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七门调_想飞的鱼z

2020-05-29 18:12

  七门调小说的主角是白菲菲柳伏城,这是一本题材非常新颖的灵异悬疑小说,本书讲述了菲菲在实验室洗坏了刚出土不久的蛇形青铜器,从那之后,每到月圆之夜便会梦到一条血淋淋的巨蛇跟在她身后穷追不舍,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免费阅读

  闷热潮湿的树林中,弥漫着重重白雾,静的如坟墓一般。

  我拼命扒开前方纵横交错的枝条,没命的往前跑,身后,嘶嘶的声音如影随形,越来越近,慌乱中,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扑倒在地。

  黑影笼罩下来,一滴一滴的鲜血滴落在我的肩头,浓重的血腥味包裹着我蜷缩的身体。

  长长的蛇信子一下一下的舔着我被划破的侧脸,冰凉的温度激得我浑身颤抖,我不停的摇头,想要躲开,却怎么也无法逃离它的掌控。

  “求你……求你放过我。”我终于承受不住哀求。

  冷冽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替我换身新皮,这是你自己犯的错,你得弥补。”

  “上个月我不是刚给你做过一身?奶奶说不能再做。”我哆嗦着说道。

  “呵,不能再做?”蛇身一点一点的缩紧,将我箍在其中,蛇信子舔上我的唇,戏谑道,“那就用你自己来换。”

  话音刚落,我只听到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身下一凉,血淋淋的蛇尾盘了上来,我这才明白它话里的意思,大惊失色:“畜生!你要干什么!”

  “做我的女人,抵你的过错,公平。”

  蛇尾圈着我的大腿一点一点往上,眼看着就要盘上我的腰,我终于认命大叫:“我做,我替你做……”

  ……

  猛地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周围一片漆黑。

  伸手打开灯,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却惊觉身下一片潮湿,心中一滞。

  掀开被子,看着被撕破的睡裤,以及满裤子斑斑的血迹,我闭了闭眼,果然,我不是在做梦。

  视线落在腿间的床单上,一只黑漆漆的蛇形青铜器静静的躺在那儿,伸手将它拿起来,摩挲着表面斑驳的锈迹,回忆袭上心头。

  我叫白菲菲,是江城大学古文物修复专业研二的学生,上个月江城郊区玉龙山刚出土了一批据说是战国末年的文物,很是珍贵。

  我的导师张良敏参与了文物挖掘工作,正值暑假,同学们大多都回家了,我因为要留在江城打零工赚生活费而没走,正好被张良敏抓去帮他完成出土文物清理工作。

  我还记得那天被送过来的文物有七八件,我的任务就是根据这些文物的材质选择相对应的药剂,清洗干净它们表面的杂质。

  因为我们学院与江城博物馆长年有合作,所以这项工作我做起来得心应手。

  那七八件文物中,只有这条蛇形青铜器保存完好,清洗之前,我仔细摸了好几遍,确定连一丝铜锈都没有,便只用蒸馏水清洗它表面的尘土。

  可万万没想到,蛇形青铜器刚放进蒸馏水里,表面本来光滑的釉质,眨眼间便脱落的干干净净。

  那一瞬间我被吓得魂不附体,赶紧将它从蒸馏水里捞起来,可为时已晚。

  蛇形青铜器表面原本光滑的釉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暗红色斑驳锈迹,一摸,如血一般沾满我的手。

  这可是战国末年的东西,价值连城,却被我洗坏了,就算是把我卖了也不够赔的,我握着蛇形青铜器,一时间六神无主。

  可心里也有点奇怪,铜锈不是绿色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张良敏打来电话,告诉我他正在机场,一个小时之后会领着京都来的考察员回学校研究这几件文物,让我尽快做好清理工作,准备迎接他们。

  放下手机,我整个人跌坐在凳子上,看着那还在渗透着暗红色锈迹的蛇形青铜器,面如死灰。

  清洗出土文物,这是我们专业的基本功,我都研二了,却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被张良敏以及考察员知道了,就算不让我赔,我的前程也毁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冲出实验室,以极快的速度跑回宿舍,拖出床底最里面的黑色行李箱,打开,手从上层的衣服、书本底下摸进去,将压在箱底的一个黄布包扯了出来。

  打开黄布包,我熟练的从一堆彩纸中抽出一张黑纸,拿起剪刀咔擦咔擦不停的剪,没一会儿,一张如被解剖开的黑色蛇皮便出现在我的手中,与那蛇形青铜器本来的纹路一模一样。

  收好黄布包,我带着剪好的彩纸回到实验室,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推荐阅读: