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隐婚娇妻,放肆爱!

2020-05-30 06:03

“你还是那么漂亮。” 于倩笑了笑:“你这学霸的风采也依旧不减当年,甚至更迷人了。我听说陆家大少奶奶有喜了,你现在可是身价不低啊。”双眼不停的在冉可岚身上转悠。 冉可岚喝了一口奶茶戏谑的问道:“你们于家难道低吗?” 在A市,冉、于两个都是少有的大家族。 “啧啧啧,我们于家再厉害,也抵不过你这冉、陆两家的联手,你现在可是千万宠爱集一身呐!” 酸,十足的酸味! 这才是于倩的本性,两人即使许久未见,可再次见面依旧熟络。 “哟,还在这里喝上了?我哥也不管管。”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两人的头顶飘下来。 光听声音,冉可岚就知道是谁。 陆家外孙女何佩佩。 冉可岚没搭腔,可于倩忍不住:“你谁呀?我们喝什么关你屁事?” 冉可岚差点笑出来。 于倩的性格一点没变,说话又呛又怼,是个女汉子的作风。 “你……”被怼的一脸尴尬的何佩佩拿不下硬石头就转而去捏软柿子,对冉可岚嘲讽道:“冉可岚,你别太威风,想要母凭子贵,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什么意思?威胁她? 她冉可岚可不是吓大的。 “是啊,我是没本事,可我这孩子就本事大了……”冉可岚说着故意摸了摸腹部。 意思很明显,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陆家未来的掌舵人,还未出生就占去了陆氏一半的股权,这是陆家创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不要说陆家人斗不过这孩子,就是她何佩佩一个孙子辈的外姓人就更加斗不过了。 何佩佩的脸色变了变,眼睛里射出狠毒的目光:“你最好能保佑他平安出世,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放心,我孩子一定过的比你好。”冉可岚不冷不热的回道。 “哼!”讨了个没趣的何佩佩气呼呼的一甩头离开了。 看了一眼何佩佩离开的身影,于倩担忧的看着若无其事的冉可岚:“陆家不平静,你可要当心点。” 冉可岚点点头。 “我特意给你带了一些保胎药。”于倩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不用,胎儿现在很正常,不需要吃这些。” 光客厅里那些成堆的补品,她这段时间都吃腻歪了。 “这可是我从国外特意带来的,能固本培元,对大人和孩子都好。” “好吧,谢谢!” …… “少奶奶呢?” “出去一天了,还没回来。”王姨答道。 一天? 下班回家的陆屿一边解着领带一边脸色不爽的问道:“她出去一天干什么?” “听说是她的一个叫于倩的朋友回国了。”王姨如实答道。 于倩? 和她结婚两年没听说过她有什么朋友。 不过,就算她真有朋友,一向对她漠不关心的他又怎么会知道? “打电话让她回家,疯也要有个度,别忘了她现在是个孕妇。” “是,少爷。”女主人被骂,王姨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几天后…… “少奶奶回来了。” 冉可岚刚进门,就听到了王姨异常热情的喊着她。 她忍不住多看了王姨两眼,平时她回来王姨根本就不搭理人,这佣人还真随了主子,性格阴晴不定。 同时她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果然,当她走进客厅时发现了坐在沙发上一脸铁青的陆屿。 他什么时候这么早下班了? “疯够了?”轻启薄唇,陆屿冷冰冰的问道。 想跟她吵架? 她可没空。 冉可岚没有理会他,径直往楼上走去。 “站住!” 她刚迈上楼梯的脚顿了下来。 “谁准许你每天出去的?” 冉可岚霍然转身,看着陆屿:“你没毛病吧?我是你的妻子,可不是犯人。我这没病没痛的,为什么不能出去?” “你怀了我的孩子,就得安心在家养胎。” “我这出去散散步有问题吗?” 陆屿来到她的面前,俯视着她:“散步散一天?” 冉可岚懒得理会他,刚要上楼,被他一把抓住了胳膊。 “冉可岚,我给你带薪休假可不是让你整天带着我的孩子东奔西跑。”陆屿的语气里有着即将爆发的波动。 这几天他每次回来都没见到她,就已经蓄积了不少怒气。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养成了回家就想见到她的习惯。 “明天再出去,直接扣一个月薪水。” 提起钱,冉可岚立马怂了。 “是,陆大总裁,明天我一定乖乖在家待着。” 冉可岚的突然听话,倒是让陆屿一呆。 他竟然比不上一个月寒碜的薪水? 岂有此理! …… A市最顶级的畅想会所,此时人来人往的川流不息。 但在内置休息室里却传来了一声暴喝。 “小岚呢?你一个人来干什么?今天这宴席可不是给你设的。”陆老爷子怒不可遏的等着眼前的小兔崽子。 “谁知道她在干什么。”因为签一个合同耽误了时间的陆屿直接来了会所,打电话要冉可岚自己过来。 这个女人,是存心跟他作对! “找,赶紧给我去找。”陆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睛。 陆屿只得满脸黑线的出了休息室,掏出电话拨给了冉可岚。 从上次摔了她的电话,他重新给她买了一个,并设置了自己的号码在新手机上。 在一阵烦人的嘟嘟声之后,电话才被接通,陆屿顿时爆了起来:“冉可岚,你是存心找抽是吧?死哪儿去?” 好半晌,电话里才传来冉可岚虚弱的声音:“我……我已经到……了……” 这声音不对,陆屿眉头一蹙。 一抬眼就见到了走进来的冉可岚。 她的脸色很不好,苍白的有些吓人。 “你怎么了?” “我很难受。”冉可岚整个人都没有精神,连说话都很费力。 “别给我装,今天怎样也要给我挺过去。” “呵,你还是人吗?我就是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皱一下眉。”冉可岚讥讽道。 她知道,想要他对她关心,那是痴心妄想。 冉可岚一到,宴席立马开始。 今天最活跃的要数八十高龄的陆老爷子,频频举杯,红光满面。 所有在场的宾客一个个对冉可岚那是赞不绝口,纷纷道着喜。 用腮红和口红掩饰住病态的她,显更得光彩照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