李志明可是长云县的首富,我擦。

拧姐的前夫居然是本县的首富?

许阳内心真的是被惊到了,怪不得王校长跟张立成都那么敬畏,还有今天白天来捧场的几个老板。

原来是这么回事。

虽然许阳知道李志明身价不过才几百万左右,但是现在可他妈是二零零五年啊。

零五年的几百万,相当于十几年后的几千万身价了。

我居然跟首富的前妻坐在一辆车里?

许阳喉咙动了几下,心里忐忑不安起来了,余光下意识扫过拧姐,却发现拧姐好像睡过去了。

他喉咙又不停的在吞咽,眼睛不断在沈柠身上扫过。

沈柠太漂亮了,三十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成熟又大方,绝对是全县都梦寐以求的女神。

一个离了婚的三十岁女人,一个十八岁的小男人,而且这女人还昏睡过去了,恐怕做点什么都不知道。

许阳的呼吸沉重又急促,怎么办,这时候该怎么办,对方居然是本县首富的前妻,自己玩的起吗?

就在许阳心乱如麻,脑袋胡思乱想的时候,沈柠的手忽然无意识放在他腿上,柔声道:“姐头疼,送我回家……”

靠!

许阳脑袋一热,管它娘的那些干嘛,自己又不是真的才十八岁,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考虑这么多干什么。

一脚油门踩下去,宝马开向了长云县市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