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还好告白不算晚

2020-05-29 21:06

第二天慕洛城即用了巨款还清戚家债务,并抽调了慕氏许多人才与技术去重整戚氏企业。

如此明码交换,让萌萌觉得自己和商品无异,还是没有选择权的商品。

坐在私人飞机上时,慕洛城递给她一支珍珠发叉,她蓦地瞪大了眼睛,伸手拿了过来,仔细地捧在手心打量了许久,然后轻说:“这是洛阳哥在岛上送我的,没想到你在这儿还给我。”

他淡淡开口,“给你的目的,是要你不能忘了洛阳。”

她酸涩地想着,洛阳答应她让她一辈子不再受委屈——可是誓言还没实现,他就先走了。

她将怎么一个人走到白首。

回家的时候,温兰正雍容打扮准备出门。见萌萌回来,激动地上前拉过萌萌的手,谁知第一句话却是:“萌萌啊,听说洛城去找你了,真的吗?”

萌萌略微一笑,“我在亚加格岛遇见大哥,他来看岛上的建设,恰好而已。”

温兰“噢”了一声,有些失望,“洛城到处问着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他是刻意去找你。”

萌萌笑了笑,“妈要出去?”他问她去哪里做什么,让她觉得痛苦,让她肝肠寸断?

本就觉得他不可亲近,如今更觉得他恐怖吓人。

她拉着萌萌一道进了屋里去,“萌萌啊,不是我要说你。这次你不打招呼就走,好在洛城遇见你,不然我们可都要担心死了。”

“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老是梦见洛阳哥,想去岛上找些回忆。妈,以后我事先说清楚。”温从乖巧地认错,温兰也不好再怪她什么,“你没事就好。洛阳已经不在了,你可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略颔了首,司机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口,“别耽误了妈的事,妈赶着出门吧。”

温兰前脚刚走,管家就来告诉她,“二少奶奶,戚总往家里来了几通电话,想要你见他。”

萌萌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心力交瘁地靠在卧室脚凳边上,无力地缩坐在地毯上,望着墙上大幅的自己与洛阳的婚纱照,掩面叹息。

她都没脸面再见他了。

看着最近的短消息提醒,只有一条像刺一样扎着她的眼。

是洛城今早才传给她的,“来公司找我。”

她想也不想就给删除,丁点儿也不想看到他。是他让自己觉得自己那么低廉,那么无用,那么……肮脏。

给戚远河打了电话过去,“小叔?”

“萌萌,你可算回我了。慕董已经帮助戚氏脱离困境,你知道吗?”

萌萌怎么会不知道,她酸涩一笑,“那就好,小叔记得谢谢大哥。”

“你不知道?”戚远河听她口气,有些失望。

“我刚回来,没有带通讯设备。”

“我还以为慕董是看在你面上才……”戚远河欲言又止,萌萌无奈一笑,她哪里有那么大面子?

戚远河又问她,“萌萌,慕洛阳不是留了你大笔遗产?到你名下了吗。”

“我没注意。”诚实回答,她一直没有开口对洛城说办这些手续的事,如果自己要求,他又要嘲讽她一心惦记着洛阳的财产。如今,她也不愿跟他有过多接触。

戚远河思索了会儿,“萌萌,慕洛阳死了,你不替自己打算打算?等你拿到那笔钱,我帮你找个合适的人家。你这么漂亮,不愁嫁不好。”

萌萌不是滋味,望着墙壁上洛阳温润儒雅的脸,“我不改嫁,小叔不要费心了。我会守洛阳哥一辈子。”

戚远河本想要她去巴结慕洛城,不改嫁就不改嫁了。还没等他张口,萌萌就说:“小叔,我还得去公司,改天回去看望你。”

语气恭敬温和,但十分坚决。

晚上竟也惧怕着回家,那个曾经无比温暖的地方。她只要想着就觉得心安,似能给她所有庇护和安全感。

那时她恨不能整日整夜都在家里呆着,洛阳在时粘着他,与他花园里浇花剪草,聊着无尽的有的没的事情。晚上吹着风看星星月亮,哪怕不言语,只要他在身边,都觉得足够幸福。

他要是不在家,她就在院里来回踱步张望,一直等到他回来。她便欢心雀跃地奔向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的怀抱总是温暖,她相信那就是能让她停泊的港湾与一生归宿。

