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杨止临修的小说 帝业无双小说

2020-05-30 12:01

帝业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帝业无双》由著名作者流淞最新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杨止临修,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千年轮转,孤魂乱世,异世风云,归期何处?乾坤傲视龙翔天,岭南慕云少仁杰;明若一笑只倾城,为君故问生无涯;凤凰何从萧肃处,天人遗花谷中落. 新年梅子语三思,阴阳混乱人间月;仙山道骨重云掩,阴柳淮夏华容乱;杨花落尽山人止,山尽日九朱华湮。明华易逝,临修无意;南祁相随,帝卿此生。试问青鸟何为悔?答曰:不知。

《帝业无双》 梅花劫(二) 免费试读

慕云明少命人替花谷安排了住处,花谷一直都是远游四方,两年前应晋阳帝之求为太子明华治病,因为住不惯皇宫,又不喜欢热闹,便住在了澜城外竹林里,方便为太子明华治疗,偶尔也会离开一段时间。太子明华这病是胎里带来的,无法根治,只能慢慢养着。临修也跟着慕云明若回了原来的屋子,穗心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好像她是空气一样。慕云明若似乎在生气,一直没有说话,后来似乎是忍不住了,才拉着穗心吐槽,“那个花谷好大的架子,真是气死本郡主了!”穗心道:“郡主莫要为了一个山野粗人生气,要不让红衣十三卫给她点儿教训。”慕云明若摸着下巴想了想,示意穗心附耳过来,二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阵,穗心点头,“郡主放心,穗心一定办好。”

慕云明若这才满意的昂着头往前走。回了原来的住处临修有些头疼了,今天一大早自己的东西就被带到了慕云赫的院子里,这下麻烦了,而且,肚子好饿啊!!!!!!“临姑娘在嘛?”临修一愣,像是白满的声音啊,开门一看,果然是白满,“快些,把东西放进去!”白满招呼着众人放东西,笑道:“临姑娘,小王爷给姑娘准备了些东西,小王爷知道姑娘还未用膳,特命小人给您送些吃食过来。”临修看着这些衣服鞋子,被子之类的生活用品,还有白满送来的吃的,心里暖暖的,这慕云明少真是个细心地人,“替我谢谢小王爷。”白满也不多做停留,送完东西便走了。

花谷当日便放出自己粉红色的蝴蝶去寻阴阳月,当晚便得到了阴阳月的回信,阴阳月此刻离澜城不远,明日午后便能到澜城。夜半时分,花谷的屋子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人,那些人个个穿着披风蒙着面,对着花谷的屋子吹了迷药便破门而入,摸摸索索到了花谷的床上就是一顿暴打。那时慕云明少正睡得香,院子里突然就闹腾了起来,接着白满焦急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王爷,出事儿了,您快醒醒啊!”慕云明少披了件衣服便破门而出,“怎么了?可是王爷有什么事儿?”白满一跺脚,“王爷没事儿,是郡主出事儿了!”

大厅里,慕云明少面色铁青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红衣十三卫,个个鼻青脸肿,慕云明若脸色臭得很,花谷依然一脸呆样坐着,“明若,你怎么解释?”慕云明若瞪了眼花谷,“我还想问王兄怎么回事儿呢,为什么我的红衣十三卫会中了幻药自相残杀!”“啪!”慕云明少一拍茶杯,“还在狡辩!你平日胡闹便算了,今日竟然这般不知分寸,安乐王府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王兄!”慕云明若一脸不可思议,慕云明少从小便宠着她,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骂过她,这次竟然为了一个花谷骂她,越想越伤心,慕云明若眼泪一流,扭头就跑了,“郡主!”穗心也忙跟了上去,慕云明少看着不知所措的红衣十三卫,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去!”

花谷喝着茶,事不关己一般,慕云明少调整了情绪,对花谷道,“花姑娘请见谅,舍妹年少无知,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包涵,日后小王定会对舍妹严加管教。”花谷放下茶杯,“我去睡觉了。”花谷一人走了回去,到一个池塘边时,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蹲在池塘边的一棵柳树下,隐蔽得很,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花谷眨眨眼,到那人的身边蹲下,“那个慕云明若好笨,用迷药来对付我,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临修拍着胸口,擦着冷汗,可以看出,他被吓得不轻,见鬼一样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花谷,“我们,很熟吗?”花谷木着一张脸看着临修,“我们不熟吗?”

