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脂正浓,粉正香

2020-05-30 18:04

第11章指婚

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却是当朝的巡捕营统领李察,他怒喝道,“如今社稷如同丘墟,我等岂能坐视不理,不如想法子除掉北凉王。”

又有几个人随声附和起来,直嚷嚷着要诛杀北凉王。

就在这时,却见龙椅后面的屏风“哐啷”一声被人踹开,却见一身戎装铁甲的北凉王出来了,而他的身边跟着他的儿子连朔。

连朔的手里提着一百来斤的砍刀,在金銮殿的地面上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适才还嚷嚷着要诛杀北凉王的那些人皆吓得浑身乱战。

北凉王却慢慢的走到皇帝的龙椅旁,抚着自己的长须,冷笑道,“你们中原就是忘恩负义,我们北凉的铁骑不远万里来给你们平叛,如今竟要卸磨杀驴,竟要谋害老夫了。”

年幼的皇帝吓得脸色发白,竟当众嚎啕大哭起来。

太后顾不得礼数,忙从帷幔后面出来,一把将小皇帝搂在自己的怀里,脸色惨白的说,“哀家只是担忧北凉如今无主,生出什么事端来而已,觉无谋害王爷的心思。”

北凉王冷哼一声,“那便是这几个乱臣贼子要谋害本王了。”

不等他发话,却见连朔提着砍刀便冲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如屠鸡宰牛一般,顿时金銮殿内血流如河。

众臣皆默不作声,甚至有几个昏死在地上。

而这一出杀鸡儆猴的好戏北凉王尚未要结束,又命人端来一个大铁锅来,里面炖着肉。

“这是昨日行刺本王的刺客的,本王恨不得生啖其肉,但实在吃不完,不如众位大臣替本王尝一尝,如何?”

那连朔亲自端了锅到众位大臣的面前,然后那侍卫们送来了竹筷,让那些大臣们一一的吃。

“听说那逆贼的肉酸,大家觉得如何?”北凉王一边笑着问,一边看着众臣吃肉。

这些朝臣吃完之后,皆说肉酸。

很快便走到了当朝的施太傅的面前,而他正是施染的父亲。

想着自己的妹妹心已施染,连朔倒是难得的和善,只低声道,“太傅大人放心,不过是野猪肉而已。”

施太傅这才满面狐疑的拿着竹筷吃了一块。

很快连朔便端着铁锅,已经到了阮禄和他的父亲言侯身边,冷笑道,“两位请。”

言侯冷笑道,“我们不是北凉野蛮人,不会吃人肉的。”

“你说什么?”连朔勃然大怒,这些时日他对言侯不满已久,但又忌惮着他在朝中尚且有几分的权势,这才不曾动手,“你也想谋反吗?”

却见阮禄站了出来,挡在了自己父亲的面前,“我们并非北凉的臣子,你们也并非我们的君主,何来谋反?”

连朔听完这话,只觉眼中火星乱蹦,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般有人站出来跟他叫板。

他丢下手里的铁锅,一把从身边的侍卫腰上拽出一个砍刀来,正欲要动手,却见一把冰冷的剑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脖颈上。

却不知何时,阮禄已经先他一步夺下了剑,消薄如刃的唇紧抿,目光变幻,“小,得罪了。”

那些北凉的将士见状,皆是如临大敌的举刀过来,即便连朔今日死了,言侯和阮禄也不能活着离开朝堂了。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旋即是北凉王的声音传来,“本王自然相信侯爷,您可是当朝的驸马。”

说着又命那些北凉的将士退下,旋即阮禄也见好就收,将夺来的剑还给了那侍卫。

连朔脸色难看的想要询问父王为何要放过言侯父子,却见北凉王慢慢的走了过来。

北凉王看着阮禄,不但生的俊俏,远胜于京城中那些纨绔子弟千倍万倍,以后也绝非池中之物。

“听闻世子不曾娶妻,本王倒是有一女,不如许配给世子如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