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南宫潇湘北冥君夜小说全文

2020-05-30 18:02

第十八章逃离

顿时大惊失色,酒意尽去。急令属下在王爷府中四处寻找,几乎要将王爷府翻个底朝天。

终究是一无所获。北冥君夜坐在府门前的玉阶上,期望着南宫潇湘能从夜色中走来,希望她只是跟自己开了个小玩笑,就像是回敬当初那个玩笑一样。

这样的事情南宫潇湘是做得出来的。

可是一夜过去,杳然无踪。北冥君夜在台阶上坐等了一夜,两眼通红如灯。神情怅然若失,仿佛失掉了心神一般。从此闭门三月,不再见任何人。

南宫潇湘不能同时辜负两个男人,她更不能嫁入王爷府,那让就困在那里了。南宫潇湘还是适合浪迹江湖,寻仙访道,修炼玄气。她是一个美丽又潇洒的女人。

所以她只能选择逃离,逃离原来的生活,去一个没人知道她的地方。交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极尽欢愉之后,老死不相往来。最后也许嫁给一个山野村夫,生一个十几岁还拖着大鼻涕的傻儿子。

这样的生活,想想也是有趣呢!

南宫潇湘求新求奇,就是不爱求安稳。这是性格使然,一颗漂泊的心,如同脱缰的野马。

谁心中有多大一片草场,也要被她啃个精光。

所以要乔装打扮一番,因为这副惊艳绝世的样子,实在太能惹事。之前扮作男儿身,也是非常帅气呢!

于是南宫潇湘换上男儿装,轻装简行,朝天楚国的边境赶去。

她从来不随身带钱粮,漂泊不是旅行。要的就是这种前路无着,后路无济,幕天席地,吃别人喝别人的。

她听说邻国流觞国,海纳百川,是江河入海之地,奇闻异人颇多,于是就打算去那里。

这一踏上流云国的领土,果然大涨见识。这里的街貌市集,届与天楚国大相径庭。所谓十里不同俗,何况是一国之差呢。

南宫潇湘四处游历一番,天色将晚,准备找间客栈住下。可是身上没有银子,就问店小二能不能做工偿还。

“你在店里做工,那我何处去?店里现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空闲。”店小二说。

“那我也不能真的幕天席地啊。”理想归理想,现在外面正下着雨呢。

“你想要片瓦遮身,那容易啊。山神庙、土地庙,这庙那庙的,随便住去呗。既能跟花子爷爷们谈天说地,还能跟神仙比邻而居呢!”

“你这小厮说话有意思得很,为何称叫花子为爷爷呢?”

“你是外乡人吧,有所不知啊。那是一帮四方来的‘铁叫花’,又称‘武叫花’,那可真都是爷爷辈儿的!他们一个个一身虎胆,满腔的义气。来我这里讨要,荤素不忌,银钱也照样受得。临走前咱家掌柜的还得拱手相送呐!”

“这可真是天下奇闻了哈!我还真想去见识见识。”

“见识归见识,礼数可得周到了。我看公子一表人才,那帮叫花子爷爷虽然个个英雄了得,但都是粗人。怕你受了他们的欺啊。”

“欺人者人恒欺之,他们怎样欺负我的,加倍了还回去便是。”

“我看公子倒像是个落难的江湖人士。这吃饭要钱,住店也要钱。在这流觞国,江湖人士要挣些盘缠是很容易的。公子明日再来我店里,小的自给你指条明路。”

这店小二倒是个知人识趣的,他还借给了南宫潇湘一把伞,借以挡雨。

于是南宫潇湘就去庙里借助了,流觞国多雨多庙多乞丐,却不减繁华。

即使是庙,也有差别,也分档次。这与人的信仰有关系。而此地香火最盛的就数城隍庙了。因为古代传说中城隍是最接地气的一个神仙了,古代落地举子考城隍,做阴间的官,都有这么一说。

香火好,规格自然也高,一般都有庙祝,也就是管理员。

可这一间却没有,然而屋舍房庭都打扫得很干净。南宫潇湘一开始还以为寄居破庙会有多么凄惨了,现在看起来完全可以将就嘛。

屋里还有个小炉子,一方软榻。正好在这里生火烤肉。

南宫潇湘从家里带出来的东西,仅有几张胡饼和一壶上等好酒。在七王爷府上却搜罗到了北冥君夜秘制的风干肉,这是他家的军粮。在长途行军的年月的,这东西不仅能果脯,还是能救命的好玩意呢。

肉干很硬,一般的吃饭就是生咬,那样更显得野趣一些。但是架在火上烤一烤,油脂立刻沁出,香气四溢。南宫潇湘小咬一口,嗯,好吃!味道绵软细腻又浓烈。就着一口南宫家的胡饼,一口上等的杏花美酒。

唇齿间竟有无限回味。再卧在榻上听雨打窗楞。这便是江湖声,那般自由那样畅快。

“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半夜在这里烤东西吃啊!”

