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天下独尊

2020-05-31 12:05

第2章

“易帅,这些年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您,只是担心被有心人得知,暗中加害!”

易天压下心中的愤怒,道:“毒素扩散,我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

“这段时间,我们研制出了解药!”

服用之后,身上的毒素在迅速退化,易天眼中爆出一股光芒。

“身体在被逐渐修复,实力可能难以瞬间回到巅峰,不过也足够了。”

“我的职位,被撤没有?”

一走五年,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易帅您消失之后,就有人提议要撤销您的帅衔。”提及此, 白樱满脸怒色:“全军联名上书,这才得以保全职位。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不,不急!”易天眼中有一抹冷芒,道:“实力恢复之前,先不要贸然回去。”

“先找个酒店,我处理一下自身的状况。”

“好!”

两人走入车中,扬长而去。

大桥的另一端,一个女人正注视着这一切。

“好啊,这个窝囊废吃如画的用如画的,还敢勾搭别的女人!”赵燕一脸气愤。

赵燕是江如画闺蜜,也正因为她,江如画才会选择来到金陵。

“不行,我得跟上去!”

看到两人进入一家酒店之后,赵燕咬牙切齿,立即拿出手机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江如画。

“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极冷。

“江小姐了,你的脸色怎么回事,是不舒服吗?”

那个碍眼的窝囊废走了,徐傲虎心情大好,笑眯眯的起身,坐到了江如画身边。

江如画如触电一般挪开距离:“徐少,您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切点水果来,咱们慢慢聊。”

说着,如逃窜般离去。

“好~”徐傲虎点头,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鼻子一动,陶醉于沙发上留下的香味。

 

“这个女人,还挺上道的。”

支开了那个窝囊废,自己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半个小时之后,易天从酒店之中走了出来,像是换了一个人。

佝偻了五年的腰背立的笔直,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

“易帅,我们现在去您在金陵的家?”

 

“家......”

想到离家时的情景,易天眼中不再是悲愤,而是——杀意!

“我先问问她。”

易天拿起手机。

“这么快?”江如画冷笑,道:“你要是现在敢回来,就马上离婚,永远不要再想见到欣欣!”

啪的一声,江如画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虽然易天是个窝囊废,除了五年前那一次,自己从未和他同过房。

但,江如画恪守妇道,从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易天的事。

一个女人,背负许多笑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这个窝囊废,却背着她跟别的女人鬼混!?

失望,心冷,还有一种报复的念头,在她心中滋生......

“不让我回去。”易天一脸苦涩,道:“回我另外一个家吧!”

白樱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易帅,您什么时候这么听女人的话了?”

“我亏欠她太多。”

说完这句,易天眼中出现一抹厉芒:“当年的往事,也到清算的时候了!”

易天本是金陵人。

在从军前,他一手创立易天集团,在一次酒席上,他被未婚妻苏青玉下药,醒来时,身边躺着的是苏青玉的妹妹苏青颜!

为免去牢狱之灾,保全家人,易天将公司全部交给苏青玉,并在苏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天,成了人人耻笑的对象。

随后他被养母林秀云逐出家门,无处可归,最后才进入了行伍。

待在金陵的这五年,他时常看到自己当年那个未婚妻,出入上流社会,在媒体镜头前大展风采。

而他,只能躺在床上,捏着拳头看这一切。

至于养父易山,他曾在菜市场遥远见过一面,不敢相认!

......

立在熟悉的小区门口,易天一时感慨万千。

自己这一身似注定漂流,他还在襁褓中就被丢弃,是易山从水边捡到的,抱回家中养大。

而后,易山生下女儿易雅,但对于易天却始终没变,如同己出。

一直以来,易山都打算将易雅嫁给易天,直到易天一手创立了公司。

为了能给儿子帮上忙,易山找到了苏家的女儿苏青玉。

为此,易雅大哭数日,却从来没有从中破坏,而是默默的祝福着两人。

直到那次......

“易帅,当地有人知道我过来了,说要见上一面。”白樱轻声道。

“你去吧。”

易天摆手,单独来到家门前,伸手敲去。

五年来,他无数次想要回家,却没法鼓起勇气。

今天,他来了!

一个妇女迎到门前,看到易天,愣住了。

“妈......”

“闭嘴!”林秀云脸色一变:“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子,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死!?”

当初,易天创立公司之时,林秀云每日笑颜以对,逢人便夸。

易天出事之后,名声破裂,公司倒闭,让她为此没少受人嘲笑。

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呢,万一有客人来呢?”

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来,当看到易天时,老眼猛地一缩:“你是......小天!?”

一别八年......

当初林秀云赶走易天的时候,被苏家打断腿的易山,正躺在医院。

得知消息之后,易山拖着断腿在外面找了易天两个月,直到倒在外省,才被警方给送了回来。

易天喉咙一滚,点头:“爸,我是小天!”

“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

老泪夺眶而下,易山瘸腿而至,一把抱住了易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天,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五年前,我就回金陵了!

只是,家门难入啊。

易天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爸您的脚怎么回事?”

“你还好意思问?”林秀云冷笑:“还不多亏了你个窝囊废,才会让自己老爹被苏家打断腿!”

“我没事!”易山擦了擦眼睛,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腿:“一样干活!”

“苏家。”易天面色一冷,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有那个能耐,你用得着在别人家门口跪三天三夜?”林秀云冷哼一声,道:“既然自己能活,以后就别往这跑了。我们这正办喜事呢,你来了多晦气,赶紧走!”

易天不语。

自己,终究是他们两个养大的,就是林秀云再过分,易天也会忍着!

“你说什么呢!”易山怒了,一把将自己婆娘拽开:“小天是我儿子,今天回来了,得好好喝一杯才行!”

一林秀云脸色变了变,还是让开了。

因为赶走易天这事,这死瘸子八年来没少和自己打架......

跟着易山进门,易天才发现家里来了不少人,难怪门口还停着好几辆车。

几个易天认识的亲戚,正围着一个高大男子的长话短话的说个不停,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曾伟啊,你们两个结婚之后,可得好好照顾易雅。”

“哎,易雅丫头是出了名的乖巧,能够嫁给曾伟,那也是咱家的福气!”小姨满脸堆笑,凑在男子面前:“听说你家公司前段时间又扩大规模了,以后咱们有什么需要, 你可要多多照顾啊。”

“没错,重新添了一个厂房,那正是我的建议。”曾伟蹲着一杯茶,露出了一个自以为优雅的笑容。

“小姨您就放心吧,曾伟可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以后需要我们帮忙只管开口说。”易雅牵着曾伟一只手,那模样甚是亲密。

这么多年,她已从当年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也渐渐的忘掉了易天。

脚踏实地,过好眼前的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雅,你看看谁回来了!”

就在这时候,易山笑呵呵的拉着易天走来。

面前,当年跟在自己背后的小女孩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八年过去,她褪去了青涩懵懂,美丽之中带着一抹成熟,十分动人。

看着她身边的男人,易天心头有些感慨,笑着打招呼:“小雅,我回来了。”

易雅目光一移,当看到易天之时,浑身一颤。

旋即,目光冷了下来。

“你这个**,回来干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