可是,没有他在,哪里都一样寒冷。望不见尽头的无边黑暗,梦里,眼前,皆是如此。

公司里的人走的差不多干净,大楼外看得清晰,一盏一盏灯灭了下去,楼外的霓虹闪烁着,消失在城市的灯火辉煌之中。

伏在桌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肩膀酸痛得要僵硬,坐直身子才发现披在身上的西装外衣滑了下去,她皱了皱眉,顺手便拿了起来。

还没想着是谁给她披了衣服,借着柔和的黄色灯光对上了沙发上支着头盯着自己的那双锐利的眼。

不自主打了个冷颤,萌萌第一直觉便是想跑,刚绕到办公桌前,又恍然意识到,她已经答应做他的女人,实在没有跑的道理。

将他的西装外套递了给他,然后又退了几步,尽量不要离他那么近。

精工剪裁的西服背心衬出他极好的身材线条,萌萌眼见着他在自己身前站直,她不喜欢穿高跟鞋,他几乎快高了她一个头。

萌萌第一次觉得他那么高,颀长的身子挡住了她眼前能见的所有光明。

纤腰被一只有力的手臂圈住,她脸色又白的透明,慌张地低下眸子。

慕洛城想要看着她惶恐无措的眼睛,大眼里总是泛着无辜,他实在想揭开她伪善的面具,看看其下究竟是什么。

一手端起她的下巴,强制着她与自己对视。萌萌打了个寒噤,索性闭上了眼睛,洛城好笑问:“你怕看见什么。”

她想要推开他的手,又不知会不会触怒到他,只好说:“窗帘没拉,门没锁。”

明显答非所问,他一时觉得无趣,松开了她,语气清冷,“你怕见我?连家都不回了。”

“我怕见洛阳哥。”萌萌语气轻和,却十分寡淡。他眼神一闪,如一道银芒要杀了她的锋利。

萌萌抱了臂,他将一张卡搁在了桌上,“我的主卡,副卡给你。以后支出都从这上走。”

她错愕皱眉,这是要监视控制她的经济吗?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为什么?我只答应和你有身体关系,别的方面,你无权干涉。”萌萌实在不想接受,洛城漠然一笑,“随你。”

内心里生着气,外表还要平静得让他无所察觉。萌萌立在窗边望着街道零星的车辆,才感觉到已经很晚。

她又不想说话撵他走,就闷不作声在窗前站着。夜里空调不知何时关了,寒气从玻璃渗进来,她愈发觉得冷。

她看着反光里他向她靠近,正绝望地闭上眼睛,暗想接下来是怎样待遇,他拿外衣裹在了她身上,从后抱住了她。

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双臂环在她抱臂的肘上,难得语气和缓道:“我叫你去慕宁找我,怎么不去,非要我找到你?以后不许不回家,除非和我在一起。”

萌萌没开腔,他细密的吻印在她颈间,他嗅到她身上染着自己男式香水的味道,突然心软,“你只是我的吗?”

她轻笑着垂了泪落在他手背,温热的泪砸在他手上也变得冰凉。“我什么时候是你的?我只是洛阳哥一个人的。到死都是。”

这样的回答,他该是乐意听到的。

慕洛城没再开口,萌萌轻挣脱了他同样温暖的怀抱——除了洛阳哥,谁也不能这样抱她了。

她垂首掩面,泪水顺着指缝流淌而出,她纤细如玉的手指颤抖着,连带着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你下次碰我,提前告诉我。”最终喑哑着与他说了这话,回身抬起婆娑泪眼望了他一眼,安静地拿了纸巾擦去眼泪。

不像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她不化妆也足够漂亮,哭成这副样子都不必担心妆会花掉。慕洛城瞧着她梨花带雨的娇弱,又是烦躁了起来,“你不必在我眼前这副样子。只一句话,你不说都听我的?”

是她说的话。

可她没有说她的生活全部都由他控制的意思。

萌萌没应他,慕洛城拉过她的手腕,将她甩在了沙发上。

她亦没打算反抗。

他这样完全地审视着她的身子,突然有些可惜洛阳没有要她。

若她能有个洛阳的孩子,多好。

他们感情那么好的话,怎么会连一次都没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