临修无语,平复下心情后,问道,“花谷姑娘,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花谷低头,手指玩着地上的草,“我们俩这么熟,叫我花谷就行了。”临修满脸黑线,姑奶奶,谁跟你熟了?花谷便将今晚的事情通临修说了,临修嘴角直抽,这慕云明若是不是逆生长了,这么幼稚,花谷又问她,“那你跑到这里干什么?”临修擦擦汗,“睡不着,想出来散心,但是又怕让人瞧见了说闲话,就躲到这里了。”花谷又问:“你是不是好奇那个梅花妖?”“你、你、你怎么知道?”花谷一脸我就是知道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就是不回答临修的问题,花谷拍拍临修的肩膀,“你是不是好奇他为什么缠着王爷,但是这么长时间却不加害于他,你是不是在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内情?”临修很想吐槽,是你想知道吧,我可没说,好吧,虽然也有一点点好奇心。

花谷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你放心,明天晚上我师姐就来了,她收了梅花妖我就让她帮你问。”好吧,我接受你的恩情,临修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和花谷说话一定会得内伤的。再说慕云明若一气之下出了安乐王府,骑着马,半夜三更的跑到了白远的府邸,学士府守门的下人在一阵惊天动地的拍门声中被活生生的吓醒了,忙嘟嚷着开了门,见是慕云明若一下子醒了大半,“郡、郡主!”慕云明若没有理会他,直接往学士府大小姐白萱萱的绣楼闯了进去,“萱萱!萱萱!”白萱萱睡梦中被吵醒,迷迷糊糊问了句,“欢儿,可是明若来了?”欢儿嘟囔道:“可不是安雅郡主吗,这大半夜的,整个府里的人都被她吵醒了。”白萱萱言辞犀利了起来,“欢儿,不可对郡主无礼!”欢儿有些委屈,答道,“是。”“行了,快去请郡主上来,这大半夜的肯定是有什么事儿。”

穗心及红衣十三卫很快就跟上了慕云明若。“萱萱~!”慕云明若一头扎进白萱萱怀里,呜呜呜呜的哭了起来,“明若,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慕云明若擦擦眼泪,“萱萱,王兄居然为了花谷骂我,从小到大,王兄都舍不得动我一下,他今天居然为了花谷骂我、、、、、、”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白萱萱心里难受的很,“别伤心了,来,怎么回事儿,来同我说说。”这时门外传来了声音,“大人让奴才来问问,可是安雅郡主来了。”欢儿看了眼白萱萱便道:“是郡主来了。”“可是王府出了什么事儿了?”这时穗心道:“王府并未有事,请大人安心。”“如此,奴才便去回了大人。”慕云明若这才好受了一点儿,白萱萱对欢儿道:“去安排红衣十三卫歇下吧,穗心,你也去歇下吧。”欢儿应了声,“穗心姐,同我来吧。”穗心有些犹豫,慕云明若朝她点点头她才跟着欢儿出去了。

白萱萱替她擦擦眼泪,“行了,这下可以说了吧。”慕云明若抽抽噎噎的把今天晚上的事说了,白萱萱这才道:“表哥是有些过了,但是,这件事你也有些责任。”慕云明若一听不乐意了,“萱萱,你也怪我!”“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花谷现下是王府的客人,姑父的病也得靠她治,而且,她毕竟是皇上请来的人,薄了她的面子,不就等同于薄了皇上的面子,若是此事传到皇上耳朵里,那便是欺君之罪。”慕云明若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没那么严重吧,皇叔才不会怪我呢、、、、、、”白萱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皇上毕竟是皇上,你始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伴君如伴虎啊明若。”慕云明若这下子才有些后怕,白萱萱又道:“表哥这是为你好啊。”“我,我错了还不行吗、、、、、、”看着别扭的慕云明若,白萱萱笑得有些宠溺,“好了,快些歇下吧,明日我送你回去,免得表哥担心。”慕云明若点点头。安乐王府,风影立在一旁,“郡主已经安全到达白小姐府中。”慕云明少点点头,挥手让风影下去,这才舒了口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