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狂徒

2020-05-30 21:03

师父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差,姬楼月的心情也一日比一日糟糕,不过她已经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她深知师父就是她的弱点,只要她一微微显露出,立即就会遭到胁迫。

不过尽管她已经不显露,但是谋肆还是要威胁她,因为他早已摸透她心中所想。

“你可以回十里桃林,带上你的师父。”

“条件?”

姬楼月当然不会傻到以为他大发慈悲了,他没有理由放她离开。

“捉回朗月。”

“我不回十里桃林了。”

姬楼月的手脚一瞬间变的冰凉彻骨,她不能,她死也不愿意再与朗月兵戎相见。

“姬楼月,你也看到你师父的情况了,你捉回朗月,我定不为难他。”

“即是不为难他,又何必要捉他,谋肆,你修要拿我姬楼月当傻子,你天族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要我姬楼月去缉拿朗月,谋肆,你是成心想让我难过吧。”

“姬楼月,我天族人再多,也找不出一个能打败你的,当年天族十万大军压阵,若你拼死一搏,我方必死伤大半。”姬楼月最不愿意提的就是当年她栽在他手上的事情。他提起了,她自然是不会给他好脸色。

“你大可以再用十万天军去镇压朗月啊。”

她不。她宁可此生困于九重天,也不愿意去伤朗月一分一毫。

“当年为了镇压你,已伤我天族元气,如何再去镇压一个朗月。”

“你可以威胁他啊,他还有妖西童,还有儿子,当年你对我使过的手段你大可以再在朗月身上使一遍,到最后,你仍然可以说一句,我是天帝,我没得选。

姬楼月此番话说的委实不留情面,直往谋肆痛处戳。

“姬楼月,我若你给你师父还魂丹,他在天牢,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姬楼月娇躯一震,面上陡然血色褪尽,他又在威胁她,她这根软肋,他要捏在手里,捏到碎掉才算完,眼前这个人,岂止无耻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的。

深吸一口气。“好,谋肆,你真是个好样的,天界有你为帝,当真是一大幸事。”

“你只需要说同意或者不同意。”

“我还有得选么?你必须保证朗月和我师父的命。”

“一言为定,”

姬楼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谋肆,果然不辜负她对他的失望。

她知道,此间一点头,除了师父,她真的就一无所有了。

“我就知道会是继来,楼月,我不怪你。”

他负手而立,不曾回头,却已经知道来人是谁,看透了她的心思。其实,她过的比他难,他一直都知道。

“朗月,你我认识这么多年,还未曾真的动过手呢。”

她轻轻笑,那样子,只像是与旧人在攀谈,嘴角淡淡的笑,是年华中深深透出的温婉。

“我与你,不分伯仲。”

他也轻轻笑,谋肆算准了他不会为难她,这真真是一盘好棋,可他谋肆,未必就是最后的赢家。最起码。他输了她,这江山现在于他最重,待到悔恨之时才会彻悟吧。

“只是你这些年来,将自己隐藏的都很好,不像我,自以为是,树大招风。”她苦笑,行路至此,总是会有人在她身后逼她,她虽不像,可总也不得不。

“我同你回去。”当年,她拼死一搏,还有整个青丘为她做后盾,现在,他有什么?苦苦撑下去,也只会连累了妖西童和儿子。旁边的树林沙的一声。

姬楼月警惕的看过去,未待开口,人便已从中走了出来,是妖西童抱着孩子。

那孩子生的粉雕玉琢煞是可爱,姬楼月一时间觉得罪孽深重。

“楼月,你可曾记得你答应我的,要帮我照顾孩子。”

“自是记得的。”若是罪孽,为了是丰富,她都认了。

“那便好。”他理了理妖西童的发,眉眼间,温柔一片。

姬楼月这才恍然发现,他早已不是少年时与她疯狂打闹的那个朗月了,此时的他,应该也是喝不出宿怨的苦来的吧。

“我们先去三重天上喝一杯吧。”

“也好。”他轻声笑,笑容里,不悲不喜,以后,怕是都不能坐在一起喝宿怨了吧。

“妖西童!你这个贱人!”才一坐定,便有一人影扑了过来。

姬楼月抬头便看见花木桡满脸泪痕的娇颜。偏头看了看朗月,那人可好,坐在那里稳若泰山,摊了摊手,直接表明立场,不管,姬楼月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头痛。

“其实我不是妖西童,我是姬楼月。”

“姬楼月,怪不得不在谋肆殿前可以那般放肆,原来你就是那个谋肆搁在心尖尖上的姬楼月。”姬楼月听到她这么说反倒火起,凭什么他谋肆明明才是那个处处为难她,处处逼迫她的人,怎么到最后反倒他成了好人,所有的不是都由她担了?

“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快滚,没看到我在和朗月喝酒吗?你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前,你怎的反倒不认识了一样呢?”

花木桡深深地看了朗月一眼,迈着踉踉跄跄的步伐离开了,显然是喝多了。

朗月皱起眉头喝杯中酒,整个过程一语不发,待到花木桡已然走远,他才缓缓开口。

“姬楼月,你可是知道宿怨深了会如何?”

“会如何?”

比起曾经的苦,这酒中的甜腻才更令她喝不惯。

“一、念、成、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