突然有人说话,但南宫潇湘见四下无人啊。难道真的是城隍显灵了?

“您若也好这口,可以出来分食,我还从没见过乡野神仙呢!”南宫潇湘并不害怕,倒有几分激动。乡野神仙的确是没见过,即使天上的大仙那就更没见过了。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没有人应声,南宫潇湘四下望望,以为是错觉。就兀自回头了。

突然一张大脸倒悬着,几乎与南宫潇湘脸贴脸。

南宫潇湘吓了一大跳,后退几步。发现是一个人,他的脚勾在大梁之上。倒悬着紧盯南宫潇湘。

那大梁上还睡着许多人呢,都把大梁当床榻,抱着膝盖看着南宫潇湘。

眼前这个人,胡子有一扎长。倒悬过来的时候,胡子正好遮住了鼻子眼睛。所以他说话的时候,胡子就一动一动的,就像吹门帘子,十分有趣。“我不是城隍,也不是神仙,却不不许你在这里造次!”

南宫潇湘看他那样子,不禁捂着肚子笑了出来。

“大胆!”那人翻身下梁。其他人也都跟着下来了。他们跳下来的时候,脚尖着地,没有一丝声响。

都是高手,轻功不错啊。

数得还,一共有八个。还有一个起夜上茅房,回来看到这种阵仗,立刻胡乱系了两把裤带,就加入对峙当中。

看起来的确是一群叫花子,即使是高手,职业也是叫花子,穿得五花八门。南宫潇湘的嗅觉灵敏,他们身上除了叫花子特有的汗臭味,还夹杂着一丝奇异的香味。现在打点叫花子,流行赏香荷包了?

“在庙里吃顿饭就叫造次了?你是什么人,管得这样宽!”南宫潇湘并不惧他。不是人多势众,样子唬人,大呼小叫就能吓住南宫潇湘的。

“我们是铁花子会,这里是我们铁花子会城隍分舵。这一位是我们的总舵主胡子爹!”一个小叫花说道。

“原来是丐帮中人,失敬失敬了!”南宫潇湘猜个大概其,估计就是丐帮。什么铁花子会,应该是另外一种说法吧。这丐帮势力的确是大,一般人根本吃罪不起。但与他们又有些不一样,丐帮求人施舍,并不强索,这是规矩。

可是这帮人,明显是奔着南宫潇湘所带的酒肉来的。

可是南宫潇湘一一起丐帮,他们立马就怒了:“别把我们同丐帮相提并论!丐帮里痴傻呆缺越多越好,我们却是走精英路线的。我们一个分舵,多则数十人,少则七八个人,都是高手!”

“就是偏邦小派,还未形成气候呗!”南宫潇湘嘲笑道。

这样可引起群情激愤了,即使是大实话,也不应该说得这么直戳心窝子。一个新人来借宿,倒调笑起主家来了。

那帮人几乎要动手,却被大胡子给拦住了:“不要闹,我们的讲的是规矩!要打也要有个由头,这次的由头是他夜间私自吃东西。”

“这我倒要问了,吃东西犯着你什么了。”南宫潇湘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你可知道习武之人过午不食的规矩?”

“知道,是为了保持体型。可我是怎么吃也不胖啊。”南宫潇湘对于这天赋异禀,还是十分得意的。

这也是十分拉仇恨的。忽然听到众人肚子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你自然是不惧的,看你也不像个习武之人。这细胳膊细腿儿的,手无缚鸡之力,倒像个娘子家。”大胡子也笑他瘦小。

看这庙内,一个个都是粗犷的大汉。南宫潇湘本来就是女儿家,在他们面前可不就显得更加瘦小么。

“个子大又有什么用?我看那街市上卖艺的东瀛艺人,玩的一手相扑的把式。那个子更大,一顿要吃一盆饭呐!若跟我画个圈子,我保准他们连我一丝毫发也触碰不到。”南宫潇湘对自己的轻身之法是很有自信的。

哪知道这个大胡子突然从腰间拔出一口佩刀,刷拉拉缠头裹脑在南宫潇湘身边一同挥舞。其刀法之快,密不透风。竟也不触动南宫潇湘一丝毫发。

“我对你的毫发没有兴趣,若是手一抖,这颗人头可就当即落地了。”大胡子说。

“胡子爹好刀法!”手下们也跟着呼喝道。

的确是好刀法,南宫潇湘见过刀法如此精深的高手也不多。此刻那口刀正悬在南宫潇湘的脖子边,所谓之四门,南宫潇湘已在四门架中。此刻无论是如何逃窜,大胡子都可以立刻手起刀落。

“为了一口吃的,动了刀兵,真的值当吗?”南宫潇湘说。

“不是为了吃的,只为乱了规矩。庙里有庙里的规矩,须得先敬神灵,再敬这庙中的宿主。最后才可自己享用。”

“说来说去,不就是你也想吃么?江湖人想吃一口东西也弄得这么复杂。”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 第十八章 逃离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