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我女儿是阎王_江楚楚怀曦(槐序)

2020-05-30 12:04

《我女儿是阎王》是作者槐序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异能小说,主角是江楚楚怀曦,全文讲述了,偶遇灵异事件,江楚和女鬼春风一度,结果竟然成了妻女双全的人生赢家?自家女儿还是阴司阎罗的指定继承人? 于是,为了肩负起培养阎罗的重任,江楚率先开始了成为阎罗的修行。

精彩阅读

“开往酆都北方向的地府特快,黄泉444号列车已经进站了,请要上车的乘客拿好行李物品,排队上车。”

午夜十二点,空无一人的站台,喇叭里传来一段阴森森的广播。

耳边明明听见了列车减速进站时特有哐哐声,但眼前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阵突如其来的阴风,吹起了江楚遮住眼睛的刘海。

四周的光线好像陡然暗了下了,蒙上了一层纱,又像是把亮度调到了最低,变成了夜间模式。

空荡荡的站台开始变得拥挤,人影幢幢,各种半透明的身影在江楚身边挤了个满满当当,一列黑色的列车停在了江楚跟前,黑底金漆,黄泉444几个字看着格外渗人。

江楚用发抖的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黑底金字的同款车票,嘴角咧出了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事情该从哪里说起呢……

大概,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吧……

一个月前,他们单位组织春游,选的是附近县里的一个景区,爬爬山,然后到山顶泡个温泉,住上一夜。

行程安排得挺好,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爬山途中下起了滂沱大雨,山路湿滑,视线受阻,他走着走着就和队伍走散了,回过神来时,已经跑到了一条不知名的小道上。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界,无奈之下,他只能顺着小道继续走,期望能遇到人烟。

结果人烟没遇着,倒是碰上个破旧的道观。

然后他跑进观里躲雨,再然后,记忆便到此为止,接下来,他就在医院里醒了过来。

昏迷了三天,是在第二天被景区的救援队找到的,他倒在一条泥泞的小路,周围没有什么道观,什么都没有。

当时的他处于休克状态,已经虚脱了,严重脱水,贫血,相当于一个人断水断粮一周,但距离他失踪明明只间隔了一天而已。

诡异的事情还不止于此,他被找到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张符,黄符!

沾满了血,新鲜热乎的,多半是他自己的,可偏偏他身上没有伤口,一个都没有,总不可能是鼻血是吧!

所以这件事,包括他失踪的那一天,变成了一个谜,成了他们单位,乃至医院的奇谈。

你以为到此结束了?

不,一切才刚刚开始!

打从醒来之后,他每晚都在做同样一个梦,破旧道观,他和一个身穿红色嫁衣,五官模糊不清的女人。

嗯,发生了什么,总之不可描述。

但每晚都在做,同样的剧情,同样的画面,好像他真的做过这件事一样。

最后,更加离奇的事来了。

就在回到家的一周后,他半夜接到了一条短信。

:你老婆孩子在我们手上,请于今晚12点到A城东站,搭乘黄泉444号列车,前往酆都北1414号对外人事大厅,办理相关手续。

你老婆孩子在我们手上,正常人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应该就是诈骗。

毕竟,一条单身狗,还想要老婆孩子?做梦呢吧你!

虽然后面的要求很奇怪,但江楚也没当回事,只把它当成一场恶作剧,可就在他洗完澡出来准备睡觉的时候,刚一拿起手机,就发现……

底下压着一张车票!

黑底金字,赫然就是黄泉444号列车,阳世-酆都北,1号车厢,特等座1号。

那时候他都吓疯了,还特地检查了门窗,怕不是有人偷偷闯进他家,给他塞了这么一张车票。

那天他当然没去,把车票从窗户扔出去就睡了。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

每天晚上十一点,短信和车票都会准时出现,有时候,他都是眼睁睁看着车票从无到有,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他的书桌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每晚准时给他送过来的一样。

因为春游的事故,单位特地给他批了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休息,但因为这事,他自己又主动请了半个月,开始到处求神拜佛,去找那些所谓的专业人士。

结果显而易见,并没有什么用,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了。

回忆完前因后果,江楚跟随人流,哦不,鬼流上车。

他是1号车厢的特等座,没几个鬼往这边上车,车门处有一个身穿黑色制服,面色苍白的检票员,比起那些透明的鬼影来说,要凝实不少,透明度大概在百分之三十左右吧。

鬼影走到他跟前,胳膊一抬,露出一串黑白相间的条形码,没错,就是超市里商品包装袋上的那种。

检票员再用手上的扫码枪一扫,很好,这就搞定一个。

忐忑与荒诞在心中交织。

怎么说呢,碰上这种灵异事件,怕是肯定怕的,但任谁看到你心中面目可憎的恶鬼,忽然抬手,来了一个扫码。

这种感觉,你又会觉得特别的奇妙。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还挺……现代化的。

轮到江楚了,他手上没有条形码,只有车票,于是车票递了过去,跟个机器人一样,机械动作的检票员忽然愣住了。

苍白木然的脸色浮现一抹人形化的惊诧,他还特地抬头看了江楚一眼。

江楚手脚僵硬,不敢与他对视,连心脏都停了半拍。

然后……

“欢迎乘坐黄泉444号动车组,您请,您请,您的座位在那边,需要我领您过去吗?”

笑容灿烂,举止热情,那殷切的模样,要不是那不似活人的肤色,以及古怪诡异的车号,兴许江楚都会觉得,自己是在乘坐一辆普通列车也说不定。

“不,不必……”

他僵着脸,手脚崩得紧紧的,在检票员的躬身邀请中,自顾自的走了上去,同手同脚。

进到车厢里,已经有不少鬼影坐在了座位上,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这会开始跟个机关枪一样突突直跳。

很渗人,总体而言也很意外,这张车票,貌似很不一般的样子。

按着号码找到了自己座位,江楚盯着手上的车票若有所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